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41章 梦魇

第41章 梦魇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洞内干燥清爽,但洞外却是一片雾蒙蒙的雨帘,大颗大颗的雨滴随着狂风,雨帘呈一片片的扫荡着山林,高大异常的树木都随之左摇右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听见舒寒钰的话,不禁有些怔愣,呆呆道:“我也去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卷起雌性,直接打横抱起了他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天天你忍耐些,我们很快就回来。”舒寒钰蹭了蹭被他紧紧裹在兽皮里的雌性的脸,疼惜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这才回过神来,舒寒钰是说真的。舒寒钰一直照顾着他,他以为大蛇一定舍不得让他出去淋雨呢!
    
    不过每次都是大蛇找食物,他心安理得的在家等着也太不是个东西了。于是舒锦天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没有变成灵蛇状态,而是以人形抱着雌性,以防他被雨水淋湿。
    
    但暴雨中猎物难寻,舒寒钰带着舒锦天到处寻找,许久,才找到一只同样在雨中猎食的食肉兽类。
    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因为有了只体型不小的猎物,舒寒钰还是不得不化作了灵蛇,卷着舒锦天回家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虽然裹着兽皮,但由于自己身体受缚,舒寒钰也无法照顾到他,舒锦天慢慢的还是被雨水打湿。连续几天的暴雨,气温也降下来不少。等他们回到山洞,舒锦天已经冻得瑟瑟发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回洞穴,就哆嗦着掀开兽皮,搭在洞中用力挂衣服的木架上滴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大的雨,这都下了几天了,什么时候才会停啊?”舒锦天脱得光溜溜的,用贝壳接到的雨水洗干净脚,把身上的湿衣服也晾在了木架上,就飞快地钻进了被窝。
    
    兽皮被窝里面软乎乎的,贴在皮肤上很舒服。舒锦天裹紧了被子,只留了个头在外,面。漆黑的头发半湿。因为长了些的缘故,没有像以前那样竖起来。只是微微翘起,到有些凌乱美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把猎物的脖子咬开一个小口,猎物脖颈湿濡的毛发立即被血水染红,血色晕开了一块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没那么快。天天,现在没有柴火,你先喝点血吧,不吃肉总不行。等天气好了,再吃你喜欢吃的。”舒寒钰走到床边上,温柔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看着舒寒钰的动作就直觉不妙,果然,这就来了。看舒寒玉已经提着冒血的猎物走到床边,舒锦天看得毛骨悚然,因为有着些不好的经历,舒锦天现在犹如惊弓之鸟,警惕地往后缩了缩,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得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,我不吃,寒钰你自己吃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眉头微皱,沉下了脸。没想到雌性都饿成这样了,还这么挑食,真是不乖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行,你现在都瘦了,不能再这么饿下去了。乖,快趁新鲜喝了它。”舒寒钰的声音不知觉冷了下来。雌性可以挑食,但不能挑到连身体都不顾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坐在床边上,一手提着猎物,一手捉起了雌性的手臂,把他连人带被拉了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雄性与雌性的力量太过悬殊,舒寒钰只是稍有些发怒,力气有些失控,捉住舒锦天的手臂用力一拉,舒锦天就感觉手臂都快脱臼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舒锦天痛呼一声,不可置信地看着舒寒钰。大蛇已经很久没对他动粗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身体的疼痛到可以忍受,但舒锦天却被舒寒钰突然转变的态度惊到,浑身都僵硬了。仿佛眼前的大蛇又回到了刚认识的样子。陌生而暴戾,就如那野蛮兽人一般。
    
