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22章 再次逃跑

第22章 再次逃跑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舒锦天看着洞口,等了几分钟。确定舒寒钰已经走远,连忙开始收拾包袱。
    
    为了好拿,舒锦天穿上了许久未穿的黑色球鞋,匕首别在腰间,夜光珠和打火机装进外套的口袋里。舒锦天想把贝壳也带走的,但搬了搬就觉得太重了,无奈只好放弃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估计了一下路程,以舒寒钰的脚力来回应该不会超过一小时。他要在这一小时内尽量逃远点,那个让大蛇忌惮的兽人那里到是个安全的地方。
    
    又是兽人……舒锦天犹豫了一下,不知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家伙。但转念一想,怎么都不会比大蛇恐怖吧,于是就决定朝和对岸逃。就算不能找到那兽人求得庇护,那块地方应该也能让大蛇不那么大胆的找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收拾好东西,不敢再磨蹭,把外套抛到洞外。退后几步,猛的往洞口冲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都看见外面的世界了,但又滑了下去。还差一点,力道不够了。舒锦天逃跑心切,再次冲刺,快要下滑时,就干脆往前一扑,趴在地上往外爬。
    
    身体的重量使舒锦天开始往下滑,舒锦天手指死死掰住细小的土块,勉强止住下滑。慢慢往上爬。
    
    等舒锦天从新站在地面,已经是五分钟以后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的心不可抑止的狂跳,被禁锢了将近一个月,现在突然得以自由,舒锦天都有了些不真实感。
    
    洞外二十米的地方就是河,这条河流在这一段比较窄,不过七八米宽。比近海岸处要窄一倍有余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稍做考虑,就脱下鞋和衣服丢到对岸。接着把外套也用力抛了过去。然后就简单的热热身,就干净利落地跃入水中。舒锦天头也不抬,就在水里直接往前游。不过十秒,就到了河对岸。
    
    用被大鸟抓烂了的长体恤随便擦了擦身上的水。舒锦天就套上裤子鞋子。拿起东西就开始狂奔。目标是河对岸的海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是在海岸边的时候就有变化的,也许那人就在海边住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跑到海岸边,沿着最边上的一排树木往前跑。
    
    他心跳的很快,却不完全因为剧烈奔跑。更因为大蛇。不知大蛇发现他不见了时,会怎样暴怒。想象着大蛇生气,却没有他来发泄时,舒锦天就一阵爽快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停地往前跑,也不管前面到底有没有可以求助的人,先跑过去再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跑的急匆匆的,路过一块比较空旷的地方,慌忙中,眼睛的余光瞟到了一堆已经熄灭的柴火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怔,停下了脚步。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舒锦天一手按着胸口,大口的喘息,怔愣的往火灰堆走去。
    
    天价嫡女,悍妃法医官
    
    地上有一个叶子折成的锅,外面用一根细长的藤条绑了几圈。里面还剩了小半锅鱼汤。舒锦天甚至还看见里面有半条小鱼。一堆食用过的食物垃圾。还有几片脸盆大小的圆叶子,上面有一些油渍,舒锦天猜想这是用来装了食物的。
    
    火堆边上隐隐有些发热,舒锦天用手摸了摸火灰,还有些温热。应该是早上才烧过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阵激动,这里有人居住吗?舒锦天左右张望,可是什么人影都没看见。也没见着人类的建筑。
    
    离火堆不远处,有各种食物的骨头等一些食物垃圾。舒锦天还看见了几块红薯皮。原来这里还有红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喜不自禁,他也不知为什么他现在居然还能注意到这些小细节。看来这是一个正常人。
    
    再不济,也不会比大蛇野蛮。挺靠谱!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他人。要是能找到他投靠之就好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顺着被踩平的乱草,往更深处走。就看见了一个简陋的草屋。用干枯的树枝搭建的,高度不过两米。占地九个平方左右。很是窄小,只能容人在里睡觉。
    
    屋里除了一些干草,什么都没有。地上被打扫的很干净,除了有干草的一半地方,剩下的一半地没有一根杂草。不难看出主人是一个爱干净的人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些失望,屋里除了干草,再没有什么东西。难道他已经搬家了?那他会去哪?
    
    “Shit!来迟一步!”舒锦天恼恨地一捶墙,豆腐渣工程般的草屋立即发出‘哗哗哗’的声响。
    
    ‘咯咯吱吱’的声音从上面传来。
    
    什么声音?舒锦天抬头,枯黄的屋顶扑面而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
    
    一时枯草乱飞,浑浊了林间干净的空气。简陋的草屋不在,有的只是一堆凌乱的乱木枯枝。
    
    十秒之后,乱木堆里伸出一只手,然后钻出了一颗满是干草枯叶的脑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吐!”舒锦天吐出嘴里的杂草,爬出‘草屋’。“真他娘的倒霉!卧槽豆腐渣工程!老子收回刚刚的话,这人真他娘的不靠谱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抖抖身上的杂草,决定再去海滩边看看。这人是在海边吃东西,那证明他在海边活动过,就算不能碰见,也可以找找线索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甩甩头,头顶的两根枯叶子摇曳着飘下。
    
