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59章

第59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“你畜生,”舒锦天愤怒地瞪着舒寒钰,失控地怒吼道。舒寒钰的好似无辜的样子,更让舒锦天愤怒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表情几乎要让舒锦天相信他丢掉他们的孩子是对的,自己质问他,反倒成了荒谬一般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气得大口地喘息着,愤怒地说道,“你怎么可以抛弃自己的孩子,他们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,怎么能对他们这么残忍,你,快去把他们给我找回来。去啊,我们一起去,走,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挣脱舒寒钰的臂弯,拉着他的手臂就要去找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走啊!”舒锦天拉着舒寒钰,却拽不动他分毫,急急催促道,声音带着些许哀求的意味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却只是呆在原地,任舒锦天怎么拽,身体都跟木桩似得,纹丝不动。只是眼神阴沉,隐隐透着些悲伤,定定地看着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看着舒寒钰一副漠然的样子,恍然醒悟,舒寒钰不可能会去找小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不想去?好!你不去,我去!你把他们丢哪儿了?我自己去找!”舒锦天急的失了神,也顾不得责怪舒寒钰,现在他只想先找回小蛇们,其它一切都好说。
    
    但舒锦天却是对舒寒玉失望透顶了,猛地推开了他,低沉着声音,一字一顿道:“要是找不回小蛇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说完,不再理会舒寒钰,转过身体,就要离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许走!”一直默不作声的舒寒钰在舒锦天转身的那一霎,突然发话,声似寒冰,直让人冷到了骨子里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拉住舒锦天的手臂,紧紧捏住他的手腕,翠绿的兽眸阴冷地盯着舒锦天的后背,即使不看,也让人不禁心里不禁发寒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舒寒钰铁锁般的大手死死扣手腕,力道大得几乎要捏碎他的骨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火气正盛,对舒寒玉的粗鲁只皱了皱眉,没有理会他,用力地甩了甩舒寒钰的手,却怎么都甩不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放开我!我要去找他们。迟了他们会害怕的。”舒锦天心急如焚,生怕自己去晚一步,小蛇们会遇到危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眼里的疯狂和悲伤越发浓郁,幽深地潜在眼底,令人捉摸不透。只是在听见舒锦天最后一句话后,看似平静的舒寒钰终于爆发,猛地扑倒舒锦天,把他压在身下,制止了舒锦天的离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措不及防,惊叫一声。就被舒寒钰扑倒在了地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说你不许走!你是我的,天天,你是我的!”舒寒钰紧紧压在舒锦天背上,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舒锦天身上,死死地压制住他,让他不能移动分毫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冷锐的眼神,如同冰封的寒箭一般,死死盯着舒锦天。使得舒锦天即使看不到舒寒钰的眼睛,也能感觉到如蛆附骨的冰寒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要去找小蛇,你不能改变我寻找自己孩子的意志。”舒锦天倔强道,反手去推舒寒钰,却被舒寒钰大力抓住,固定在他头顶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现在已经不在乎小蛇能不能变成人了,只要他们还在他身边,健健康康的成长就好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是我的,只能是我一个人的,就算是我们的孩子也不能抢走你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掰过舒锦天的脸,偏过头啃上舒锦天的唇,重重地啃咬。力道之大,让人有种被吞噬的错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!”舒锦天吃痛的哼了一声,怨恨地瞪向舒寒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不理会舒锦天怨恨的目光,疯狂地啃噬舒锦天温软的唇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心知无法反抗舒寒钰,冷静地闭上了眼睛,不再挣扎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的反应让舒寒钰安心了些,在舒锦天被吻到就要窒息前,舒寒钰终于退出了舒锦天的空腔,贴在舒锦天唇边,轻轻磨蹭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失控之下,舒锦天的嘴皮都被舒寒钰咬破,缓缓的流出血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不停舔舐舒锦天的唇,鲜红的血迹都被他一一舔去。
    
    为什么天天这么不乖,非要找幼蛇们?他们长大了,自然要离开父亲,总不能一辈子跟在他们身边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要去找他们。”舒锦天沉声道,静下来的舒锦天冷静得可怕,跟刚刚发狂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稍微缓和的脸突然变得更加阴沉,脸色很是难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阴狠道:“你就那么喜欢他们吗?哼!那我就更不能让他们回来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简直冷血得让我心寒!野蛇你干脆连我也一起丢掉算了,自己的孩子都能抛弃,我在你心里,又能有什么位置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话音未落,就被舒寒钰打断。“不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我不会丢下你,永远都不会!”舒寒钰恼怒万分,恨舒锦天如此看轻自己对他的感情。恨舒锦天对幼蛇们关心那么多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们可是要相伴一生的伴侣,他怎么可能丢下他?他那么喜欢天天,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他?他把天天,放的可是比命都重要。天天居然不信他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心宛若淌血,痛得令他窒息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反正你也不会去找小蛇,那就放开我,我自己去!”舒锦天说着,再次挣扎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哪里也不能去,只能乖乖呆在我身边。”舒寒钰狠狠压制住舒锦天,粗暴地撕扯掉舒锦天衣服。
    
