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64章

第64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晨雾渐淡,空气都似乎轻盈了,地面的雾水也消失不见,丛林又恢复了干净清爽的模样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拉着舒锦天的手,踱步进了丛林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路上舒寒钰不时吐出蛇信子感受空气中的气息,带着舒锦天走进了一片灌木茂密的地方。幼蛇的味道越来越浓郁,舒寒钰已经闻出了三条幼蛇的味道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们居然是一起回来的,真是被天天宠坏了,对父亲这么依赖,连灵蛇独居的习性都没了。舒寒钰拉着舒锦天的手弯弯绕绕地行走,身体习惯性地挡在舒锦天前面,帮他遮挡乱枝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快到了吗,”股间顿顿的痛让舒锦天脚步有些不稳,舒锦天眉也不皱,只强忍着不适,没事人一样紧跟在舒寒钰身后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应该就在前面。”舒寒钰回头看了看舒锦天,见他脸色有些不好,一副疲劳过度的样子就有些愧疚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累着了吧,都说我们明天再来了。要不要我抱你?”舒寒钰说着,就要抱起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侧身躲开,“都快到了,我等找到他们了再休息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好吧,回去时我抱你。”舒寒钰估计着就在附近,也不再坚持要抱,拉着舒锦天继续走。
    
    地上被蛇类爬过的痕迹很重,明显是每天爬行的路。就连舒锦天也发现了些少许这样的痕迹,心跳骤然加快,既想快点看见自己的孩子,又有些害怕见到一堆青青白白的蛇,当真是矛盾至极。
    
    周遭突然静谧下来,却只是一瞬,下一瞬,周围就响起了一阵阵‘咝咝’的声音,听着让人毛骨悚然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的声音!舒锦天眼睛一亮,到处张望着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这时反倒没那么怕了,似乎对这些声音已经习以为常。当初他们洞穴可是时时刻刻都响着这些声音呢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也吐出了蛇信子,发出的声音压过了杂乱的‘咝咝’声,那些声音瞬间消失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的心提了起来,东张西望地看着各处灌木的阴影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小蛇?是你们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静,死一般的静。下一刻,某处灌木的底下,突然冒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深绿蛇头,顶着一双翠绿的圆眼睛,水汪汪地大睁着,不可置信地看着前面两个高大的身影。接着,里面又钻出了两个同样翠绿的蛇头,委屈地看了看舒锦天,有畏惧地看着舒寒钰,想出来又不敢动。生怕又被雄父丢到河里冲走。
    
    父亲!这么快就找来了,又来丢掉他们了吗?
    
    自从雄父丢掉了幼蛇,他们就觉醒了一些有关灵蛇注定被抛弃的传承记忆。没了雄父的喂养,他们的食物全部都要自己捕捉,刺激到他们觉醒了更多有助捕食等生活上的传承记忆,让他们在丛林里生活的不算困难。只是好舍不得雌父啊,雌父身体好暖,好舒服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呼吸顿了一下,情不自禁地往前跨了一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小蛇,我是爸爸啊,不认识我们了吗?快过来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话音未落,带头的小蛇就猛然窜了出来,只见他蛇身三米有余,身体足有成年男性胳膊粗细,有力的蛇尾随意一摆,就窜到了舒锦天身前,紧紧地缠上舒锦天的脚,头高仰着看着舒锦天,委屈得不停用凉滑的蛇头蹭舒锦天的小腿。
    
    剩下的两条小蛇则是惧怕地看着舒寒钰,得到了他的允许,才飞快地冲向舒锦天,两条一起缠住了舒锦天的另一条腿。
    
    于是舒锦天的两只脚都挂上了一团青蛇,重似千金,一步都难以移动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见到已经不太小的小蛇如此委屈的模样,全然忘记了自己对蛇类的惧怕,蹲下*身轻轻摸了摸一条小蛇的头,心疼道:“对不起,爸爸来晚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小蛇撒娇似的使劲地蹭舒锦天的手,口里隐隐发出类似哽咽的声音。
    
