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67章

第67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小蛇们听了舒锦天的话,这次没带食物来,现在视线清晰,一见着舒锦天,就兴奋地冲向舒锦天,缠住舒锦天的腿想往上爬。
    
    现在的小蛇有成人手臂粗细,体重也着实不轻,三条加在一起的重量让舒锦天都有些站不稳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了,快别闹。”舒锦天蹲下、身,洋装恼怒地对小蛇们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们也乖,见雌父蹲下来了,就放开了舒锦天的腿,高扬着头去蹭舒锦天的脸,还伸出蛇信子舔了舔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的鳞片凉丝丝的,不如舒寒钰的坚硬,刮在人脸上也不会难受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舔得又麻又痒,忍不住笑了两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呵呵,不是叫你们先别来吗,真大胆,还好我今天把大蛇爸爸支远了,你们今天可以在这里多玩会儿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小蛇们一听,就开心地在舒锦天身上蹭了蹭,在地上欢快地扭动身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嗷~”近处突然传来一声震彻山林的兽啸,打破了山林的宁静。
    
    梦魇中的声音突然响在现实中,舒锦天的心一颤,脸色骤然变得惨白,迅速地转头去看。
    
    只见一头棕色毛发的庞然大兽,似狮又似虎,正朝着他们踱步而来,背上的翅膀撑懒腰般的撑开,然后随意地收起。似乎心情很好。壮实的骨骼和油光发亮的皮毛,都宣示着其主人的强悍,应当是一山霸主,只是他左边的眼睛闪烁着凶悍与嗜血,右眼却突兀的暗淡无神,干瘪泛白,看着很是瘆人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是你!手下败将,你竟敢跑到我们的地盘,就不怕大蛇吗?”舒锦天的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却外厉内荏地直视着严泽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看着兽人朝着他们走来,舒锦天有意无意地把小蛇们揽在了身后,把他们保护起来。却没看到小蛇们眼里突然闪现的愤怒和畏惧。
    
    可恶,欺负他们还不够,竟然还来欺负他们的雌父,等雄父回来一定要咬死他。
    
    雌性明明害怕却硬撑的模样显然愉悦了严泽,严泽的心情更好了,庞大的身躯迈着轻盈的步伐,一步步向他们靠近。
    
    看来留着这几条讨厌的灵蛇果然是有用的,幸亏当时忍住没吃掉他们。天知道当他闻到那伤他眼睛的流浪灵蛇相同味道时有多仇恨,恨不得把他们咬得血肉模糊,让他们最痛苦的死去。只是为了找回雌性,还有报自己身残之仇,他不得不躲在小灵蛇身后,让他们打头阵找人,他只需不时飞行到小灵蛇巢穴处检查,然后伺机而动就行。
    
    而因为他是飞行到这里,就算那蛇嗅觉有多灵敏,也很难察觉他的味道。
    
    现在看来,他果然成功了。严泽眼里带上了得意的笑意,一步步靠近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小蛇,快躲在爸爸身后。”舒锦天谨慎地一步步往后退,因为暗藏在内心深处的惧怕和厌恨,让舒锦天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,却也不忘保护小蛇们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们分布在雌父身侧,高扬着头,张大了嘴,鼓起额头,使自己看起来更大一些。蛇口里的牙尖完全暴露在外,威胁着对面强大的敌人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小蛇们的威胁对严泽来说微不足道,甚至是可笑的,他脚步不停,直把舒锦天逼到了洞穴口的山包出,舒锦天退无可退,不慎之下跌倒在地上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就在此时骤然发动攻势,伴随着一声低沉的怒吼,庞大健硕的兽形,如千金之躯,气势如虹地朝舒锦天他们扑来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们也毫不畏惧,在敌人进攻的瞬间,一直绷紧的身体猛然跃起,一条朝着巨兽眼睛咬去,一条朝着巨兽的脖子,小蛇中的小老大就整个身体窜到了舒锦天面前,保护雌父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小蛇小心!”舒锦天的心猛地提起,不安心地大叫一声,心都悬上了嗓子眼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轻蔑地一笑,随爪挥开下面的一条小蛇,看着离他眼睛越来越近的小蛇,严泽眼神骤然一冷,在离他只有咫尺之距的时候,头猛地一偏,躲过了小蛇的攻击,回过头来的瞬间就咬住了小蛇的整个头颅,恨恨地咬紧牙关,还愤怒地咀嚼。
    
