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33章 忘掉不好的经历

第33章 忘掉不好的经历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吃完烤肉,舒锦天有些口渴,到处看看舒寒钰有没有给他带果子。这才看见原来舒寒钰把以前洞穴的东西都给他搬过来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大贝壳的盐,中间被挖了空了一团。他的外套,连之前放在洞穴的茂雏兽皮,也被带了过来。看起来很舒服的样子,不知好不好用。今天刚剥的茂雏兽皮,也已经被舒寒钰处理好晾在了灌木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带了那么多东西啊,很难搬吧,怎么不等我一起般。”舒锦天本想说反正雨都停了,他们也可以回去住。只是一想到回去的话他就又会被他有些高的洞口关住,就改了口。不过,现在也一样被强行锁住不能自由移动,真他特么忧伤。
    
    得赶紧打消大蛇对他的防范才行,毕竟他现在是真打算跟舒寒钰过了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可不能就这么被锁着过了。还有那事,也得挑个好时机跟他解释清楚,他也是跟大蛇一样是男性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事还真得好好跟他说,既要让大蛇醒悟,又不能惹怒了他,不要他了也就算了,可别一口吃掉自己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用,天天好好休息就好,其它的事都交给我就好了。”舒寒钰环抱着雌性,两手在他肚子上捏捏,又在他腰上捏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又瘦了,他没给你吃好吗?”舒寒钰语气有些不好,捏住舒锦天的手不禁有些用力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咝,没啊,就算他给我吃我也吃不下,你跟我说那人干嘛。说着烦!”舒锦天只要一想起那两天他吃了什么,怎么吃的,那人又对他做了什么事,就有些反胃。
    
    现在他只想尽快忘掉那些不好的经历,只是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,那些画面就如蛆附骨般挥之不去。只有大蛇在的时候,才能让他分心,暂时抛却那些屈辱的记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喜,掰过舒锦天的身体,面对着他说:“天天不喜欢他?是不是没有我对你好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烦躁地偏开头,没好气的道:“你别老跟我提那家伙好不好!也别拿他跟你比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好!”舒寒钰欣喜地回道,然后就对着雌性的嘴,贴了上去。“不说他,天天是我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笑,咬住雌性的下唇,伸出蛇信子想要往里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惊,僵滞着不敢动。只是因为舒寒钰提起了那虐待他的人,让他想起了最不堪的经历,舒锦天配合地松了口。[修真]被穿成筛子的世界
    
    也许是自暴自弃,也许是想让舒寒钰的味道盖过那让他作呕的味道,在冰冷的蛇信子伸进他口腔时,甚至还尝试着舔了舔。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舌头也不干净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猛的僵住,不可置信地瞪大了血红的双眼。这是、雌性第一才有意识时主动回应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先是怔愣地看着雌性,然后就是一阵狂喜。天天现在是真的喜欢他了吗?只是雌性对他向来时好时坏,让他现在都不敢相信现状,这是不是、又是他的错觉?
    
    不过,即使是错觉,舒寒钰也心甘情愿地沉沦其中,有过片刻的幸福也总比从来都没有的好。
    
    怎么不动了?舒锦天奇怪地看舒寒钰。过近的距离,看到的血红的兽瞳被放大了许多,看起来格外瘆人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先是吓得呆住,等适应了这距离,才发现大蛇的眼眶微湿,浸润得本就清亮的眼睛,显得格外水润,竟透着些妖异的魅惑,迷惑着人沉沦其中,不可自拔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眨眨眼,舒锦天猛然惊醒,疑惑地问道:“呜呜~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嘴里还含着舒寒钰的蛇信子,说话有些含糊不清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回过神来,闭上了眼睛,也封闭了自己的软弱的情绪。卷起雌性的软舌缠绕起来,依旧温暖的口腔让他着迷,情不自禁地更加深入的入侵。
    
    又细又长的蛇信子灵活地滑进了雌性口腔的最深处,那住紧密的通道。舒寒钰随意地甩了甩舌头,就听见雌性一声呜咽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~咳!呜呜~”舒锦天梗着喉咙,被刺激得收缩不断,含着蛇信子不断吞咽,却没有反抗。想起几天前他就被人那样侮辱,他就觉得自己里面也不干净。而且他也不敢反抗大蛇,更何况反抗了也没用。算了就让他弄去吧,老子不管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敢面对如此情景,也紧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扣住雌性的头,放平了他继续深吻。冰凉的涎液顺着蛇信子滑下,流入舒锦天口中。喉咙被刺激,加上舒锦天本来就有些渴,本能地就咽了下去。
    