    被父子三人遗忘了的舒寒钰不满地哼了一声,拽了拽舒锦天的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这才注意到满脸醋意的舒寒钰,欣喜道:“太好了,终于找到他们了!寒钰,其他小蛇呢?也在附近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哼!不知道!”舒寒钰有些吃味,不是说怕蛇吗?还跟小蛇们这么亲密,都忘了他的存在。舒寒钰森森地感觉到自己受骗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唉?寒钰这是吃醋了?噗!又吃小蛇们的醋,大蛇真是越来越幼稚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寒钰~”舒锦天拖着舒寒钰的手轻轻晃了晃,讨好道:“你真厉害,这么快就找到小蛇了【这么容易就能找到,居然给爷拖了这么久,看爷回去怎么收拾你!】,那剩下的小蛇一定也很快就能找到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说完,主动在舒寒钰脸上亲了一口。舒寒钰终于缓和了些,吐出蛇信子发出了些声音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们登时僵住,畏惧地看着舒寒钰,身体更加缠紧了舒锦天的腿,‘咝咝’地出蛇信子回应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他们说他们在水里走散了,只有他们三条找回来,其他兄弟他们都没再见到过。”舒寒钰说着还做出一副爱莫能助地的表情,颇有些乐见其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怔,没想到会这样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水里?他们掉水里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是我把他们扔河里的,果然都冲开了。”舒寒钰对自己的做法感到很满意,都冲散了,他们饿了也没机会吃自己的兄弟,只能猎捕其它食物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!好冷血!”舒锦天不寒而栗,可能是习惯了舒寒钰如此作风,并没有多气愤,只是心里有些难受。灵蛇都是这么长大的吗?那寒钰是不是也一样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心里如此想着,看向舒寒钰的目光不禁带上了些怜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被舒锦天看得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,不自在地避开舒锦天的目光,看向缠在舒锦天脚上的小蛇们。小蛇们一个瑟缩,紧缠在舒锦天小腿上,恨不得把自己隐形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了乖~~你们那个爸爸不会再丢掉你们了,别怕。”舒锦天从没哄过孩子,嘴里却自然而然地说出了这些话。说完舒锦天就有些不对劲,妈蛋的这不是舒寒钰尝挂在嘴边雷他的话吗!感情舒寒钰拿他当孩子哄!
    
    但舒寒钰这样的话对小孩子明显很有效,小蛇们眼睛一亮,仰着脑袋看着舒锦天,得到舒锦天再次肯定地点头,才敬畏地看向舒寒钰,乖巧地嘶叫了两声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们藏在此处已经有好几天了,他们也只打算很想父亲的时候,偷偷摸摸地看一眼就走,却没想到父亲们居然来找他们了。那时他们就想雄父一定是来丢掉他们的,没想到雌父说那个粑粑不会丢掉他们。一定是雌父给他们求情了,雌父真好!小蛇们想着,黏糊糊地在舒锦天腿上蹭了蹭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几条年龄尚幼,但体型不小的青蛇蹭得站不稳,却不舍推开他们,一直被小蛇们缠到脚步血液不循环了,舒锦天才猛然想起自己忘了怕蛇,还主动摸了他们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见舒锦天脚似乎不舒服,很乐意地挥赶了小蛇,蹲下、身帮舒锦天揉脚。舒锦天有些赧然,脸不禁发热,不自在地坐在了地上,看着小蛇们玩耍,却没有制止舒寒钰的动作。
    
    小蛇们兴奋不已,被赶走了也不沮丧,或是围着两个父亲转圈圈,或是在原地兴奋地扭动身体。有一条领头的小灵蛇见到父亲在这里,有心想表现自己最近学到本领,想抓大个的猎物回来给父亲看,于是不舍地看了雌父就转身离开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眼尖地发现,急急地大喊了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唉!小蛇你去哪儿啊?”
    
