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20章 新蛇窝

第20章 新蛇窝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舒寒钰已经拿起了舒锦天的行李,见雌性还在发呆,拉起他就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回神,对这舒寒钰爽朗一笑。“好吧,我们走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洞穴就在这条河往上游一些的地方,离蓝水不过七八七八百米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个蛇窝也是在地底的洞穴,比迷雾森林里的要稍浅一些。也要小很多。而且,这洞口跟洞底有些倾斜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骤然激动起来,机会来了。只要等大蛇出去,他可以尝试着爬出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还不能确定自己能爬出去,但怎么也不能人舒寒钰发现他有爬走的机会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~”舒锦天惊叫一声。视线一花,一阵晕眩的失重感传来,他被舒寒钰打横抱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舒锦天想的正认真,突然被舒寒钰打断,还被他抱起,吓得他魂都快飞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抱着雌性走到草堆上,一本正经道:“天天累了,睡觉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说完,就把舒锦天放在厚实的干草上,自己也躺在他旁边,手脚又开始在他身上纠缠。
    
    他有手有脚的,还被舒寒钰这么搬来搬去。舒锦天感觉自己成了他的玩具,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自己有脚,你可不可以别老说对我动手动脚的?”舒锦天不爽的扭动被舒寒钰紧缠的身体,恨得直咬牙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可以。天天是我的。”舒寒钰翻过身,压在舒锦天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真重!不愧是一条大蟒蛇,都变成人了还这么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,我是你的,你可以下来了吧。被你压的快透不过气了。”舒锦天两手抵在舒寒钰胸前,触手是舒寒钰冷如凝脂般的肌肤,他突然有些不自在。
    
    跟舒寒钰熟了,不那么怕他是一条蟒蛇了,再这么紧紧贴着舒寒钰赤、裸的身体,就有了些怪异感。
    
    幸好大蛇是雄性,不然变成个女人就更可怕了。天天对着个这么强悍的女人,他一定会不举的!一定会的!超级玉钱系统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却恍若未闻,依旧趴在雌性身上。低下头,贴上雌性鲜红欲滴的唇。墨绿的长发垂在舒锦天脸旁,柔柔的滑过舒锦天的脸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呼吸一窒,瞪圆了眼,却不敢乱动。赶紧咬紧了牙关,不让舒寒钰进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舔上雌性的门牙,细细的从上扫过,连牙缝都不放过。前面的都舔过一遍了,又伸长了一些蛇信子,往深处的板牙舔去。雌性嘴里的温度很高,包住他的信子很暖很舒服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紧紧皱着眉,努力合着自己的嘴。柔软的唇瓣,却阻止不了大蛇的侵入。在蛇信子伸到他更深处时,舒锦天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他甚至能感觉到有冰凉的液体顺着那条灵活的蛇信子流到他嘴里,透过他的齿缝,流到舌尖。
    
    跟在海里不一样,海里弄脏了随时可以用海水漱口,可在这里被舔了,他只能熬到下次喝水才能洗。要是不小心吞口口水,就……舒锦天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口中的涎水越来越多,舒锦天也分不清是他的还是舒寒钰的,为了不被呛死,舒锦天皱着眉痛苦的咽下。胃部立即一阵翻腾,舒锦天难受地哼了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在外徘徊了许久,舒寒钰想进去了,才发现雌性紧咬着牙关,眉头紧皱,一副痛苦的表情。
    
    因为有了在海里的亲密,所以舒寒钰以为雌性已经不排斥他的亲吻。
    
    见雌性露出痛苦的表情,还以为他不舒服,抽出蛇信子舔舔他的脸,关心道:“天天还不舒服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记得雌性刚上岸就说眼睛不舒服,难道现在还没好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偏头呛咳几声,强忍住吐口水的冲动,对着舒寒钰勉强地笑笑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我难受,你可不可以不要弄我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从舒锦天身上翻身下来,一手盖住他的眼睛,温柔道:“那天天快睡,明天就好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在舒寒钰手心闭上眼,轻轻嗯了声算是回应。
    