    渐渐的,舒锦天已经是惯性的吸取水分,有些干涸苍白的嘴唇渐渐红润,不那么干渴了,猛然惊醒自己做了什么,舒锦天瞬间张大了双眼。许你星光一世潋滟
    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舒锦天用舌头推攘着舒寒钰的蛇信子,哽住了喉咙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意犹未尽地抽、离,猩红的蛇信子扫刮掉雌性嘴角的水迹,头抵着雌性热乎乎的额头,柔声道:“天天~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脸微红,纠结着吞掉了嘴里剩余的水分,紧垂着头道:“我有些口渴,带我去喝水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当然没有异议,就要抱着雌性下山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还光着身子,忙挣扎着要下来。在大蛇勒疼了他后,忍痛解释道:“唔!你勒疼我了。我只是要穿衣服,快松开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立即松了力道,放下了雌性。其实他也不是想要惩罚雌性,只是他不乖了,舒寒钰想要制住他而已,只是又没控制好力度,弄疼了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下地,抖着腿小心地靠近山坡边上,取下晾在外面的衣服,过了一夜,衣服已经干透了。只是白色的长袖T恤颜色有些泛黄,舒锦天看着很不舒服。
    
    不敢让舒寒钰久等他,舒锦天快速地套上衣服。穿裤子时,难免又拉扯到后面难以启齿的地方,本就微红的脸瞬间红透,涨热得他自己都能明显感觉到。
    
    穿好衣服,舒锦天蜿拒绝舒寒钰的帮助,坚持要自己下山。舒寒钰好心情的同意,扶着雌性慢慢踱下山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两腿酸软得直打摆子,一手扯着舒寒钰的手臂,哆嗦着下了山。到了河边,就一步走不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虚软地蹲草地上,大口大口的喝水,然后又找了一些干净的水草清理牙齿。然后又洗了把脸收拾了一番,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直提着自己脖子上的藤条,手感柔软而且韧性十足。脑中猛地闪过一道亮光,急急问舒寒钰:“寒钰,这种藤条哪里有?有没有更细一些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不假思索道:“有,这些藤条在山后有一大片。天天是想换一根细一些的藤条吗?我带你去找找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喜,貌似有戏。兴奋地继续问:“那细的能有多细?怎么样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想了想,扯了根跟粉丝粗细的水草道:“最多的大概有这么细吧,不过太细了我怕会勒着你,这根藤条还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粗细合适的。天天好是不喜欢,要不你自己去选一根更喜欢的?”我的私人生活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气急,差点没挥舒寒钰一爪子。舒寒钰你真的够了!!尼玛锁住老子就算了,还指望老子自己去挑喜欢的锁链,有病吧我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深做了几次深呼吸,才压下怨气,开口道:“好,带我去看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柔声道:“好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实在是走不动了,听舒寒钰说后山还要绕一个大圈,很没骨气地主动求携带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好笑地刮刮雌性的鼻梁,一把打横抱起了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唉唉唉~~我是说背着我啊,别老是这么抱我,老子又不是女的,公主抱什么的也太雷人了吧!”舒锦天勾起舒寒钰的脖子就要往他背上爬,被重重拍了一下屁股才安分了下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就是女人,天天是我的女人。”舒寒钰温柔地笑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喂喂喂!老子可是男的,你没见着我有这跟你一样的东西吗?”舒锦天有些忐忑,不过现在气氛不错,就顺口这么说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什么一样的东西?”舒寒钰偏着头,疑惑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窒,磕磕巴巴道:“就、就是那里啊!你昨天捅我的地方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恍然大悟,天天说的是甜他们的生*殖*器啊!不过他们哪里一样了,明明很不一样吧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怪异道:“不一样啊,天天的那么短。而且还只有一个。不过其他兽人也都只有一根。天天也不用自卑。就算再短,就算没有,我不会嫌弃你的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话没说完,舒锦天就气得一巴掌糊在舒寒钰脸上,终于圆满了刚刚就想拍舒寒钰一掌的愤愿。见着舒寒钰怔愣的表情,才后怕不已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脸上有蚊子。我已经帮你打死了。”舒锦天结结巴巴道,心中有些忐忑不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喜,把头顺势贴在雌性的小手上,轻轻蹭了蹭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真好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嘴角抽了抽,别扭地抬头看天,没有收回自己的手。尴尬道:“咳,知道就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