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68章

第68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还差些果子就可以回去了,可舒寒钰的心却异常的慌,怎么都安不下来。舒寒钰无心再找果子,抱着一大堆杂七杂八的食物就往回跑。
    
    琐碎的食材蛇尾根本卷不住,因此舒寒钰没有变成兽形,而是以人形在丛林里急奔,其速度却不下于灵蛇的形态,满眼浓绿的丛林中,一道人影如鬼魅般掠过,很快就消失不见,只留下一道残影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出了丛林,能他们的洞穴,想象着天天就在里面等着他的食物,舒寒钰的心稍安。
    
    一道微风拂动,略过舒寒钰鼻尖,舒寒钰脚步一顿,手里的食物‘啪嗒’一声掉落在地。舒寒钰心里恐慌,朝着洞穴急速跑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!”舒寒钰大喊着,却没有任何回应。
    
    空气中有浓浓的血腥味,其中还有天天的,到底发生了什么,天天怎么了?
    
    只是一瞬,舒寒钰就跑到了洞穴处,原本被舒锦天收拾的干干净净没有一根杂草的洞穴边,满地的血迹,新鲜的血浆黏湿了地面,呈现出暗红色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!你在哪里?”舒寒钰吐了吐蛇信子,周围没有任何舒锦天的味道。
    
    天天不在这里!这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和恐慌,趴在地面仔细嗅,才发现这里满是那个雄性狮虎兽的味道,刚刚他被血腥和天天的失踪扰乱心神,没发现这明显的气味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眼里瞬间凝聚起一抹血色,天生嗜血的因子骤然失控。杀掉他,一定要杀掉他!
    
    小蛇心急如焚地寻找雄父,可是这附近到处都是雄父的味道,他很容易就岔路,而且雄父的路线圈圈绕绕,他找了很久还只是在洞穴附近。
    
    突然间,洞穴处传来雄父喊雌父的声音,小蛇一喜,调转蛇尾,卯足了劲往回跑。
    
    丛林边缘,一条浓绿的蛇快速爬出。舒寒钰听到动静,偏过头来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看见强大的父亲,瞬间找到了主心骨,朝着雄父猛地冲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你雌父呢?”舒寒钰看见小蛇,就知道他可能知道情况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看见父亲血红的眼就是一惊,虽然知道现在父亲不会拿他怎么样,他却不可抑止地感到惧怕。
    
    ‘咝咝’……小蛇快速地向父亲讲述雌父被抓,和兄弟惨死的情况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眼越发的冰寒,周身都弥漫着浓重的杀气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走,我带你去找雌父!”舒寒钰说着,就化作了兽形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听话地爬到父亲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不用细查,就能发现地上明显的气味。那兽人留下如此明显的味道,就是想要引他过去吧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明知山有虎,却毫无畏惧,只想快点救出天天,顺便彻底解决掉那可恶的雄性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紧闭的眼微微颤动了下,轻声哼吟了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耳边是呼呼的海风,和富有节奏的海浪声。舒锦天即使是闭着眼睛,也能清晰地感受到海的气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动了动身体,才发现自己似乎被绳索困住了,绳子绑的很紧,连一丝挣动的空隙都没有。而他则在一个炙烫的怀抱里,紧紧的禁锢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化作了人形坐在地上闭目养神,舒锦天被他抱坐在他怀里,舒锦天只微不可及地动了下,严泽就谨慎地睁眼,捏了捏他格外细嫩的脸。
    
    【你醒了?】
    
    严泽粗矿的声音突然响在耳边,舒锦天耳膜都震得嗡嗡作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舒锦天大力地偏开头,睁开了眼睛,这时他才真正清醒,想起小蛇的惨死,舒锦天就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生吞活剥。
    
    【你声音真好听,以后只能说给我听!】严泽不理会雌性的反应,爱不释手地抚摸雌性俊美的脸,自说自话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嫌恶地躲开,一口狠狠地咬住严泽放在他脸旁粗粝的手掌,恨不得嚼碎了他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只是稍稍皱眉,没有抽出手,反倒用另一手继续抚摸雌性漂亮的脸。多好看的雌性啊,以后永远都属于他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呜!”舒锦天咬得太过用力,不自觉地发出了些呜唔声。可直到他牙都咬酸了,这人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嘴里也没有咬碎肉的感觉,这让舒锦天很挫败,恼恨地松开了口。看见这兽人的手也只是留下了一圈不太明显的牙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躲开严泽猥琐的抚摸,这才看见他们现在在一处不大的石台上,像是一个小型舞台一般。下方就是声声海浪,舒锦天偏头一看,原来他们在一个海岸的悬壁边,离海面不高,大约十几米,舒锦天能看见海水击打在石壁上飞溅起的水花,在烈日的照耀下白得晃人眼。
    
    石台上布满拳头大的碎石。舒锦天细心地了发现这碎石菱角尖锐,而且每块石头的大小都差不多,不像是天然形成,倒像是人为的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严泽为什么要这么做?这些石头虽然异常的一致,但也仅仅只是一堆废石。舒锦天看着地上的石尖,直觉不妙,却也不知为何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对于舒锦天的身体爱不释手,不停地揉捏。舒锦天嫌恶不已,只是身体被绑,他无法逃开,只能皱着眉头忍受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滚开!你这恶心的家伙。”舒锦天几欲作呕,被捏的地方很疼,很快就红了一大片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这次到是见好就收,再次闭目养神,表情很严肃,甚至是紧张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暗哼一声,他肯定是怕大蛇了!
    
