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61章

第61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现在的天气早上还有些寒凉,中午却已经如夏日一般炎热,如两季交替一般。
    
    现在天气不冷了,舒锦天收起了大半的兽皮,换上了藤条编织的背心,冷时就披上自己原有的外套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休息了两天身体就几乎完全复原,又活蹦乱跳了起来,这让舒寒钰心里的内疚稍微轻了些。
    
    身上没了厚重的大衣,变得很是轻松。舒锦天也在洞穴呆不住了,下午就继续试着烧陶瓷。舒寒钰挂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上,懒洋洋地看着舒锦天忙忙碌碌。
    
    有了寒季烧陶的经验,舒锦天已经琢磨出了什么样颜色的泥巴好,适合烧制,什么的泥巴一烧就坏,然后被他永久列入烧陶黑名单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这次主要捏些红色淤泥河黑色淤泥,早上就捏好了自己想要的大小和形状,有杯子碗碟等等东西,然后放在树荫下阴干,到中午时,就把半干的泥罐移到烈日下暴晒,到现在刚好已经干透成型,就差烧制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为了烧陶,在寒季就设计好了一个灶,适合烧陶,内部较密封保温,只是由于小蛇而一直搁着,现在才用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把已经成型的泥罐堆砌成中间空心的塔装,在‘塔’内里和‘塔’的外围都点了火,开始烧陶。密封的灶台内部的高温不可与寒季时暴露在外的火焰相提并论,灶内的土罐被火映得红光满面,半个小时后,土罐已经被大火烧得通红,随着火焰的大小,忽明忽暗的闪耀着,直到后来,土罐的颜色已经红得通透,像是一块炙热的铁一般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过了几次失败经验,也琢磨出了些方法,这次的泥巴都是他精挑细选的,而且土罐的摆放还是以最不容易失败的黑色土罐在下垫底,红色其次,越往上的就越有可能会爆裂的,这样就算上面的某个土罐突然裂开了,也不会影响到下面的。幸好,烧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突然爆裂。
    
    整个灶台,只有顶端的一小的出气口,和灶台不小的加柴口。舒锦天加了一把干硬的柴枝,就把灶口用石块挡住,以让灶内的温度更加高。然后就躺在舒寒钰所在的那颗树下休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尾巴从树上自然垂落,偶尔惬意地轻轻摇晃,有意无意的划过舒锦天的身体,尾尖就会传来温烫的感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也不急着看陶瓷烧的怎么样,悠闲地躺在树荫下休息,估摸着时间到了就去细心的加把柴火。因为灶只有一个很大的入柴口,他得要把柴放在罐子的四周,让每一个罐子都能烧到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次的土罐一直烧到了黄昏时分,也是他晚餐的饭点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从树上下来,变成了人形,黏糊糊地抱上了舒锦天,头埋在舒锦天脖颈,轻轻蹭了蹭。舒锦天因为烧火,身上很烫,抱上去几乎有些烫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饿吧,我去给他找吃的。你还是一直在外面烧柴吗?还是在洞穴等我?”舒寒钰手拈舒锦天长了不少的头发,随意地卷在手指上,白净修长的手指跟浓黑的头发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更显得手指芊芊如玉,墨发似染,两者碰撞在一起煞是好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反正也没什么事要做,我再多烧会儿吧,等你回来就不烧了。”舒锦天背靠在舒寒钰胸口,看着杂乱无章的乱木,心想着小蛇可能会藏在那个旮旯角落里。等大蛇走了,他就在附近找找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,你就在这里等我。”舒寒钰说完,又下了洞穴,从里那处了一条藤条出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看见那翠绿的藤条心就是一颤,没等他细想就已经开口道:“等等,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这是拿来绑食物的吧,我拿着就好,你专心捕猎。”舒锦天呵呵笑了两声,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挑眉看了眼舒锦天,似笑非笑,然后点头同意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好,你也好出去看看都有哪些是你喜欢吃的,我下次也好主意着点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吃食。”这丛林其实有少量植物跟现代差不多,舒锦天出门经常会有惊喜,只是寒季和小蛇的到来,让他想要出们寻宝的计划暂时搁浅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再一次给灶里加了把柴,就跟舒寒钰手牵着手,步行进了丛林。
    
    丛林里各处都茂盛得夸张,各种植物枝繁叶茂,相互纵横交错,或肥厚或张扬或蓬松,阴暗下,可以藏下不少东西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意识地查看那些阴影地方,希望里面就藏着一条小蛇。只是小蛇也是绿色,在丛林里可以当保护色,但找起来也更费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平时不放心舒锦天一个人在家,猎食向来都是速战速决,向现在这么慢悠悠地在丛林里闲逛,已经很久没发生了。尤其是现在还是跟他的雌性一起,舒寒钰心情就更是好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牵着舒锦天较小的手,嘴角浅浅勾起。
    