    被他刻意压制,和在舒寒钰的纷扰下,才渐渐忘却的记忆,纷纷回笼。想起被强行灌血,粗暴的灌肉,还有被那人强制的口、交的记忆,舒锦天不禁浑身颤抖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锦天头疼欲裂,仿佛世界都混沌起来。舒锦天恐惧不已,歇斯底里地大叫:“不!我不吃,我不吃。不要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过激的反应,吓了舒寒钰一跳。也顾及不到其它了,松开了手里的猎物,紧紧抱着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抱着舒锦天关心道:“天天?天天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抱着头卷缩起身体,脑部曾经被撞伤的地方一抽一抽的疼。“我不吃,我不吃,不要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别怕,天天,我在这里,我会保护你!”舒寒钰心急如焚,却也手足无措。只能紧紧抱着雌性,把他按在自己怀里,不停地拍抚摇晃,像是哄梦魇中的小孩一般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恍恍惚惚,却也隐约感觉到危机减弱,稍稍安稳了些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身体犹有些瑟瑟发抖,舒锦天喃喃道:“我不吃,我不吃!……可是他逼我吃,他硬塞进去,塞很多,什么都塞进去……我快窒息,快被撑死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面无血色,连一向红润的唇也变得苍白。两眼无焦距的睁着,呼吸都有些颤抖,似乎是陷入了可怕的回忆中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心猛地一疼,像是被人狠狠的抓了一把。舒寒钰把雌性整个人都揽进了怀里,轻拍着安抚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,天天不想吃就别吃了。别怕!”舒寒钰一手轻轻顺抚着舒锦天的后背,轻声安抚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温柔声线犹如是一首催眠曲,一遍遍地重复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渐渐平静下来,头也不那么疼得难以忍受了,只是脑袋还隐隐有胀痛,晕沉沉的让他无法集中精神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些软下了身体,靠在舒寒钰怀里,无意识地道:“大蛇,大蛇,好可怕!你不要走,我也不走,我再也不走了。大蛇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轻轻摇晃着舒锦天,闻言猛然顿住动作,收紧了臂弯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!我不走,天天也不能再走。我再不会让你陷入如此险境,天天别怕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嗯~~”舒锦天安心下来,眼皮渐渐沉重。在舒寒钰摇篮般的怀抱里,很快就昏睡过去。
    
    在舒锦天睡熟后,原本温柔似水的男人,眼神翛然变得狠戾,翠绿的眸子红光闪现,浓重的杀气陡然围绕在男人周身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收紧右拳,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。“严泽,敢欺负我天天,我定要你为付出代价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低头看向自己的雌性,此时的他没有一丝防备,正静静地躺在自己怀里。连呼吸都微弱到不可闻,脆弱得似乎一碰就会碎掉。
    
    天天跟他一起时,向来都是张牙舞爪,好养的很。没想到,那流浪兽人竟伤他如此之深,把他好好的天天变成了这样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看了眼地上的猎物,一手提起,小心地凑到雌性嘴边,轻轻撬开舒锦天苍白的嘴唇,慢慢地喂食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,就喝一点点。”舒寒钰轻柔地哄道,似乎雌性还醒着一般。
    
    昏睡中的舒锦天也不禁微皱眉头,嘴里吐出一声呜咽,然后又咕噜噜地吞下了口中的血水。
    
    喂完食,舒寒钰舔去舒锦天嘴里的血腥味。既然天天那么惧怕鲜血,还是别让他知道的好,挑食的毛病以后慢慢改,他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把舒锦天轻柔地放在床上,盖好被子,在他脸颊轻轻一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,我出去一会儿,很快就回来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雨天是所有飞行兽物最大行动最大的障碍,就连强悍的兽人也同样会受到些许影响。舒寒钰再也无法容忍其他兽人妄想他的雌,尤其这兽人还如此欺辱他的天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个兽人,舒寒钰是一刻也容忍不下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走到洞口,舒寒钰停住脚步,想了想,还是取来了一根较细藤条,转身套在了雌性脖子上。
    
    上次天天走丢,也是在这样暴雨的天气啊!
    
