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73章

第73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看着闷闷不乐的小蛇,舒锦天既然担心又好笑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了,小蛇乖~以后会变回去的,现在先吃果子吧,你现在可是人,别吃生肉了好不好,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挑出一颗最熟的果子递给小蛇。虽然知道小蛇吃生肉才更适合他,但舒锦天私心里还是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像他一点,自己的儿子是野兽就够恐怖了,天天看着野兽儿子吃生肉他简直要崩溃了有木有,现在儿子都变成了人,舒锦天就再忍不下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瘪着嘴,见雌父真不打算给他找肉,郁闷地小咬了一口果子。米粒般大小的牙看着幼嫩,却异常锋利,果肉‘咔吧’一声就被咬下。小蛇咀嚼了几下,就纠结了一张小粉脸。呜啊~好难吃……
    
    “小蛇乖~”小婴孩可爱的模样让舒锦天爱不释手,小大人般皱着吃野果子的样子也好可爱,舒锦天忽然觉得孩子这样叫他小蛇怪别扭的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给你起个小名吧,大名以后大蛇爸爸在时再给你取。嗯~~就叫果果怎么样?果果,喜欢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喔喔~~”小蛇又开心起来,拿着果子在舒锦天腿上蹦蹦跳跳,大笑着的嘴里还能看得见未嚼碎的果肉。
    
    真好,他也有只属于自己的名字了!
    
    看着小蛇童真的笑脸,舒锦天也不禁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直到突然被果果满是口水的嘴啃了口,脸上沾满了不明液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僵硬了下,怕小蛇不开心,在小蛇不注意时扭过头,才悄悄抹去脸上湿哒哒的口水,忍不住在内心吐槽道:口胡!灵蛇的唾液都是那么多的吗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了白嫩嫩的宝宝,开心得一夜未眠,一边放哨一边逗弄小蛇。直到天际渐白,林中起了些薄雾,舒锦天才抱着果果往回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手抱着果果,单手爬上了树洞,意外地看见红枣竟然还在洞里。红枣看见他,似乎怔愣了一下。
    
    【你回来了!那你好好休息,我去找食物。】红枣声音冷淡,但心里却松了口气。就知道小天不会真的离开,还好他没有走,不然就……就怎么呢?就让柔弱的雌性一个人陷进危机四伏的丛林了。对,就是这样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看见人鱼还在树洞内,不知该进该退。他怎么还在这?难道是突然发现树上比水里住的舒服?喜欢住树洞了?可他不是鱼吗?老跑陆地上来真的没问题么?
    
    【我走了。】反正也听不懂雌性的语言,红枣没等舒锦天回应他,就钻出了树洞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回过头,就见一摸红色的发丝飘过浓绿的植物林,瞬间消失了踪影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叭叭~叭叭~~”果果淌着哈喇子复读机般叫唤,成功换回了雌父的目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果果乖,我们睡觉吧!”舒锦天温柔地摸了摸小婴孩的头,果果头发柔软顺滑,跟舒寒钰的头发很像,只是现在还有些稀少细软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啊!”果果点头,乖乖地窝进雌父暖暖的怀里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节奏地一下下拍打怀里软软的小背心,心里很柔软,这才真正体会到初为人父的感动。但心底的悲伤却始终挥之不去。
    
    已经第五天了,大蛇为什么还不来?也许大蛇没想到他会漂到海中央,一直在岸边找他,他得自己想想办法出去。
    
    可是这里什么工具都没有,连树木都很少有细些的,弄断就是个问题。要是有竹子就好了,他也可以尝试着扎个竹筏啊!
    
    不管怎样,舒锦天都坚信舒寒钰还好好的活着,反面的情况他根本不敢想象,也不会相信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到底是一夜未睡,想不出办法就放任了睡意,很快就睡熟。
    
    果果一直乖乖地待在雌父怀里,见是雌父睡着了,才轻手轻脚地爬出舒锦天怀抱,悄悄地钻出了树洞。
    
    果子太难吃了,还是找点可以吃的东西去去味吧!
    
    茂盛的丛林里,一个白花花的小婴儿四肢着地匍匐着在地上爬行,好奇地走走停停,到处张望,很快就找到了感兴趣的食物。
    
    果果趴在地上,悄悄往猎物靠近。只是习惯了蛇形的果果忘了自己现在的形态,惊动了猎物。只见小灌鼠全身的毛一炸,拔腿就跑。果果见猎物逃跑,猎食者的天性使得他在猎物逃开的瞬间就全力追捕起来,短短的四肢在地上快速爬行,速度竟比身体灵巧的小灌鼠还要快上几分。很快就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。果果找准时机,猛地朝猎物一扑,咬住了猎物的脖子。白米粒般的小牙锋利无比,瞬间就刺穿了猎物的脖颈。
    
    小灌鼠蹬着小细腿挣扎,没几下没了力气,只是身体还生理性的抽搐着。
    
    果果得意一笑,嘴角流出一道小灌鼠猩红的血液。果果毫不在意,嘴巴张得极大,两手抓着比他手还大的猎物就往嘴里塞。
    
    坐在地上的小婴孩鼓着腮帮子吞咽着,嘴角还留着一条细细的小灌鼠腿,轻轻抽搐着,随着他的吞咽消失不见。
    
    果果意犹未尽地砸吧砸吧嘴,舔掉嘴边的血迹。还是新鲜的好吃,趁着雌父睡觉,多吃些吧!
    