    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,舒寒钰也一样,这里离他的洞穴近,又是猎物较少的地方,因此他从来不会在此处猎食。只是天天喜欢,他便陪在他身边。
    
    突然,舒寒钰脚步一顿,不确定地吐出蛇信子,收回,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味道,淡到飘渺,转瞬即逝,舒寒钰不敢肯定,再吐出感受了一番,依旧如此,舒寒钰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察觉到舒寒钰的异样,疑惑道:“怎么了?寒钰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的心悄悄提起,看着舒寒钰明显变得冷酷的脸,猜想这里莫不是有寒钰不喜欢的东西?难道是小蛇们偷偷回来了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心里一喜,对寻找小蛇有了更大的信心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见雌性关心的看着他,脸色稍缓,打量了眼四周道:“没什么,天天还有什么想吃的吗?快点摘完了我们好去捕猎,总不能光吃草叶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什么啊,这是青菜啊老蛇!”舒锦天提着一捆鲜嫩的菜叶,对着舒寒钰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说完,也不理会舒锦天还想不想摘草叶,拉着他的手就走,过快的步伐,让舒锦天不时要小跑一步,才能勉强跟上舒寒钰的速度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在路上走的一颠一颠的,心里却暗喜。太好了,看来小蛇很有可能就在这附近,而且离他们家也很近,小蛇们应该是怕寒钰再次赶他们走,才不敢回家的吧。
    
    想到这,舒锦天狠狠瞪了舒寒钰的后背,恨不得瞪出个窟窿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似有所感,回过头来看舒锦天。想到什么,警告性瞥了眼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舒寒钰看的一怔,有些不明所以,讪讪地道:“呃,不是要去猎食吗,那就快点吧,天都要黑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大蛇那什么眼神啊,就算知道小蛇们在这也不用那么瞪他吧!这是他的孩子有不是他的情人,用得着一副怀疑老公出轨的表情吗?
    
    “嗯。天天想吃什么?”舒寒钰牵着舒锦天手,速度不曾放慢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随便啦,看见什么就抓什么吧。”舒锦天自从生产后,还没做什么运动,现在小跑了一段路程就已经有些气喘,心想还是得多出来运动运动才行,早日练回他六块腹肌的身材,还能顺便找小蛇。
    
    自从生了蛇蛋,虽然几天腹部就完全平坦,但原本就只微微出现的腹肌,是完全不见了,这还让舒锦天沮丧了许久。
    
    回到家,烧制土罐的灶已经熄灭了,还有些红红灰灰的柴火在里挥发热量,被舒锦天打开的石板带来的风扇到,一明一暗的闪烁着,红色的火棒脆弱的表面也有些龟裂,亮红的光线从里透出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从里夹出了些发红的柴火,移到厨房生了火,做了一个肉炒青菜和一个烤肉。在异世生活了那么久,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现在已经是厨房老手,做起菜来有条不紊,很快色香味俱全的晚餐就新鲜出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从回来脸色就一直不太好,跟在舒锦天身后也不怎么说话,只叫他后背发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囫囵吞枣地吃了晚饭,忍了忍,还是没跟说找小蛇的事。
    
    天色已经不在昏暗,群星璀璨的天空像是一块大饼子,柔和的星光照亮了地面空旷的地方,亮堂得犹如白昼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借着漫天的星光,扒搭出了烧好了的土罐。
    
    烧好的土罐子摸着很结实的样子,也不掉灰,看来用来装水都行。这是舒锦天有史以来烧的最成功的一次,舒锦天稀罕地一个个检查,才发现原来还是有三个失败品的。
    
    有些罐子虽然没有爆开,但却裂开了一道裂缝,还有一个裂的跟蜘蛛网似的,细细的裂缝夸张的扩散,也不知是不是里面掺了什么杂质。
    
    值得欣慰的是,舒锦天发现黑色的罐子似乎很适合烧陶,最底层的五个罐子,一个都没坏。更让舒锦天惊喜的是,这罐子表面竟是光滑细腻的,就连罐子的边缘,都已经微微收缩,成了一圈圆润的罐口。
    
    原来过高的温度,已经让泥土微微融化,在泥罐的表面形成了釉面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惊喜不已,把这些罐子都放进了厨房,用来装食物,或是调料。
    
    光这一次,舒锦天的厨房就不再缺少餐具。或许以后,还可以烧更大的试试,用来装腌肉,或烧水什么的。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谢谢tiandao君给土豆投的雷,蹭蹭~
    
    话说某土豆小时候好奇心太重[现在也差不多],关于烧陶,某土豆也抱着浓厚的兴趣,还烧过一个咬不动,泡不烂的东东噢o(╯□╰)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