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65章

第65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当天早上,舒锦天就吃了一顿小蛇们捉的食物,因为是孩子给他们抓的,即使是同样的食物,舒锦天也觉得味道格外特别,吃的人心都是暖的。
    
    白米吃了两顿就几乎少了一半,为了尽快收回地里的粮食,舒锦天当天就开始烧制大个的陶缸。用的是成功率最高的黑泥,缸太大不易定型,这些泥晾干了些才捏出了足够大的土缸。
    
    捏好的缸缸口直径一米,缸肚大约一点五米,可以装不少粮食。如果成功,舒锦天就打算多做几个,最好能存一年多的粮食。只是不知道那片地里有没有那么多,不够他就自己在开垦一片地种米。
    
    缸干的差不多了,舒锦天嫌外形不够美观,还用木片把大缸的表面磨平了,才放在大火上烧制。
    
    火堆边上放着几块巨大的石头,用以放置要烧制的土罐,烈日下,*熊熊燃烧着,烧红了土罐的底端,映红了舒锦天满布汗水的脸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这一天都没有跟着舒寒钰去找吃的,就守着烧大缸了,直到时黄昏熄火,土缸也宣告试烧成功。
    
    烧好的缸通身哑黑,缸面稍稍有些粗粝,因为舒锦天的捏制圆缸的技术有限,圆缸的形状不太规则,有些地方扁有些地方鼓,抛却形状问题,也算是一口能用的缸。舒锦天手指轻敲缸肚,发出‘咚咚咚’的沉闷声响,听着声音就知道这缸是成功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因为没有封闭烧制的环境,缸没并没有形成漂亮的釉层,只在最接近火焰的缸底形成了圆润的釉,而上面的摸着有些许粗糙感,但并不影响缸的质量。
    
    缸底有釉面刚好可以防潮,这釉面倒是形成的恰到好处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心疼舒锦天热的满头大汗,有心想帮忙,火堆边过高的温度却让他望而却步。只好帮着打下手,捡柴枝。
    
    烧好了储存米用的缸,家里的米也吃完了,舒锦天第二天就带着舒寒钰去米地里收米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大清早,舒锦天趁着太阳不那么毒辣,就让带着刚烧好的土罐,和舒寒钰一起来到了米杆地里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才过了两天,地里的米就更加成熟了,杂乱无章的米杆地里,金灿灿的一片,米杆尖上还顶着些许露水,湿润了米荚子,也方便了舒锦天收米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徒手在地里拔了一根米杆,潮湿了的米荚子不容易爆裂,浪费的粮食少了不少,爆裂的声音也不如晒干了的脆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寒钰,看来这米还是得早上收最好,我们得快些。你帮我上树摘些树叶子下来吧,我拿来放米杆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拔了一根米杆,就小心地放在地上,尽量避免米荚爆裂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,天天也别太急,等我下来了就帮你。”舒寒钰说着就化作了灵蛇,迅捷地窜上了树,其身体灵巧程度,比体态轻盈的幼蛇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    
    这里的树稀疏而纤长,树叶稀少而庞大,普通的一片叶子就有四米长,两米宽。舒寒钰在一棵树上摘了十几片,就快速地缩下了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,好了,我摘了很多树叶,够不够?”舒寒钰把树叶拿给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应该够了,先就这么多吧。”舒锦天接过舒寒钰手里的树叶,没想到舒寒钰拿的看似轻松,这树叶的实际重量却着实不轻,舒锦天接过来树叶就重重的拖到了地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天天休息吧,我来拔米杆。”舒寒钰随意地推了推舒锦天,过大的力气差点没再一次把舒锦天掀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早已习惯了舒寒钰的大力,后退一步稳住身形,对着舒寒钰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我们一起拔吧,小心别弄掉米了,我先把叶子铺好。”舒锦天没有计较舒寒钰的失误,抱着树叶走到平坦的地方,一片片地铺在地上,又把他拔的米杆放在上面晒,被移动的米杆立即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,掉落了些白色的米粒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舒寒钰温柔地看了看舒锦天,就卖力地拔起米杆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力气不可与舒锦天相提并论,只见他一手各抓一大把,轻轻一提,米杆就拔地而起,洒落了一地白色米粒,看得舒锦天心疼不已。
    