    天色已然暗淡,气温降低了不少。舒锦天被剥得精光,皮肤收到刺激,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舒锦天一惊,慌张地问道。小蛇们还等着他去找,大蛇怎么可以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没有回应舒锦天,扯掉舒锦天的衣服,就扶着自己在热季来临时就有些苏醒的生*殖*器,没有任何前、戏,直接冲进舒锦天体内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要、啊!”舒锦天还没说完,就被舒寒钰完全贯穿,发出一声高昂的惨叫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许久未被进入,不止后*穴已经缩紧,肠道内部也更加敏感。后*穴和肠道被大力贯穿,撑开,下、体的巨物,直直冲进了舒锦天身体最深处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~~”舒锦天闷哼着强忍住舒寒钰的侵、犯给他带来的痛苦,紧咬了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。
    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剧痛,让舒锦天的冷汗唰的流下,脸色惨白,浑身的肌肉都紧张的绷紧、跳动。舒锦天不自觉地颤抖着拱起了腰,缩紧了腹部,却让舒寒钰进入得更深,带给他更深的痛苦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是我的,除了我身边,哪里都别想去!”舒寒钰一边重重的冲入,一边狠狠地对身下人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~我、我要去找小蛇!啊~!”舒锦天話未说完,就被舒寒钰更加大力的刺入,立即发出了一声更加惨烈的叫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许去!”舒寒钰一听舒锦天说找小蛇,更加控制不住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暴虐,发了狂般狠狠占有自己的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要去……啊!我要去找小蛇……啊!”舒锦天越顶撞,舒寒钰抽*插的力道就越大。但即使下*身似乎已经被撕裂,也没能让舒锦天低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许去!”舒寒钰依然是这坚定的三个字,眼底隐隐带着诡异的血红,嗜血的因子完全爆发,舒寒钰完全失控,着了魔般般侵入舒锦天的身体。
    
    身体一次又一次的被强行刺穿,干涩的甬*道早已被温热的液体润湿,有了润*滑,舒寒钰进入的更加顺畅,律动也更加迅速。
    
    这场情、事对舒锦天来说无疑是最无情的酷刑,舒锦天惨白着脸,额头一颗颗豆大的冷汗潺潺流下,打湿了他的脸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每一次进入,都让舒锦天不由自主地颤抖一次,在还没恢复过来前,下一波刑罚就接连而至,舒锦天连一丝喘息的时间都没有。
    
    但舒锦天只要聚集起了一口气,就会反抗性地说出最让舒寒钰不想听的话,换来舒寒钰更加凶猛的攻势。直到,舒锦天再也没有力气,和精力开口,甚至从口中溢出的呻、吟,都变得破碎,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飘荡在寒寂的黑夜里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饥寒交迫,身体又遭受强势的侵犯,很快意识就开始模糊,直到再也撑不住,舒锦天终于晕了过去。
    
    无力的身体,犹如漂亮的玩偶一般,任人随意蹂*躏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的昏迷,舒寒钰看在眼里,却却恍若未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眼睛血色更浓,走火入魔一般,毫无顾忌的在身下人身上疯狂地冲撞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。天天,是他的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大张着腿,以屈辱的姿势趴在地上,两腿根部,淌开了一片鲜血,染红了身下的草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脸侧躺在一边,眼睛紧紧闭着,黑浓的睫毛沉重的搭在眼睑下,投下一扇形的阴影。无力的身子,随着舒寒钰的冲撞,在地上上下移动。但对于舒寒钰的动作,没有任何动情的反应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场残暴的情*事一直延续道后半夜,直到舒寒钰泻出第一道精*液,在极度快乐的愣神中,渐渐清醒过来。
    
    两根异于常人的分*身还埋伏在舒锦天体内,舒寒钰微喘着回神,看向身下的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在黑夜里也能清晰见物的视力,使得舒寒钰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舒锦天脸上的每一个细小毛孔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舒寒钰在看见舒锦天脸的那一瞬,猛然僵住。本以为天天会生气的瞪他,却没想,舒锦天双目紧闭,一动不动的趴着,俊朗的脸上毫无血色,连体温都前所未有的低,几乎没有一丝活人的迹象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心里突然前所未有的恐慌,猛地抽出深插在舒锦天后*穴的分*身,蹲在舒锦天身旁紧张地看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?”舒寒钰的声音浸满了慌张,不安悔恨等一些复杂的负面情绪如潮涌般涌来,舒寒钰头一次如此害怕,连声音都颤抖着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发颤的呼唤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心中的恐慌越发放大。
    
    颤巍巍地伸出手指,探到舒锦天鼻下,心提到了嗓子眼。黑夜里一时静谧无声,连一向吵闹的虫鸣都是寂静着的。
    
    好一会儿,手指上才感受到微弱的热气呼出,却几乎是有出气没进气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高悬的心猛然落地,失力地瘫坐在了地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对不起,天天,以后不会这样了。”舒寒钰疼惜地搂起舒锦天虚若无骨的身体,紧紧抱在了怀里。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sunny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宝阿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绛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LOLAIYAN扔了一颗手榴弹
    
    地瓜扔了一颗地雷
    
    谢谢,元旦真的好快乐(*^﹏^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