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60章

第60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床内有些闷热,舒锦天身上还盖着一张薄被,热得他睡不安稳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感觉自己被一个微凉的身体抱着,凉凉的触感缓解了舒锦天的燥热,舒锦天本能地抱上去,更加接近冰凉的源泉。
    
    是大蛇吧,大蛇身上真凉快,夏天挺好用的。舒锦天迷迷糊糊地想到,沉重的眼皮终于支开了一条眼缝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,你终于醒了,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惊喜的声音响起,舒锦天不禁怔愣,他睡了很久吗,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”舒锦天动了动,身上穿来的痛楚让舒锦天痛哼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发现自己身上很疼,浑身的肌肉都被搅拌机揉捏过一般,骨头也都要散架了的感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还疼吗?”舒寒钰关心地问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?疼啊!”舒锦天口齿含糊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一开口,舒锦天才发现自己喉咙也疼得厉害,被砂纸打磨过了一般。声音也沙哑难听,舒锦天不禁皱起了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刚从昏天暗地的睡眠中醒来,脑子像是一团浆糊,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舒寒钰抱着舒锦天的身体,内疚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大蛇?……咳!”喉咙像是喊破了,声音又沙又哑,像破掉风箱一般,很是难听。舒锦天清了清嗓子,才继续问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睡了很久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,现在可算醒了。”舒寒钰后怕不已,紧紧抱住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睡了那么久?”舒锦天混沌着头,思维也慢了半拍。一手撑着床面,试图起身。只是全身的力量都被抽离了般,让他连自身的重量都撑不起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见舒锦天想起来,连忙扶起他,让他依偎在自己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睡了那么久,饿了吧,我已经给你熬好了汤,正适合你现在吃。只是你一直不醒,都冷了,我去热一下。”舒寒钰满疼惜地看着舒锦天,轻柔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要去热汤,就扶着舒锦天让他靠床而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舒寒钰扶着坐下,受到重力的后、穴,立即传来刀刮似的疼痛,疼痛使得舒锦天立即清醒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放松的身体猛然僵住,想起舒寒钰对他的折辱,气得气孔生烟。下一瞬,小蛇被舒寒钰丢掉的记忆也纷纷回笼,舒锦天一慌,也顾不得跟舒寒钰计较,急急问道:“小蛇呢?他们回来没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身体一顿,心里升起一股酸意,被他强硬压下,淡然道:“没,天天别管他们了,你该吃东西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滚!”舒锦天气愤得大力推动舒寒钰,却没想自己太过脱力,没推动舒寒钰,反而被自己反弹回来的力道震倒,扑倒在床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!”舒寒钰立马扶起舒锦天,心疼不已,舒寒钰怜惜地抚上舒锦天苍白的脸颊,强悍如他,头一次感觉到了无力。
    
    对于现状,舒寒钰是无可奈何的。明明他只是放走小蛇,为什么天天这么在意?为什么那么生他的气?小孩长大,本来就要离开父亲,他们不也一样吗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冷冷地看了眼舒寒玉,冷哼一声,偏头躲开。
    
    也不知小蛇们现在怎么样了,都过了那么久,不知小蛇们还是不是在一起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天半,小蛇们肯定已经遇到了很多事情了。能适应没有大人保护的小蛇应该都已经不会害怕了吧,至于不能适应的小蛇……舒锦天心头一痛,不敢再想。
    
    看舒寒玉的态度,他是不打算找回孩子。而过了那么久,也错过了最佳的救人时机,现在只能慢慢找。小蛇们怎么也算是野生动物,在丛林里应该不难生存。……等等!舒锦天想到什么,猛然醒悟。
    
    大蛇之所以会丢掉小蛇,也是因为他们是蛇的天性吗?舒寒钰虽然能变成人,但习性都保持着蛇类。细想起来,大蛇虽不太喜欢小蛇们,也是有教导他们生存技巧,不是对他们完全无情。
    
    难道真只是因为种族习性,丢掉了小蛇?那自己对他那么发火岂不是还委屈了他?可是蛇不是还有成千上万的蛇窝的吗?难道是蛇种不同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想到这里,不由自主地脑补了一下这个洞穴变成蛇窝,挤满各种各样颜色蛇的画面,瞬间毛骨悚然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,你冷吗?那就盖上被子,我去给你热汤。吃饱了就不冷了。”舒寒钰关心道,给舒锦天盖上了白色的薄被。舒寒钰看似无异,只是见雌性如此躲着自己,心里却是一揪一揪的疼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现在异常冷静,除了对舒寒钰的态度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闻言,头也不回,沉声道:“滚,我不想看见你!”
    
    冷战,必须冷战!
    