    欧漏!我的米~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成了他们的主动劳动力,舒锦天就做一些灵巧的事,把舒寒钰拔的米杆搬运到叶子上晒,然后才继续拔。等存够了米杆,摆在叶子上的米荚子也晒干了。舒锦天就拿着棍子一根根敲打米杆,米荚的爆裂声响个不停,白色的米粒哗哗哗地落下,盖过了舒寒钰那边浪费式的声音,舒锦天心里终于舒坦了不少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把打出来的米粒都装进缸里,就再一次铺上舒寒钰新j□j的米杆。不多时,舒锦天就累得气喘吁吁,只是看着舒寒钰都那么卖力,他也不好休息,只得强撑着身体再下地拔米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脸颊被烈日晒得通红,身上的麻藤衣也被汗水浸湿,汗水沿着身体的轮廓蜿蜒而下,流在身上痒痒的,只是手上不干净,舒锦天只用手臂随意地抹了把,就和舒寒钰一起拔米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看了眼舒锦天,心疼道:“天天你还是去树下坐会吧,我一个人也很快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不用了,还是他们一起做,快点搞定收工。再说,我可还要锻炼身体的啊!”舒锦天打趣地秀了臂肌,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已晒得发红发烫,已经被汗水浸湿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舒寒钰无奈,只好再加快了些速度。被粗鲁拔起的米杆,米粒哗哗哗的掉,地上都能看见星星点点的白点。舒锦天心想这些米粒掉在地上也算是给下一季留种,便没有制止舒寒钰。
    
    在两人同心协力下,不到正午就装满了一大缸米,而他们拔的米杆也才占了米地的一小片地方,看来这地里的米是够他吃一年的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收拾好一切,就累瘫在了米缸旁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累了吧,我抱你回去吧!”舒寒钰心疼地擦去舒锦天脸上的汗水,触手一片火热,烫得惊人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谢谢,我自己可以回去,你可要把这缸米搬回家哈,我可搬不动了。”舒锦天累得就差没像狗一样吐舌头,没骨头一般靠在舒寒钰身上,舒寒钰冰凉的身体贴上去很凉快,就像冰块一样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顺势搂住舒锦天,帮着舒锦天扇风散热。舒锦天休息了许久,才起身回家。而舒锦天休息了一会身体似乎更无力了,走在路上两腿直打颤。
    
    回到家,舒锦天在河边冲了个温水澡,就爬回床上睡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无奈地看着舒锦天毫无形象的睡姿,低声道:“傻瓜,都说别硬撑了。好好睡,我去找食物给你做饭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,就死死睡去。睡得正香,突然感觉到身上有什么凉凉滑滑的东西游爬,不像舒寒钰那般力道,舒锦天霎时惊醒,一看,原来是几条青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小蛇,你们来了!”舒锦天一看是他们,放下心来,宠溺地摸了摸小蛇的脑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眼角的余光瞟见床边上还摆着三只体型稍小的猎物,这又是他们抓来的吧!
    
