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27章 强行喂食

第27章 强行喂食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舒锦天猛然醒悟,“是你,你就是大蛇忌惮的兽人!”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摸摸伸出大舌呼呼的舔了舔怀里的雌性,开心道:【小雌性,可以吃肉了。】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自以为说的温柔,但天生的大嗓门还是浑厚粗粝,震得舒锦天耳膜嗡嗡作响,心肝直颤悠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舒锦天直觉不妙,眼神戒备。连脸上被糊了黏腻的口水都忽略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身后的大尾一扫,就把他之前丢在地上的猎物拨到了身边。严泽一手护着雌性,一手提起猎。张嘴咬住猎物的脖子,锋利的牙齿顺利的穿透了猎物长着厚密毛发的兽皮,偏头一扯,灰黑的毛发中就淌出大量的血液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心里一个咯噔,曾经被大蛇硬灌生血的可怕记忆涌入脑中。舒锦天一手推开向他伸来的带血的猎物,翻身就要滚出男人的怀抱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抱紧了怀里乱动的雌性,把淌血的猎物脖子堵在雌性嘴巴上。乐呵呵道:【乖乖了,这是我专门给你抓的,快喝。】
    
    “唔!”舒锦天紧抿着嘴,温热的血液就流到了他脸上,渗入发间,淌下脖子。
    
    【乖了,别浪费了。】严泽一手捏住雌性的腮帮子,硬生生的捏开了雌性的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咕噜噜~”舒锦天一张嘴,大量的新鲜血液就被灌进口中。由于他正仰躺着,不想吞咽下去的血液流进了鼻腔,又被他从鼻孔喷出,冲得鼻子生疼。只好尽快咽下口里的鲜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咳咳!”嘴里被灌满了血液,从嘴里冒出,还有一些来不及吞咽的液体呛进肺里,呛得舒锦天边咳边吞,尽量跟上血流的速度。。本就闷疼的胸口更是疼得尖锐。
    
    对于雌性的痛苦,严泽不予理会,提高了猎物让更多的血液流出。舒锦天边咳边吞,让自己好受些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只体型不小的兽物的血液全都灌进了舒锦天的肚子,舒锦天已经有些胀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直到喂完了血,才松开了对雌性的钳制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得自由,连滚带爬地跑到角落,吐出口里的血水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没有拉回雌性,而是开始撕咬猎物,把猎物剥了皮,咬出一块最肥嫩的肉,撕成了一条条,放在干草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把口里的口水都吐干了,嘴里的血腥味还是很浓,身上头发都沾了不少血液,黏糊糊的很难受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的挣扎对严泽虽然没用,但那还是耗了他大半体力。舒锦天咳顺了,就卷在角落大口喘息。心还怦怦跳的厉害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休息了一会,聚集了些勇气,才感看向那披着人皮的野兽。却又让他看到了更惊悚的事。
    
    男人全身赤、裸,蹲在地上。娴熟地撕咬着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块,咬得嘴边都是血。尖利的牙剔下一长条肉条,就放在一边的地上。那块地已经放了一小堆肉条,溢出的血水淌开了一片红色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意识到男人想干什么,大声道:“不要。我不吃!”说着,疯了一般冲过去,一把抓起肉条,甩到洞外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先是没反应过来,让舒锦天成功得手。舒锦天再想丢掉剩下的就没机会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快速的捉住了雌性的手臂。顺势把他带入怀中,调整了姿势让他坐在自己大腿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胸口急速的起伏,脱力的软在强悍的兽人怀里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、我不吃。”舒锦天气息不稳,短短叙叙的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【原来你是哑巴么?怎么说的话这么奇怪?你就是因为不会说话被部落抛弃的吧!他们可真是残忍。放心,我不会因此而嫌弃你的,你那么漂亮。来,乖乖吃肉了。】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听不懂这雌性的话。他去过很多地方,也没听过这种语言。就认为他是哑巴了。甚至庆幸雌性因为不会是说话而被抛弃,才让他捡到。
    
    【来,快吃。我都给你剔好了。】严泽捡起一条还在滴血的肉条,上面还粘着一根被血润红的干草,献宝似的伸到雌性嘴边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惊恐地瑟缩了一下,挥手就要把肉拍掉。严泽眼明手快的捉住雌性捣乱的手,放在嘴边亲了一口,又含住他的小巧的手指。
    
    雌性好小,不只身体小小,连手也这么小,他几乎一口就可以整个含住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咬的恶寒,想也没想就用力在他嘴里一抓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眼睛一亮,对雌性跟他的互动很是惊喜。含着雌性软嫩的手指不断吸吮。舌头在雌性一根根手指上一一扫过,吸得啧啧生响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感觉手指湿哒哒、黏糊糊的,恶心的整只手臂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对男人又造成不了任何伤害,就要把手往外抽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,留住了嘴里的手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十指连心,舒锦天手指钻心的疼。舒锦天惨叫一声,疼得不敢再动。
    