    时间紧迫,舒锦天快跑着到了海边,快速扫视一圈。刚刚他没注意的海滩上,似乎有一个大坑。在一片平坦的沙地上很容易发现。韩娱之BrownEyed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快步跑去查看,等看清了坑底时,惊讶得张大了嘴。
    
    周围都是暗金色的沙子,这坑底却是一片纯净的白。在烈日的照耀下白得有些刺眼。
    
    是盐?这人过来就是来晒盐的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跳下坑,手指捻起一小搓白颗粒,舔了舔。果然是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惊喜不已,用手探了探底,大概有十厘米深。盐层表面坑坑洼洼,应该是主人晒好了盐,带走了一些。
    
    太好了,他本来想着以后怎么弄盐呢,总不能一直这么将就着。这现成的盐就送上门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正想怎么装一些盐走,就听见一阵熟悉的‘悉悉索索’的声音。身体猛的一僵,急急过头去。
    
    糟糕,舒寒钰来了!怎么这么快?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舒锦天转过头还没看清舒寒钰的身影,就被舒寒钰猛的扑倒在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手撑地,想翻过身来。舒寒钰立即捉住雌性乱动的双手,力道大得几乎要捏碎他的手骨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脸上非常不好,阴沉得犹如结上了一层冰霜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疼的脸色发白,却不再乱动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大蛇!”舒锦天试探地叫他,声音带着些微的颤抖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舒寒钰的声音不复以往的温柔,冰寒得犹如一道利箭,无情的扎进舒锦天心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知道他现在游走在暴怒边缘,随时都有可能爆发。身体不可抑止地开始发抖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,我等的有些无聊,就出来玩玩。马上就会回去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没回复舒锦天,舒锦天趴在地上,看不见舒寒钰的脸,只觉后背发寒。虽是炎炎夏日,却浑身冰冷,冷得四肢百骸都似乎都被冻结,僵硬得好似不是自己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捏住雌性的手更加收紧,眼睛死死盯着雌性,死死按压住伤害雌性的冲动。
    
    手腕好痛,舒锦天紧皱着眉,却不挣扎,顺了口呼吸继续解释。“你看我不是没走远吗?我没想逃,真的!”
    
    绝不能承认,否则舒寒钰一定会杀了他的。
    
    不过大蛇速度也太*快了,就算他不耽搁这些时间,他也走不了多远。现在能在这里被抓,希望能骗过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松了些力道,怀疑道:“真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喜,连连点头。怕舒寒钰看不见,又急急道:“嗯嗯,真的,我不会跑的。”重回天真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脸色稍缓,忽然又看见躺在一边的外套,疑心又起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带着衣服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扭头一看,他那面料不薄的外套,就在他身旁。烈日炎炎,只穿一件单衣都热,他拿着这么厚的衣服的确惹人怀疑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硬着头皮,睁着眼睛说瞎话:“因为我冷。可能是昨天在海里着凉了吧!再说,我不会跑的,你那么厉害,我怎么可能逃的掉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先是一喜,打消了疑心,听到雌性的下面的话,呼吸一窒。
    
    雌性就算不跑,也是因为惧怕他么?
    
    “走!”舒寒钰捡起地上的外套,给舒锦天穿上。爬出盐坑。一手臂夹着舒锦天就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舒了口气,知道这一劫算是多过去了。还没等他再多庆幸一会,整个人就被舒寒钰夹在了腰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挣扎:“你勒到我肚子了,放我下来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夹住雌性的手臂收紧了些,空余的一手‘啪’的一声,重重打在他屁股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别动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舒锦天吃痛,不再挣扎。头因为倒垂着而有些充血,舒锦天抱着舒寒钰的一条腿,艰难地抬起头。看见的就是理他渐远的盐坑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个寒钰,能不能……啊!”舒锦天话还没说完,屁股就又挨了一掌。舒寒钰力气大,舒锦天感觉屁股都快被拍扁了。想要带盐回去的话也很没出息的咽了下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认命地垂下头,抱住舒寒钰大腿的手也松开。放松了力道这么垂着,像是一条死鱼一般。
    
    经过那条河,舒寒钰放下了舒锦天。舒锦天赶紧脱掉衣服,包在一起扔了过去。生怕他又一掌把他推下去,打湿了衣服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等雌性弄好了,才提着他跳下河。上岸时,也不等他穿衣服,直接捡起外套抱住舒锦天,夹着就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好歹也要让我先传衣服吧啊喂!哎呦!”舒锦天话音未落,屁股上就又挨了一拍。没了裤子的阻隔,舒寒钰的手掌拍在他屁股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巨响。舒锦天听到,气红了脸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敢怒不敢言,悲戚的呼出一口气,放软了身子。赤条条的身体,随着舒寒钰的走动,一摆一摆,像是一条剥光了的死鱼。
    
    被丢下洞的瞬间,舒锦天心里无限悲凉。
    
    妈的累死累活,还是又回到了蛇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