    没了骚扰,舒锦天才转过头来狠狠瞪着严泽,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一个窟窿来。
    
    不久,严泽就猛地睁开了眼。舒锦天感觉到兽人紧张的样子,也跟着精神一震,大蛇来了?
    
    严泽看了眼远方,随意地丢开雌性,站起身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~”舒锦天双臂被缚,无法支撑身体,整个身体横倒在地。重力撞击之下,被碎石搁到的地方生生作痛,舒锦天隐忍地咬住嘴唇,才忍不没痛叫出声。
    
    天天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见舒锦天被虐待,目眦欲裂,眼里的血色更浓,快速地朝石台游来,转瞬间就站在了严泽对面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在站起的瞬间,就化作了兽形。对于这个雄性,他不得不谨慎对待,虽然他以有九成把握能战胜他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寒钰!”舒锦天匍匐在地上往前蹬了蹬腿,想站起来。只是在看见舒寒钰的眼睛时就呆住了,心疼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无视满是碎石的地面,急切地朝舒锦天冲去,被一头巨大的狮虎兽挡住前路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挑衅地看着舒寒钰,发出一声雄厚的兽嚎,向舒寒钰邀战。
    
    找死!舒寒钰眼神骤然一冷,猛然发动攻击。
    
    即使是早有准备,严泽也不禁被眼前的灵蛇迅猛的攻势撼住,连忙闪身躲开,狡滑地越开一段距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庞大的蛇身迅速窜起,紧追不舍。他知道,这场战役必须速战速决,否则他可能又会和上次一样体力不支。况且这次天公不作美,没了雨水的参与,狮虎兽就更有优势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且战且退,不时拍打翅膀飞起,引诱灵蛇用蛇尾拍击地面,给对方造成伤害。只是飞起时最无防御力的腹部暴露在了对手面前,只要他稍有不慎,就可能被重伤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在父亲战斗时就赶紧逃窜,趁乱跑到了雌父身边。然后用头蹭了蹭舒锦天的手臂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小蛇!”舒锦天一看见小小的蛇心痛不已,眼睛直发热泛酸,大颗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出,安抚地轻轻蹭动了下小蛇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看见雌父身体被藤条绑住,就用张嘴咬住藤条,然后拼命地往后扯,只是藤条没断,却扯疼了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看小蛇只有两颗尖牙,知道他很难弄断藤条,就安慰道:“小蛇别急,你用牙齿磨,小心别弄伤了牙齿,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小蛇听话地松开嘴,用牙尖磨藤条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紧张地看着两兽激战。只见着舒寒钰似乎占了绝对的上风,那兽人到处闪躲。只是不知为何,大蛇身上却沾上了血点,舒锦天一惊,原来是地上的碎石。
    
    大蛇力气大,蛇尾拍地上,碎石就直接扎入蛇身,甚至还有些嵌在了舒寒钰身上。可恶这兽人还故意飞上飞下,引着寒钰为了跳跃而拍打地面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呼吸一窒,大喊道:“寒钰小心,不要跟他硬拼,他是故意的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分出心神看了舒锦天一眼,见他关心地看着自己,心下一暖,攻击也更加猛烈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猛然想起寒钰上次找了这野兽回来身上那些奇怪的伤,原来就这这么造成的。这兽人真是卑鄙!
    
    “不!寒钰我求你别这样了!”舒锦天看着舒寒钰身上越来越多的血点,心一抽一抽的疼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舒寒钰此时却没再理会舒锦天,聚精会神地对付敌人。这里地方太小,他过长的身体根本就不能完全伸展放开。
    
    但他看似处于劣势,这兽人也有着致命弱点,那就是兽人飞起是暴露在他眼前的腹部。而他不过会有些皮外伤,就能有给敌人致命一击的机会。
    
    看着舒寒钰身上越来越多的血,连空气中都似乎弥漫着一股血腥,舒锦天再也坐不住,挣扎着起身,小蛇毫无准备之下‘啪嗒’一声掉在地上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只捆了舒锦天的上身,因此他现在还可以用脚踢掉地上的碎石,想让舒寒钰把作战地点移到干净的地方。
    
    夏日里,舒锦天没有穿鞋,赤脚踢在石头上脚趾生疼,舒锦天却已经无法感受到这些细节,连连踢开石头,很快就清理出小小的一片空地。
    
    作战的两人都注意到就在他们不远处的雌性的动作,舒寒钰是心疼和担心,严泽则是恼怒,可恶,竟然这么帮着灵蛇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怒瞪舒锦天一眼,扫起几颗石子打在舒锦天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!”舒锦天哼了一声,继续踢石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寒钰,你到这边来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见舒锦天被打,越发狂怒,只见严泽又一次扫起石头,想也没想的就用蛇尾挡住石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因为挡了石头,身体周转不便,被严泽的利爪抓到蛇背,留下四道不浅的血痕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眼睛一亮,开始主攻舒锦天,然后趁机袭击分神保护雌性的灵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寒钰!”舒锦天也发现自己成了舒寒钰的弱点,对于严泽的卑鄙恼恨不已,只能躲着点严泽的攻击,让舒寒钰不那么吃亏。
    
    作战地点随着严泽对舒锦天的靠近,渐渐接近石壁边缘,舒锦天也被逼到无路可退,站在石壁边缘,而后方就是悬空的崖壁,下方海水翻滚,发出哗哗海浪声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又一次一挥爪,这次没有退路舒锦天被了个正着。兽人失控的一击舒锦天无法招架,重心不稳,舒锦天一脚踩空,惊叫一声掉下了石壁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时刻跟着舒锦天身边,见此毫不犹豫地跟着雌父跃下,在空中追逐雌父。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终于打开网页了,好累,感觉再也不会爱了@( ̄- ̄)@