    果果就这么活跃在了丛林里,吃的不亦乐乎。直到一阵急乱的中大型兽物脚步声,惊到了果果。
    
    似乎是朝着雌父睡觉的树洞。果果舔舔手指,朝着树洞快速爬去。
    
    【小天醒醒,醒醒啊!】红枣着急地摇晃舒锦天,语气急促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?你怎么来了?”舒锦天睡得正熟,现在还没完全清醒。
    
    红枣干脆一把抱起舒锦天,抱着他滑下了树干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你要干嘛啊?”舒锦天这才完全醒过来,突然感觉少了什么,惊恐道:“果果呢?果果哪儿去了?你有没有看见果果,就是小蛇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心急之下也没了跟人鱼计较之前的事,抓着他的手臂惊慌地道。刚刚在树洞好像没有果果的身影,他们明明还一起睡觉,怎么突然就不见了?
    
    【你说小灵蛇?我不知道。放心吧,他一条小雄性不会有事的,你跟我走吧!】红枣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,然后就抱着舒锦天大步跑向蓝水边。
    
    还没等果果回到树洞,就见红色短尾巴蛇抱着雌父跑了,忙追着爬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叭叭~~嗒嗒嗒大……”粑粑等等窝,别丢下果果啊啊……
    
    果果一边疾奔一边啊啊叫唤,只是还未发育完全的声带发出的声音不够大,被完全淹没在人鱼急速奔跑的风中,舒锦天什么都没听见,而人鱼则是视而不见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居住的树洞离蓝水岸很近,不到两分钟人鱼就抱着舒锦天到了沙滩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停,你放下我,你要带我去哪儿?我要找果果!”舒锦天见人鱼像是要带他下水,拼命挣扎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不能离开,果果还在这里!
    
    【嘶~】红枣倒吸一口冷气,像是吃痛,却速度不变地朝水里走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这才发现红枣左臂不知被什么利器刺伤,伤口不大,却深可见骨,正缓缓地溢出血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怎么弄的?”舒锦天看着不禁心里一颤,到真不敢乱动,怕弄伤了他。
    
    红枣心下一暖,抱着雌性的手紧了紧,大步跨进了水里,双腿快速地换成了红色的鱼尾,在水里摇动一下,就窜了老远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,果果,你放开我,我要找果果!”舒锦天躲开红枣受伤的部位,大力推攘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叭叭叭……”粑粑别丢下果果啊~
    
    果果四肢着地,爬得飞快,两瓣白嫩嫩的屁股一摇一摆,扭得好不欢快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刚出了丛林,就见雌父和红枣下水,吓得他赶紧拼了命地追上去。
    
    没了遮挡物,舒锦天终于看见了拼命爬行的小婴孩,心疼得眼泪差点就流出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等等,果果来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红枣耐不住舒锦天的闹腾,这次停下了尾巴,等了一会。在小蛇就要赶到他们身边就急急摇摆起鱼尾,在水面划开一道水路。
    
    果果累哈哈地直吐蛇信子,还没喘过气雌父就又离远了他,连忙又赶上去。白晃晃的小身体在蔚蓝的水里飘飘荡荡,水下的四肢成狗刨式的划动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伸长了手,终于牵住了小蛇肉呼呼的小手,把他拉近自己,才重重地舒了口气。
    
    【你到底怎么回事?为什么要离开这里,还带我一起离开?还有你的伤又是怎么弄的?】都已经下了水,舒锦天也不再坚持上岸,一手揽着红枣的脖子一手抱着果果。
    
    红枣笑着摇了摇头,朝着记忆中的小岛游去。
    
    灵蛇族真的很强大,要不是他受伤,他还真不一定能打败他。
    
    果果终于待在了雌父的怀里,已经累成了狗样,动都懒的动一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刚刚怎么不见了?吓死爸爸了知不知道?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乱跑。”果果脸上的血迹被水冲刷干净,舒锦天没发现他的异常。
    
    果果真是被吓坏了,听了雌父的话连连点头。这雄性真讨厌,居然趁他不在就想拐跑雌父,以后他得多加小心才行。这次还好他发现的早。呼~好险啊!
    
    红枣带着舒锦天游了大半天,才在一个荒芜的小岛上岸。这个小岛比他们上次的小岛要大上很多。小岛多为岩石,许多都直接暴露在外。没什么大型树木,间隔一段距离才有的灌木长势确分外夸张,像是一个炸开了的绿色爆米花,不仅肥沃,而且高大,有的甚至长了十米之高,像是一颗小树。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谢谢tiandao君投的雷,和快乐的2b投的手榴弹。
    
    tiandao你知道的太多了,土豆已经安详躺地@( ̄- ̄)@