    眼睛可谓是严泽的硬伤,小蛇的无意之攻显然惹怒了严泽。严泽恶狠狠地嚼着嘴里的蛇肉,愤怒地想:果然是父子,连攻击的方式都一样卑鄙。
    
    骨骼破裂的声音从严泽嘴里传出,垂在兽口下的蛇身只剧烈地挣扎扭动了几下,就无力地垂下,变成了缓慢而无力的扭动,还有生理性的抽搐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切都在瞬间发生,时间好像放慢了几拍,所有的画面都在舒锦天眼前清晰而缓慢的流放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!”舒锦天目眦欲裂,朝着严泽扑去,用手去掰严泽的血盆大口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怕吃到雌性,这才一甩头,丢开嘴里的小蛇。
    
    猩红的血浆四处飞溅,星星点点的挥洒在地面。
    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,小蛇无力的摔在印着血梅的地面,头颅已经不见,断开的颈部血流如注,喷的老远,然后流量慢慢变小,此时小蛇断截的脖颈血肉模糊一片,隐隐见得到森森白骨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舒锦天在见着小蛇上身的一瞬,就失控地大叫,扑上去抱住小蛇变得毫无生气的身体,颤抖着手小心地捧住小蛇血肉模糊的颈部,像是怕弄疼了他一般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雌性,不屑地哼了一声。心里的恶气总算发泄了一点。
    
    这只是个开始,他要吃掉雌性所有的灵蛇孩子,还有这些小灵蛇的父亲,以消他心头之恨。
    
    剩下的两条小蛇被兄弟的惨死惹怒,疯狂地朝着那相对现在的他们来说绝对庞大的兽类冲去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一口难对两蛇,只好又一次打开一条蛇,再次咬向另一条小蛇。只是这次小蛇吃了兄弟的教训,一击不成就猛地一甩尾,蛇尾拍击在兽颈上,借力掉头逃脱。只是已经来不及了,严泽在小蛇转身的一瞬间,咬住了小蛇的七寸位置,咬着甩了甩头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立即发出了一声溃败的咝叫,身体剧烈地挣动。
    
    七寸是灵蛇的心脏之处,被兽牙刺穿又被甩动的部位血液猛地涌出了些,只是有兽牙堵着,停下甩动小蛇的血液流速就慢了下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心有所感一般,猛然回头,就见着头顶的满是血液的兽口上,相垂两端的小蛇,蛇身无力地挣动着,血迹随着小蛇的身体从上流下,划出一道鲜红的血线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对上小蛇的眼睛,他的眼里已经没了以往活跃的机灵,正求救地看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你放开他!”舒锦天崩溃地大叫道,爬起来抓住小蛇的头,慌张地安抚道:“小蛇别怕,爸爸救你!”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轻蔑地哼了一声,并不动作,看戏般看着雌性亲眼见着自己的孩子死亡。
    
    被甩飞的一条小蛇撞到了一颗树杆上,头撞得不轻,摊在了地上,身体只能缓慢地扭动着,眼睁睁地看着雌父和兄弟与巨兽斗争,费力地动了动身体,却怎么都爬不动。
    
    被咬的小蛇见着雌父显然很高兴,眼里从新有了希望。舒锦天六神无主,拉着小蛇死命地扯,他甚至能看见兽口里小蛇深绿的身段,只要拉出来小蛇就一定没事了。
    
    随着舒锦天的拉动,小蛇的眼睛猛然鼓大,然后凸起,映出舒锦天满是血点的脸,眼里的希望如漏沙般渐渐流逝,直到再无半分光彩,暗淡无光的大睁着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感觉到嘴里的蛇再无生命迹象,才猛地一合口,咬断了蛇身,咀嚼着吞下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猛然断开,舒锦天拉着两条蛇身摔到在地。舒锦天先是一喜,只是眼眶发热,视线不太清晰,舒锦天感觉的蛇有些不对劲,低头一看,就见着小蛇完全断开的身体,鲜血涌动而出,沾满了他的身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舒锦天撕心裂肺地大喊,眼泪猛然涌出,却冲刷不掉眼前血色的世界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跟你拼了!”舒锦天猛然起身,一拳揍向严泽的头部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喷着鼻息躲开,怒吼一声。舒锦天的全力一击未中,中心不稳,往前扑着踉跄了几步,才险险稳住脚步。
    