    雄性兽人气留下的味即使被暴雨冲刷了几天,也还是有少许味道残留在原地不散。舒寒钰一路循着气味,很快就找到了他要解决的兽人。
    
    两兽对峙,互相都充满了敌意。
    
    雨幕下,严泽的毛发很快湿濡,服帖的黏在身上,却并不显得瘦骨嶙峋,反而更能显出健壮的骨骼的匀称的肌肉,更加充满了力量感。
    
    这就是夺他小雌性的家伙,小雌性是他的,他一定要重新夺取回来。想起曾经朝夕相处的可爱雌性,严泽再次暗暗发誓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眼神冰冷,看死尸般地看着浑身毛发湿濡的兽人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被舒寒钰藐视的眼神激怒,微微后退,狂吼一声,就猛地扑向对面的灵蛇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却并不动作,仿佛不把对手放在眼里。只在狂妄的兽人触到他的一瞬,身形猛然一晃,避开对方的袭击,乘机发起攻击。
    
    灵活的蛇身快如闪电,瞬间就咬中对手腰腹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惊怒一吼,狂怒着硬拉开一些距离,带起一块被咬下的血肉。
    
    这灵蛇似乎更强了,还是说上次他本就不在全盛期?
    
    不过无妨,他早有准备!严泽嗤笑一声,身形连退,巨大的翅膀有力的挥舞,*的翅膀竟然也飞起了几米高,躲过了灵蛇的暴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乘胜追击,快速地赶上。过长的蛇身划过地面,扬起碎石无数。
    
    原来,这地面早已被严泽铺上了大量尖锐的碎石,只要舒寒钰敢找上门来,他就失去了作战优势。
    
    只不过舒寒钰耐得住气,没有在一见到他就找来,而是等到了雨季,使得严泽也无法发挥自己飞行的优势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恍若未查,蛇身依旧快速的游曳,瞬间就追上了严泽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大惊,没想到这灵蛇倒是如此豁得出去,这样他可就又落入了下风。严泽有了怯意,再应对起来便是更加力不从心。
    
    两兽近战,雨幕中顿时一阵飞沙走石,飞起的石块坚硬锐利,不少都带着些许红晕,在雨水的冲刷下,落地前便消失不见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占据了完全的上风,蛇身渐渐束缚住严泽矫健的兽形,找准时机就收紧一次身体,直至对手窒息而亡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也明白灵蛇的意图,更加激烈地尤做困兽之挣,发狠地狂甩如蛆附骨的蛇身。
    
    不知何时,两人僵持的地上已淌开了红晕,在雨水的稀释下,血水的范围越阔越大,染红了一片碎石地。
    
    随着地上的血液越来越多,舒寒钰渐渐失力,形式立马变得微妙。严泽找准时机,奋力一挣,挣开了灵蛇的钳制。却不退反进,凶狠地扑倒灵蛇,张开血盆大嘴就要咬上灵蛇的脖颈,竟是打算一口咬断蛇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绷着身子,死死盯着上方的兽人,却不躲开。在闪烁着寒光的獠牙触到舒寒钰的那一刻,舒寒钰猛然身动,灵活的蛇身诡异地移开半米,蛇头势如闪电地窜起,瞬间就咬住一口扑空,还没来的及收口的兽人的头部。
    
    锐利的牙尖穿透血肉,上牙尖更是死死嵌入了兽人的怒睁的大眼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嗷呜~~~”
    
    严泽狂嚎一声,几乎在同一时间就急急退开,脸上已是血色一片,右眼眶更是可怖的开了一个大洞,要不是他速度够快,蛇牙就要深入他脑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胜败已定,再不走必死无疑!
    
    严泽狂吼一声,拍打*的翅膀,费劲所有力气飞上半空,慌忙逃窜,脱力加之雨水的负担,严泽飞行的轨迹高高低低,只要下面的灵蛇乘机追捕,必能成功将其捕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却只是冷眼看着狼狈逃跑的兽人,并不追赶。只在兽人消失在眼前,竖起的上身才轰然倒塌,血色斑驳的身体倒在了血泊之中……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谢谢戗江君投的地雷,兴奋抱走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还有lala君写的小剧场,蛋蛋被煮什么的,真的很有趣哦,在上章评论里,感兴趣可以去看看…哎呦玛雅笑翻了﹋o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