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63章

第63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吃完晚饭,两人相拥的躺在床上,床帘子搭在床顶,紫光从里透露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忧心忡忡,不知道舒寒钰找的怎么样了,都过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消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些担忧,趴在舒寒钰怀里,低垂着眼帘,斟酌着该怎么问才不会惹到舒寒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感受到舒锦天的游神,用手戳了戳舒锦天的头,“想什么呢,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心情貌似不错,应该会好说话点吧,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那个……小蛇们有消息了吗?”舒锦天躺在舒寒钰胸口偏头看着舒寒钰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    
    以舒寒钰的实力,这么久还找不到小蛇的踪迹,舒锦天是打死也不相信。当初他被人掳走,舒寒钰不也两天就找到了吗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瘪了瘪嘴,心不甘情不愿地道:“原来你又再想小蛇!哼!他们是我的孩子,跟我的味道有些相似,而这里到处都是我的味道,所以很难发现。不过这两天我闻见过他们的味道,就在这不远处,应该是他们自己找回来了,明天就带你去那里找找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自从知道了小蛇们抢不走舒锦天,对小蛇们还真没怎么上心,只是稍微留意,知道他们所在的大概地方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舒锦天猛地从舒寒钰身上抬起头来,眼里满是欣喜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哼!”舒寒钰高冷地撇开头,不看舒锦天的眼睛。还说不喜欢灵蛇,听到小蛇的事情还不是一脸兴奋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看出舒寒钰吃自己孩子的醋,暗自好笑。但怕惹毛了舒寒钰,不给他找孩子,立马赞扬道:“呵呵,寒钰你真腻害,这么快就找到了,木啊~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说着,就在舒寒钰的下巴上重重地亲了一口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很是受用,低下头来,捕捉到了舒锦天的唇啃了上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呵呵~~”舒锦天心里高兴,还跟舒寒钰嘴对着嘴,就又笑出声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恼,在舒锦天嘴上轻轻一咬,嘴唇上的肿痛使得舒锦天立即痛呼一声,热乎乎的热气直扑进舒寒钰口腔,让舒寒钰不禁心神荡漾,伸出蛇信子加深了这个吻。
    
    床内温度渐渐升高,里面的人呼吸声已经变得粗重,急促的气息间夹杂着一两声短促的哼吟,分外暧昧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意乱情迷,视线模糊一片。
    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次强迫性的情*事让舒锦天有了些阴影,在感觉到体内的手指抽出,穴*口抵上了两根灼热的棍状物,舒锦天瞬间清醒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想到什么,立即缩了缩身子,躲开了些舒寒钰异常粗长的东西,紧张道:“寒钰,我不会又怀孕吧?”
    
    上次的生产让他至今都震撼不已,想到自己还有可以怀孕,都快要水到渠成的事情,舒锦天却有了些退却之意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会那么快的,天天别放心!”舒寒钰先还以为舒锦天还疼,忍住没动,见舒锦天只是问怀孕的事,就放下心来,忍耐着慢慢地往前顶入。
    
    下次产蛋,一定不要天天孵蛋了,就放在草堆里自然孵化,省的老是占住天天的时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啊~~等等!”舒寒钰到底是心有余悸,舒寒钰的突然进入,让舒锦天不禁大叫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上次的伤虽然已经好透,但心里却还是留下了对此事的剧痛阴影,后*穴对疼痛的感觉敏感了许多,虽然舒寒钰很温柔,但舒锦天还是觉得很疼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会那么快?为什么?难道是现在不是产蛋的季节,所以不会有蛋吗?”舒锦天忍着不适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反正都一样,做不做都不会有影响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就算他们不做,时间到了天天也一样会有蛋,所以舒寒钰说做不做都一样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舒锦天却没想到这层,只当是蛇类的繁殖是有季节要求的。事实上也确实如此。灵蛇类的蛋一般都是在深寒或初热怀上,等到出壳时刚好是食物充沛的季节,有利于幼蛇的存活。只是由于舒锦天亲自孵蛋,缩短了幼蛇的出壳时间,这才让他们在白雪皑皑时就早早破壳而出,活跃在外界新鲜的世界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安抚地摸了摸舒锦天的头发,然后尝试着往里挺了挺,舒锦天立即咬紧牙关,但还是有一声细碎的呻*吟中口中溢出,舒锦天难受的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
    雌性的后面已经变得紧致,紧紧包裹住了他同时进入的两根分*身,在舒寒钰的一动之下,雌性内部的软肉粘住他的分*身,也跟着往内部进入了些。润滑还是不够。
    
    上次弄伤了舒锦天,雌性红肿的后、穴流出的鲜血,染红了他们交接的一片皮肤,连地上都浸湿了一片暗红的血迹,那个画面到现在还印在他脑中,想起来就令他心里揪痛。舒寒钰现在是做的小心翼翼,生怕再弄伤了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缓慢地进出了几次,感觉进入的顺畅了,才加大了马力,狂烈地冲刺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啊~~慢……疼啊~”舒锦天难以忍受地大叫一声,但很快舒锦天就没了任何说话的余地,许久未释放过他,很快就被舒寒钰弄出了感觉,快*感代替了疼痛,舒锦天沉浸在了情*欲的块乐里。
    