    “以后你们只管喂饱自己就行了,你们的那个爸爸可是很会捕食的,猎食你们可还得跟着他多学学。”舒锦天说起舒寒钰,嘴角不自觉地勾起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吐了吐蛇信子,贴在舒锦天手心的脑袋有劲地蹭了蹭,然后整条身体都爬到舒锦天肚子上盘着。记得雌父肚子软绵绵热乎乎的,很温暖,怎么现在不软了,爬上去也好热啊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肚子一沉,看见身上的青蛇,身体就僵住,但看着小蛇们对他的喜爱,又让人怎么都不忍心推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有了带头的,另两条小蛇也跟着往舒锦天身上爬,只是能让他们占据的地方实在太有限,而他们早已不再是之前那小不点模样,舒锦天的肚子根本就容不下三条蛇一起上来。
    
    剩下的小蛇们为了能爬到舒锦天肚子上,开始推攘对方,气氛霎时变得充满战意。很快,两条小蛇因爬不上来烦躁起来,从推攘演变成了有攻击性驱赶,两颗高高扬起的蛇头相互对峙,气氛变得紧张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惊,没想到小蛇们脾气这么暴,这就快咬起来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别闹了,快停下。”舒锦天洋装怒吼道,坐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他不动还好,一动两条蛇对峙的平衡被打破,相互越界,两条灵蛇瞬间就发动了攻击,咬向对方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吓了一跳,不知如何是好,就见另一条没参与打架的小蛇突然朝着两条蛇咬去,舒锦天来不及想太多,条件反射地就伸手去挡另一条小蛇,手腕刚好挡在了小蛇的嘴边,被撞上的同时,一股剧痛传来,舒锦天痛叫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舒锦天皱着眉头收回手,手腕上鲜血涌出,舒锦天用另一只手捂住伤口,血液就从他指缝间流出,血腥味飘散在洞穴里。
    
    雌父!咬到舒锦天的小蛇吓了一跳,爬到舒锦天雌父身边,看见雌父手上的鲜血整条蛇都懵了,愣了一会才吐出蛇信子,‘咝咝’地舔掉雌父手上的血。他本是打算教训一下两条烦到雌父的兄弟,没想到雌父自己撞到了他嘴上。
    
    咬红了眼的两条小蛇发现了雌父受伤血,终于暂停了战争,关心地爬到舒锦天身旁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捏着伤口,血很快就止住,看着一床满眼关心的看着他的小蛇,舒锦天也生不起气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没事了。你们别打架就好。”舒锦天看了看床上的三条个头不小了的青蛇,有些头疼。
    
    怪不得灵蛇都要丢掉孩子,看来这些蛇还真不适合群居,为了这么小的事就对兄弟大咬出口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们看着雌父满手鲜血,自知犯了错,都委屈巴巴地看着舒锦天,身体都瑟缩地卷在了一起,似乎被咬的是他们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没事了,以后要乖了。”小蛇们可怜兮兮地看着他,让舒锦天不得不安温柔地安抚。
    
    咬到舒锦天的小蛇不停地舔雌父手上的血,眼睛发酸,都快哭出来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对着小蛇笑笑,轻轻叹了口气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唉!你们要是变成人就好了。”舒锦天说着便止住了口。罢了,只要他们能健康成长就好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们对舒锦天的话毫无反应。只咬到舒锦天的领头蛇懂地看着舒锦天,无言地表达疑问:就像雄父那样吗?那雄父一样变成了人,是不是也可以和雄父一样厉害?然后可以和雌父一直在一起?
    
    突然间,陷入沉思的小蛇猛然机警了起来,‘咝咝’地吐了吐蛇信子。另两条小蛇也跟着谨慎起来,绷紧了身体,紧张地看着领头的小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危险吗?”舒锦天也不禁严肃起来,抬头看向洞口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收回警惕的目光,不舍地看了看雌父。雄父回来了,他看见他们进来一定会生气的,还把雌父咬伤了,雄父一定会咬死他们的。
    
    最后再舔了舔舒锦天,小蛇就领着另外两条灵蛇快速地窜出了洞,转瞬间,三条小蛇就遛的无影无踪,只留下舒锦天一人怔愣地站在洞中央。
    
    这真的是他的小孩么?明明那么孝顺,遇到危险丢掉父亲就这么跑掉了?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tiandao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sunny扔了一颗地雷谢谢,么么哒~
    
    今天老发不上,现在终于成功了~\(≧▽≦)/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