    【小雌性快吃肉啊!】严泽嘴里含着手指,含糊不清的说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说着,就把肉挨在了雌性嘴边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痛呼的嘴还没闭上,严泽手里的肉直接就塞进了他的嘴巴。舒锦天瞬间梗硬了喉咙,用舌头把肉往外推。
    
    可严泽把肉堵的死死的,舒锦天用尽了力气也推不出肉,反而把嘴里弄的都是血味。他的舌头甚至还感觉到微热的肉条有一处突突的跳动。
    
    【吃啊!】严泽把肉条往雌性嘴里塞了塞。雌性胆子真小,都不敢吃他的东西。
    
    雌性抗拒的厉害,严泽喂不进去,就把肉又拉出了一点,理顺了,用手指带着肉条往里塞,直接戳进雌性的喉咙里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!”舒锦天瞪圆了眼,拼了命的挣扎。可是他的挣动对于男人来说无疑是蜉蝣撼树,只能被迫张着嘴灌食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喂进了一条肉,感觉效果不错,满意的舒了口气。一手还掰着雌性嘴的嘴,另一手又捡起一条肉,继续给雌性喂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一喂完了地上的十几根肉条,本还想再咬些肉来喂。看到雌性直打嗝,严泽又摸了摸他的肚子,微微凸起。吃这么少就饱了?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虽然喜欢给雌性喂食,但也收了手。
    
    雌性吃太少了,怪不得长这么小。以后慢慢给他增加食量,养胖点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胀得胃疼,趴在兽人腿上恶心的干呕。可肉虽然都堵到了嗓子眼,他却什么都吐不出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上半身都是血,尤其是一张脸,大半都被血液糊着。纯净的泪水在满是血色的脸上冲刷出两道泪痕,模糊的露出了两条皮肤本来的面貌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伸出舌头舔舐雌性脸上的血污,雌性果然又开始挣扎。于是他牢牢按住雌性,继续舔。然后是胸膛手臂,胳肢窝。前面舔完了,就给他翻了个身,把后背的少量的血痕舔掉。
    
    最后舔上头发。头发不太好舔干净,严泽舔的很仔细,有舔不到的,就扒开了舔。直到舔掉所有血液,连一丝血腥味都没有,严泽才住了口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时舒锦天已经成了一个刺猬头,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苍白着脸,鼻息都是这人口水味,恶心得恨不得剥掉自己的皮。这时,舒锦天突然被抱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身体突然离地,舒锦天本能的抱住男人的胳膊。触手是硬邦邦的肌肉隆起的手臂,热度传达在手心。舒锦天嫌恶的松开了手。
    
    被抱到墙角的草堆,轻轻放下。舒锦天的心高高提起,戒备的看着男人。
    
    【小雌性先睡,我先吃饱了就来陪你。】严泽摸摸雌性白净的脸,就转身去吃肉。留给舒锦天一个摇得惬意的大尾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送了口气,用地上的干草死命的擦身体。头发也用干草擦,就算弄得都是草桔和灰尘也不在乎。就算滚慢泥巴都比一身的口水好受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面对着雌性大快朵颐,一看眼雌性咬一口肉,颇有拿他下菜的意味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快速的吃完了所有肉,就急急跑到雌性身边。
    
    诶?雌性冷吗?怎么都钻草堆里了。也是,现在正下雨呢,雌性这么脆弱,肯定冷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严泽这么想着,就化作了兽形,把雌性放在肚子边,用四肢把他圈起来。雌性还是闹腾的厉害,像只调皮的小崽子,好可爱。
    
    被一只大型野兽抱着,不管是视觉还是心理都很有冲击。舒锦天虽然知道他不会吃掉自己,却还是有些畏惧。
    
    男人把他紧按在他肚子上爪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他的身体,倒也没做更过分的事。舒锦天被折磨到现在,早已精疲力尽,挣扎了一小会儿也就不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一时两人相安无事,舒锦天得以休息,突然就想起了大蛇。
    
    要是大蛇在这,一定不会让这野兽如此欺负他。大蛇会来救他吗?怎么这么久都没见他来。难道以为他又逃跑,已经放弃他了吗?
    
    可是大蛇要是找来他,打得过这兽人吗?这兽人可是有翅膀,占了很大的优势。既然打不过,来了也是送死,还是不来的好。大不了他一死了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悔恨不已,要是自己先前不那么嫌弃他,也许大蛇就会来找他了,也许他就不会被这可怕的野兽抓到。可是现在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不再离开大蛇,大蛇却不在身边。
    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。。。。(*?︶?*)
    
    亲们hold住,表砸土豆。我剧透就是了,大蛇明天就粗线。(*?︶?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