    今夜的大蛇似乎很兴奋,做到他精疲力尽,什么都射不出,舒寒钰还在不知疲乏地在他身上抽、插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急喘吁吁,过多的射*精让他有些吃不消,半软的分*身颤巍巍站立着,不时抖动一下,吐出少量液体。顺着柱身蜿蜒而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累了,你什么时候好啊?我们睡觉吧!”舒锦天双腿勾着舒寒钰柔细却包含力量的腰,半合着眼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兴奋地在舒锦天身上冲撞,微微喘息,听见舒锦天的话速度不变,摸了摸他脸道:“天天累了就先睡,反正我也睡不着,就让我做吧,我会小心点,不会打扰你睡觉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呼呼~~我、我可以不同意么?”舒锦天累及,勾住舒寒钰的腿力道松了些,舒锦天干脆完全放松了身体,腿大张着敞在舒寒钰身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可以,天天你直接睡吧。我尽量慢一些。”舒寒钰忍耐着放慢了速度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哼!就知道。那先让我翻个身,一直是这个姿势,我身体都僵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他们这个姿势已经保持很久了,舒锦天被他紧紧压着,自己根本翻不了身,只能要求舒寒钰配合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立即停下动作,跪起身来,就着交*合的姿势,把舒锦天的一条腿从他身上撩起,一条腿从床面拉出来,就这么帮舒锦天翻了身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舒锦天倒吸一口冷气,没想到舒寒钰就这么给他翻身,不禁屏住了呼吸。腿被舒寒钰握住叫唤了方向,舒锦天就撑着手臂自己翻上半身。
    
    体内的巨物缓缓地与肠壁摩擦着,带来一些细微的快*感。但舒锦天却无法沉浸其中,小心翼翼地配合着舒寒钰,不敢乱动,生怕扭到了舒寒钰的那东西。
    
    等舒锦天终于趴在了床上,舒寒钰满足地喟叹一声,在舒锦天腹部下塞了一个枕头,难以克制地快速冲击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反观舒锦天,却是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,身上都憋出了冷汗。
    
    妈蛋的,连翻个身都这么忐忑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累极而眠。虽然后面还被插着,但呼吸很快就均匀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所以说,睡觉也是一项技术活,一般人还真没这能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笑看着舒锦天,动作尽量放得轻缓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场漫长的情*事一直延续到天明,洞穴内的紫光渐渐变淡,与白光混合在一起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醒来,就见舒寒钰居然还在他身上压着,他也被舒寒钰翻了身,正仰躺着。舒寒钰见他醒来还打了声招呼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你醒啦,饿了吗?”舒寒钰的速度放慢了很多,却完全是为了照顾舒锦天。他身体毫无疲倦感,看着很是精神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卧槽!你不是人!”舒锦天每次跟舒寒钰做,都会如此吐槽一次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~停,你别动了。”舒锦天本就是被腹中一阵阵胀痛弄醒的,现在舒寒钰一进去,腹中就更加难受了,本就装满了东西的肚子鼓了起来,肚皮撑起了一个小圆包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快了,天天再等等我。”舒寒钰说着加快了速度,引起舒锦天发出几声剧烈的哼叫。幸好舒寒钰果然如他所说,很快便射了出来,饱满的腹部瞬间更加胀痛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!禽兽!还不快扶我出去,我快忍不住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饱受颠簸的身体终于平静下来,舒锦天一开口,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哑,似乎在睡梦中也有发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。”舒寒钰舔了舔舒锦天微微干裂的嘴唇,再次给他的唇润色。然后就退身出来,打横抱起了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立即收紧后*穴,长时间被撑开的后*穴根本就无法合拢,有不少液体从中漏出,打湿了长软的皮毛。舒寒钰抱着舒锦天走过的地方,画出了一条湿带之路。
    
    到了外面,舒锦天就再也忍不住,完全放松了后*穴,只需微微用力,里面的液体就喷涌而出,发出‘噗噗噗’的声音。这种声音舒锦天即使已经听了好几次,还是有些脸红。舒寒钰蹭了蹭舒锦天的侧脸,安抚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放出了体内的白浊,舒锦天让舒寒钰帮他烧开水,自己就在河边清洗身体。
    
    早上的河水微凉,舒锦天颤抖着腿,用手浇着水清洗身体,然后穿上舒寒钰给他拿上来的衣服。
    
    洗完澡,水也已经烧开,舒锦天手捧着一杯热水,小口地喝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对了,你昨天不是说有小蛇们的踪迹了吗,今天就带我去看看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闻言眉头微皱,担心道:“可是你身体吃的消吗?要不你就在家休息,我找到他们就带回来给你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不了,他们好不容易适应了新的环境,带他们回来说不定他们就又依赖这里了。还是我去看他们,看到他们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,我也放心些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再怎么害怕蛇,也抵不过那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蛋的血脉亲情,舒锦天想到可能很快就能看到小蛇们,心情有些激动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既然你那么心急,那好吧,你吃点东西我们就出发。”舒寒钰无奈地揉揉舒锦天的头发,答应下来。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谢谢坐井观天君给土豆投雷,抱住啃啃~
    
    不知新的收费有木有影响到你们,土豆昨天的3500字有0.13点收益是怎么回事?o(╯□╰)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