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28章 获救

第28章 获救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舒锦天折腾的乏了,躺在一个热烘烘的地方,很快就晕睡过去。
    
    雨下的小了一些,风轻轻一刮就飘到了洞口。洞檐上的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滴,发出‘咚咚咚’的水滴声。
    
    嘈杂的声音渐渐清净下来,很适合睡眠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迷迷糊糊的,感觉很困,却又有清晰的思想。上下眼皮似乎有着巨大的吸力,总让他不能完全睁开眼。舒锦天眯着眼见舒寒钰的脸,心里一喜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大蛇!”只是过于疲乏,舒锦天的眼睛睁开了不到一秒,就粘合在了一起。舒锦天费力地再次睁开眼,视线有些模糊,看不太清舒寒钰的脸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吃什么?我去给你抓。”舒寒钰抱着自己,笑得一脸温柔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大蛇,我不吃,我好饱。”舒锦天皱着眉头,肚子有些绞痛,使他微微缩起了身子,更往舒寒钰怀里窝了窝。
    
    大蛇怀里好暖,他不是冷血动物吗?原来蛇也可以是暖的啊,真好!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行,要吃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声音突然变得粗粝,强硬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吓了一跳,费力的睁开眼。就见舒寒钰模糊的脸,慢慢幻化做了野蛮兽人的凶悍的脸,睁着铜铃大眼,目光凶煞的看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惊,就要逃跑,却被大力扯回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放开我。大蛇?”舒锦天奋力反抗,却还是被禁锢得死死。粗糙大力的大掌捏上他的胸口,肚子。
    
    好疼!肚子好疼。舒锦天再顾不上野蛮兽人的骚扰,卷起了身子。
    
    有人说话,好像是在叫什么人,不断的重复,只是他一个字也听不懂。身体被大力摇晃,他感觉自己都快被摇散架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迷蒙的睁开眼,看到的画面都摇晃不清。
    
    【小雌性,你怎么了?】严泽紧张地看着他的小雌性,见他醒来才放心了些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肚子疼,我要上厕所。”舒锦天手捂着肚子,脸皱成了一团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意会,抱着雌性到洞口,两手臂勾着雌性的双腿,以给小孩端尿的姿势抱着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唔~让我自己解决一下。”舒锦天忍痛说道,被人抱着上厕所,让他很难堪,尤其这人还是他憎恨的人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稍一用力,就把怀里不安分的雌性紧紧扣住。
    
    【乖,小雌不要怕我。】严泽说着,一手轻轻按在雌性肚子上,给他揉肚子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!”舒锦天疼的冷汗涔涔,下面受不住,‘噗’的一声,直接就排放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一阵难闻的味道传开,舒锦天涨红了脸。兽人还在不停的揉他的肚子,舒锦天实在忍不住,只能就着这样的姿势尽快释放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了。”腹中绞痛稍缓,舒锦天就拍拍男人结实的臂膀说。这样的姿势他真的一秒也不想多保持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闻言想了想,明白了雌性的意思。就调转雌性的身体,就要去舔舒锦天后面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惊,吓得菊花一紧。这时肚子又猛然绞痛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要,我还要拉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挣扎,严泽只好又端起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一直这么反反复复,舒锦天拉的整个人都虚脱,肚子的东西都放了出来,才好了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千般逃脱,最后还是被这人舔了一次菊。恶心得他看都不敢看这人的嘴。
    
    【小雌性都拉了,肯定又饿了吧,我去给你抓东西给你吃。】严泽很喜欢给雌性喂食,雌性弱弱的在他怀里挣动,动得他心痒痒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把藤条重新套回雌性的脖子,就化作兽形飞了出去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一走,舒锦天整个人都松软下来,瘫软在草堆里。
    
    很快严泽就回来,带了一只体型较小的猎物回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惊恐得睁大了眼,身体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~”
    
    又一次强行喂食,直到他撑得胃疼,男人摸了他肚子才停止。再一次被舔遍全身,舒锦天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,死尸一般躺在男人怀里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本想要在今晚占有雌性,让他早点怀上自己的宝宝,但因为雌性不舒服,而且还是下面那里,他也只能看着诱、人的雌性,生生忍住自己的快要爆发的欲、望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一天给舒锦天喂两次食,然后舒锦天就反反复复的拉上大半天。两天下来,舒锦天虽然身体早已虚脱,但感冒却意外的好了,胸口也不那么疼,就只剩下肚泻还一直折磨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其实严泽一天给舒锦天两次喂食是按照兽人的饮食习性,却不知舒锦天一天是要吃五顿以上的。舒锦天天天饿着,却从不敢表现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这天严泽走后,舒锦天又找出了那块尖锐的石头,用力地切割同一个位置。那个地方已经让他磨损了一小块缺口。
    
    他想好了,等逃出去后,就去找大蛇,要是他还愿意跟自己一起的话,他就跟大蛇一起过了。要是大蛇愿意,他就自己过得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磨得手有些发疼了,才想起今天似乎男人出去的时间好像太长了。
    