    大蛇没有在舔他,但身体还是紧紧缠着他,舒寒钰柔软到诡异的四肢,把他绑得死死的,像是一根绳索般。任他怎么挣扎,都摆脱不了他的禁锢。煌炎之煌炎传
    
    身下的干草有些发潮,可能是许久未用的原因。睡在上面不是很舒服。舒锦天往把身体重心放在舒寒玉身上,尽量少接触到干草,才舒服了些。
    
    累了一天,舒锦天确实有些困了。头枕着舒寒钰的手臂,很快便沉沉睡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心疼雌性,等他睡去,才动了动身体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次做不成,就先扩张下吧,反正来日方长。舒寒钰心情愉悦地把手伸进舒锦天裤子里。
    
    由于舒锦天没有穿内裤,舒寒钰很轻松的就摸到了雌性隐藏股、间的小雏菊,细长的手指抚过一丝丝菊瓣,找准中心点,刺进一根食指。接着又左右搅动了一圈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在睡梦中声若蚊嘤地哼了一声,眉头轻皱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立即停顿下来,等舒锦天没动静了,才继续开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睡的有些不安稳,隐隐约约的很想大号。但睡得正熟,他实在是懒的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等舒锦天睡好了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天已经黑了。大蛇抱着他睡的正香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醒来,有些想大号。看着睡的正香的某蛇,纠结数秒,终于轻轻抽了抽被抱住的手臂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睁开眼,迷糊道:“天天睡好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些尴尬,支吾着说:“那个。我想去上厕所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说着,舒锦天动了动被舒寒钰紧紧缠住的身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打了个哈欠,放开雌性,“我陪你去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嗯。”夜里有些寒凉,舒锦天想披上外套,提起衣服发现重量不对,才想起夜明珠在外套的内口袋里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掏出夜明珠,重见天日的珠子瞬间释放出幽幽紫光,在漆黑的洞穴,犹如明月般耀眼。驱散了一洞的黑暗。老婆,诱你入局
    
    “哇~真亮,像颗电灯泡。”舒锦天惊叹,稀罕地把夜明珠捧在手里研究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了没……天天?”舒寒钰的声音戛然而止,愣愣地看着犹如鬼魅般的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由于舒锦天拿着夜明珠,紫色的光由下而上打在他脸上,映亮了下半张脸,上半张脸却隐在黑暗中,眼睛也发出紫色的光芒。整张脸看起来阴森得犹如坟墓爬出的孤鬼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?啊我好了,走吧!”舒锦天回神,套上了外套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走到雌性身边,捏捏他的脸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咝~你干嘛?很疼诶!”舒锦天手捂着脸,莫名其妙的看着舒寒钰。大蛇出手没轻没重的,他的脸都快被捏掉一块肉下来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又捉起舒锦天拿夜明珠的手,伸手挡在上面。看光亮投在手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看着舒寒钰因为靠近光源而投下明暗阴影的脸,瞬间明白了舒寒钰。喷笑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笨蛇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没什么!夸你呢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挑眉看洞口,“不是说要带我出去的吗,还不快点。”说完,就装模作样地站在洞口等舒寒钰带他出去。虽然他自己不一定爬不出去,但现在得让大蛇有种这洞穴也能束缚住他的错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没发现这些细节,习惯性的先爬上洞穴,再拉雌性上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拿着夜明珠,走到附近的灌木后蹲下。
    
    两分钟后,舒锦天徒劳无功。只是屁、眼刺刺的发疼,却什么都没拉出。
    
    难道是上火了,屁股这么疼。不只疼,还感觉肿肿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把夜明珠凑近屁股,试图看一看后面怎么样了。但脖子都快断了也没能成功看到自己菊花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这火上的真严重,还没拉就屁、眼疼!看来得多吃果子降降火了。咝~”舒锦天缩了缩菊花,刺疼的感觉就更明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