    哼!居然瞒着劳资丢掉孩子,还那么粗暴的对老子。只是打又打不过,舒锦天只能采取冷暴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拿后脑勺对着舒寒钰,心里怨气难平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去热汤,天天等着我。”舒寒钰毫不介意般,给舒锦天掖好被子,就出了床。
    
    直到洞里没有声音,舒锦天才悄悄抬起了头,见舒寒钰不在,就扯掉了身上的被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只觉得身上疼,现在一看,才发现胸膛竟被摩擦得红肿,有些地方破了皮。手腕更是肿了一圈红‘手镯’,一动就疼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懒得理会这些小伤,但下、身的疼痛他无法忽视。舒锦天纠结数秒,才僵硬着身体弓下腰,用手触摸后、穴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轻轻触碰,那处就传来一股尖锐的疼痛。舒锦天皱着脸,伸到里面摸了摸。内里黏腻,但幸好那些东西已经被大蛇放出来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检查完,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浊气,额头已经冒出了细汗。
    
    床上没有衣服,舒锦天就掀开床帘,衣服就在床边上的凳子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忍痛穿好衣服裤子,眼角的余光突然瞟见一串翠绿的藤条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定睛一看,竟是一段小手指粗细的藤条。舒锦天一惊,他编衣服根本用不了那么粗的藤条,大蛇是打算做什么的?
    
    刚好这时舒寒钰端着汤锅滑下洞穴,看见舒锦天在外面,对着他笑了笑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起来了,我去拿碗筷,很快就能吃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噢!”舒锦天回应一声,警惕地看着舒寒钰,想从他的表情分辨出他的心思。
    
    卧槽!舒寒钰绝壁是又想锁老子了!劳资又不会跑掉!他锁什么锁啊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放下汤锅,又上去拿了餐具,下来时看见舒锦天在呆坐在床边上,不知在想些什么,脸色很难看的样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再次开口呼唤:“好了,天天可以吃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啊?哦!”舒锦天幡然惊醒,呆呆地回道。然后脸上就硬是做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,呵呵笑了两声。只是藏在身后的手,却紧紧地握拳!忍!我忍!
    
    卧槽泥煤的,再怎么也不想再被锁了。小蛇们还等我去找呢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眼睛噌地一亮,欣喜道:“天天不怪我?我那天太粗暴了,都弄伤了你。对不起!以后再不会那样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走过来把舒锦天抱到餐桌边上,让他做在自己腿上,用脸轻轻蹭着舒锦天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听见舒寒钰的话就是一僵,深吸了几口气才忍下来,回道:“嗯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刚回答,就见舒寒钰眼里有了光亮,强烈德差点闪瞎了他的金钛合眼。未免自己忍功崩溃,舒锦天连忙开口:“我饿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天天快吃东西吧,小心烫!”舒寒钰殷勤地帮舒锦天舀好汤,把汤勺递给他,就满是柔情地看着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低垂下头,轻轻应了一声,接过汤勺。
    
    两天没进食,舒锦天现在连勺子都拿不稳,拿在手里的汤勺跟着手一起抖动着,还没到嘴边就撒了出来。要不是舒寒钰抱着舒锦天躲开,滚烫的汤水就要落在舒锦天身上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些尴尬,看着被打湿的地,注意却在手上。舒锦天使劲稳住手,勺子却依旧在手里抖动着,只能勉强让勺子不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心疼地抽掉舒锦天手里的勺子,温柔道:“天天我喂你,烫就告诉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因为怕烫,没尝试过热的食物,所以也不知道舒锦天要吃多热的东西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用!”舒锦天条件反射地拒绝,说完就不放心的看了眼舒寒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,坚持道:“天天乖,张口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捕捉到舒寒钰那一瞬间的眼神,心有些松动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舒锦天不由自主地就接下话,说完,就懊恼不已。
    
    尼玛不就是对你好了那么一下吗,怎么就这么没底线地退让了呢!为什么老子总是hold不住舒寒钰的柔情攻势呢,我擦!
    
    说到底舒锦天也只是一个可怜人,生活在一个缺爱的家庭,对有爱的生活最是向往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欣喜地舀起一勺汤,小心地放在嘴下吹冷了,才伸到舒锦天面前,期待地看着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喝啊,天天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翠绿的藤条就大咧咧的躺在汤锅旁边,低提醒着舒锦天它的存在。好吧,就看着藤条的面上,他忍就是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乖乖的张开了嘴巴,喝掉了勺里的鸟汤。炙鸟汤还是那么鲜咸开胃,只喝了一口,肚里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。舒锦天也不再矫情,就着舒寒钰的帮助,胡吃海喝了一顿。
    
    至于找孩子,还得先让舒寒钰对他放心戒心才行,舒锦天填饱了肚子,就琢磨着怎么找小蛇。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tiandao扔了两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请叫我掌门师兄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谢谢,抱住狂啃(^﹃^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