    碰到厉害的野兽了吗?太好了。舒锦天这么想着,加快了磨擦的速度,也许今天他就能逃走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两天来他都是趁兽人去捕食才感拿出石头磨,时间短的可怜。磨了两天也才磨损了一小个缺口。现在时间多了许多,已经把藤条磨损了一半,再撑一小时应该就可以弄断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心情激动,右手不知疲劳的快速摩擦藤条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忘了时间,只知道不停的磨,不停地磨,右手臂早已僵硬的发疼,他却丝毫未觉。直到一声狂怒的兽吼,惊动了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先是一惊,一阵强烈的失望席上心头。今天逃不掉,就又要面对那人的折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那兽人似乎很生气,他的吼叫似乎既有愤怒也有着些忌惮……
    
    难道真是遇到比他强悍的野兽了吗?能比这野兽强悍的存在,会是什么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突然就想起了几天来了无音讯的大蛇,大蛇也很厉害,会是他吗?
    
    想到可能是大蛇来救他,舒锦天的心怦怦直跳,甚至盖过了对野蛮兽人的畏惧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冲入洞穴,却没有停下,直接冲向雌性,在雌性紧张的目光中,一把扯断了他脖子上的藤条,急急道【走!】
    
    藤条在兽人手里瞬间崩断,断口就是舒锦天磨了两天的那个缺口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去哪?”舒锦天只听到一声兽吼,还没来得及反抗,就被棕色野兽以四肢圈住,冲向外面。
    
    身体离地,舒锦天本能的抱住卷着他的兽腿。往下面看。
    
    一条墨绿的蛇影映入眼帘,眼睛紧紧盯着他,高高竖起纤长的上身,跟着他们的快速游动。
    
    大蛇!舒锦天眼睛发酸,开始剧烈挣扎。挣动时碰到了严泽腹部的伤口,有温热的液体流到他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拍打巨大的翅膀,往高处飞。却猛然吃痛,本就伤的不轻的腹部又涌出大量血液。严泽恼怒,惩罚性的收紧四肢,果然听到雌性一声痛呼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痛得停了一下,看着离他越来越远的地面和大蛇,又猛的挣动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野兽好像受伤了!舒锦天到处找找,果然看见野兽浅棕色的腹部有两个大洞,染红了大片的皮毛,在他的挣动下,被有些凝固的血液封住的伤口,再次淌出热血。不少血都滴在了他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找到野兽受伤的地方,猛地一踹。野兽惨嚎了一声。舒锦天趁野兽吃痛松了些对他钳制的力道,再次揣上兽人的腹部,借力脱离了兽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离了野兽,身体迅速下坠,强烈的失重感包围了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感官在这一刻被放慢了数倍。耳边‘呼呼’的风声,野兽狂怒的吼叫,舒锦天甚至还听到大蛇‘嘶嘶’的吐蛇信子的声音。
    
    以前听到大蛇‘嘶嘶’的声音他就会不断的起鸡皮疙瘩,不知何时,他已经习惯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快速向雌性游来,在雌性离地前用蛇尾卷住了他,收尾时巧妙的化解了高空下坠的力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直到扑在大蛇身上,还有些不真实感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怒吼着转身,快速朝舒锦天冲来,想要夺回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扬起蛇身,迅如闪电地反击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险险躲过灵蛇的攻击,急急拍打着翅膀升到高空。一击不中,心知再来希望更渺茫,只能含愤转身离去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飞到了绝对安全的高度,回头看跟他生活了两天的雌性,目光死死的盯着他,心中充满了不舍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心中狠狠地发誓,绝对要重新夺回他的雌性,吃掉这夺他雌性的兽人。虽然,这兽人是雌性原来伴侣。而他才是真正的掠夺者。
    
    见兽人离开,舒锦天再也撑不住,瘫软在了舒锦天蛇尾中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收紧蛇尾,回过头看来看他的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寒钰……”舒锦天百感交集,想要跟大蛇说话。却在看见舒寒钰的眼睛,声音戛然而止,怔愣地看着一寸寸朝他靠近的蛇头。
    
    大蛇曾经翠绿的水眸不再,如今变得鲜红似血,好似就要滴出血来。舒锦天甚至怀疑,大蛇是不是瞎了。可大蛇寒如玄冰的目光,虽冷寂得似乎起不了任何波澜,但眼神晶亮,不像是瞎了的样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打消了这个猜测,松了口气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看清蛇尾里的伤痕累累的雌性,眼神更加嗜血,伸出蛇信子,雌性身上满是那个混蛋的味道。眼睛更是快要冒出火来。
    
    天天是我的!谁都不能抢走!粗长的蛇尾缠紧雌性,快速地往回游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缠得有些痛,却没有不满,双手抱住蛇身,脸贴在蛇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大蛇,我没有逃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