    小蛇闻言,回头吐了吐蛇信子,然后掉头就走,瞬间就离开了舒锦天的视线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别担心,他是去找食物了。腿好点没有?”舒寒钰只随意地看了眼离开的小蛇,就收回了目光,温柔地看着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?对哦,你们可以对话啊!”舒锦天这才恍然大悟,刚刚太过喜悦都没注意到,原来蛇也是有语言的,那他不就成了他们家唯一的一个另类了啊!
    
    剩下的两条听见了父亲的话,幡然领悟,一个挺身翻过了身子,灵活地游开了。他们现在可以抓很多吃的,父亲见了一定会很喜欢他们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好笑地看着一条条游走的青蛇,既觉得他们幼稚,又有些欣慰。孩子长大了,都会反哺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还给舒锦天揉着腿,舒锦天看小蛇们都离开了,很没形象地挤进舒寒钰怀里坐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现在可安心了?”舒寒钰的话充斥着浓浓的酸意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这里离我们家也近,想看的时候就可以看,就是不知道其他小蛇在哪,能不能把剩下的小蛇都找到啊?”舒锦天献媚地看着舒寒钰,转了转被舒寒钰握住的脚踝,却舍不得挣开舒寒钰的手心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轻蹙眉头,有些不悦,坚定道:“不行!这里有太多灵蛇,需要的食物多了,会吃掉很多食物,你想喜欢吃的东西就变少了。而且他们现在还小,等长大了他们自己也必须要离开这里,去找伴侣。我只能在看见他们时带回来给你看看,不能再影响到他们的生活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愣,没想到就他们几条蛇就会影响到这一片的生态系统,不过按舒寒钰的食量,乘以十二,长期在这里也确实有可能影响到生态平衡。
    
    不过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浓眉倒竖,阴森森道:“什么找伴侣?就像你找我这样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直觉不好,却不知到底哪有问题,认真地回答道:“是啊,像我们这样多好!”
    
    不过那得要他们能成功化作人形,雌性才会像天天这样喜欢他。舒寒钰洋洋自得地想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你父亲也是这么做的?”舒锦天的声音越发阴沉,跟这阴沉不透风的灌木林相得益彰,生生营造出了一中诡异的气氛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是啊!”舒寒钰不禁后脊发寒。奇怪,不冷啊。
    
    林中响起咯吱咯吱的磨牙声,舒寒钰奇怪道:“天天,你在吃什么?饿了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:……
    
    劳资这是磨牙,谢谢!
    
    某小蛇眼睛一亮,朝着舒锦天飞奔而来。雌父饿了!食物来了!
    
    刚刚衔着食物回来的小蛇听见雄父的声音,打了鸡血似的冲向舒锦天,讨好地献出自己的食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惊讶地看着小蛇咬着一只比他大很多的猎物,高大的猎物挡在小蛇眼前,小蛇居然还没撞树,准确地找到了他的位置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谢谢!”舒锦天感动不已,欣喜地接过小蛇嘴里的食物,这才看见小蛇亮晶晶的圆眼睛,正讨好地看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另外两条小蛇也一前一后的回来了,见雌父手里已经有了食物,眼里明显露出失望,舒锦天赶紧去拿了他们嘴里的食物,就见他们眼里重新清亮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的过了舒锦天的早饭点,舒锦天的肚子应时地叫了一声。最后在舒寒钰强力相逼下,舒锦天吻了吻小蛇的脑袋,不舍地与小蛇们分离。留下一地眼睛水汪汪的小蛇,目送着父亲们离去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,在父亲们的已经离了足够远的地方,小蛇们就收起眼里的不舍,偷偷地跟着父亲离开的路线爬行,直到游到了他们也住过许多天的洞穴附近,才掉头回去。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14198470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libby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tiandao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谢谢投雷,(>^ω^<)
    
    进度貌似有些慢了,接下来加快节奏!└(^o^)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