    雌父有危险!被甩开的小蛇恢复了些,见着雌父被兽人欺负,‘咝咝’地吼着朝严泽冲去,用自己的声音引开敌人对雌父的注意力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果然注意到了小蛇,嘲笑地看着他,等着他来送死。
    
    还有最后一条,就全部解决了。只要杀掉雌性全部的孩子,雌性就会快速进入发*情*期,然后乖乖地跟自己,和他生孩子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也感觉到不对,回头就见小蛇不怕死地冲过来,心立马就慌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别过来,小蛇你快走!”舒锦天嘶声吼叫道,见小蛇不听他话,然而更加快速地朝他们冲来,舒锦天的恐慌也越来越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要来!我没事,他不会杀我的,你去找你大蛇爸爸,让他来救我!”不管这兽人杀不杀他,舒锦天都想要小蛇活,能活一条是一条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也是天资聪明,听雌父如此说,也明白这才是现在最好的办法,可是把雌父一个人留在这里自己走掉,小蛇又有了些迟疑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往前冲的速度总算是停了下来,待在原地看着自己的雌父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见小蛇不来,有些心急,此事宜早不宜迟,现在就跟那条实力恐怖的灵蛇撞上可不太美妙。
    
    如此想着,严泽再也不耐烦就这么耗着,迈着矫健的步伐朝小蛇冲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就在严泽身边,见此猛地冲到兽人身前,用身体挡住严泽的路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措不及防,撞上了雌性。兽人过大的冲击力,使得舒锦天被撞翻在地,再加上舒锦天悲怒交加之下,‘噗’地就喷出一口血来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眼里罕见地出现了一瞬间的心疼,但也仅仅只是一瞬,下一秒就被他自嘲地收起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身体一颤,就要向着雌父冲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自己却毫不在意自身的情况,朝着小蛇大声道:“别管我,小蛇快走!走啊!”
    
    雌父……小蛇猛地顿住,看着舒锦天的眼隐隐有水光显现,却没有一滴泪落下,似是被他强硬压制。
    
    雌父,我一定会叫雄父来救你的!小蛇如此想着,头也不回地游走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见此,想要追回小蛇,一只脚却被人死死抱住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想要杀他,先解决我吧!”舒锦天仰头仇视严泽,如果眼神能化作利刃,想必严泽早已被千刀万剐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被舒锦天的眼神吓到,愣了一瞬。
    
    就这么一小断时间,小蛇就已经淹没在了浓绿的丛林中,肉眼找不到身影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恼怒地踢开舒锦天,警告地瞪了舒锦天一眼。然后就走到小蛇的尸体前,一口卷起了小蛇的身体残忍地嚼碎吞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!不要!”舒锦天急火攻心,又呕出一口血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想阻止兽人的动作,只是他现在身体过度受创,再也无力反击。舒锦天趴伏在地上,眼睁睁地看着野兽咬住小蛇的身体,然后一口一口的嚼动,蛇身未流干的血从野兽嘴角溢出。舒锦天喉头哽咽,想哭却发不出声音,只有几声难听的哽咽声,穿透了堵死了般的喉咙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毫不理会雌性的悲鸣,反而雌性越伤心他就越开心,过度的悲伤会催动雌性的发*情,更快有他的孩子。而且,这还是他的仇人的孩子,他就更要吃掉他们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、要!”舒锦天艰难地出声,语气已经带上了哀求。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了,只要小蛇的身体好好的就好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舒锦天的哀求对严泽毫无用处,严泽一口口地吃掉了地上的每一段蛇身,才餍足地伸出舌头卷了卷沾在嘴边的血,走向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面如死灰,眼神黯淡,只在见着严泽的身影,无神的眼才瞬间迸发出浓重的仇恨的光芒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毫不介意,咬住舒锦天的衣服猛地把他甩到背上,也不用翅膀,就四肢着地地在丛林里急速奔逃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颠簸得两眼发黑,再也支撑不住,昏死了过去。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谢谢单纯温度扔了一颗地雷,
    
    tiandao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土豆进土了,别找土豆麻烦〒_〒,逃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