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19章 大蛇的顾忌

第19章 大蛇的顾忌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舒寒钰一顿,目光有些漂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嗯,是挺狡猾。”舒寒钰呐呐地回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敏感地发现了舒寒钰的异常,这霸道的大蛇,怎么突然变得笨笨的。
    
    有鬼!一定有问题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的肉呢?你是不是忘了拿?”舒锦天狐疑地看着舒寒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什么?天天你说的是这肉么?还在呢!”舒寒钰收回缠绕住雌性的左手,把肉拿给他看。
    
    原来在啊!难道舒寒钰怎么怪怪的?难道是他的错觉?看来他真的是憋坏了。
    
    眼睛有些不舒服,舒锦天不在意地用手揉了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们上去吧,皮肤都泡的皱了。”舒锦天眯着眼,摸摸有些发白的皮肤,皮肤被涨得有些痒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!”舒寒钰把石贝肉咬在嘴里,就化作了灵蛇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等大蛇卷住他,自发性的抱住了蟒蛇的蛇身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眼神一闪,顿了一下,然后快速地往海岸游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速度很快,很快就回到了他们下水的地方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从舒寒钰身上下来,突然觉得身体自由的有些不对劲。……啊,这次大蛇没有缠住他啊!我特么的还自己抱上去。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然了??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顿感惊悚,老子差点被一条蟒蛇驯服了卧槽!
    
    从新脚踩实地,舒锦天的脚步有些不稳。眼睛也雾蒙蒙的,看什么东西都蒙上了一层雾纱。看到的物体都大了一圈。
    
    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刚从水里,看到的都是茫茫的海水,没什么对照。舒锦天只当眼睛有些不适应,现在上了岸,能看到各种物体,视线模糊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找个块荫凉的地方坐下,难受的眨眨眼,感觉眼睛有些肿胀感。用手揉了揉,还是没好转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?”舒寒钰缠上舒锦天,关心得看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揉着眼睛,眯着眼道:“眼睛不舒服,看不清楚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拿开雌性不断揉眼的手,凑近了看他的眼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看不清舒寒钰,只扑闪扑闪眼睛,然后大睁着眼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手扶在舒锦天脑后,凑近了看舒锦天。天天的眼睛黑的透亮,每次跟他顶撞时都带着倔强。此时放软了神态,就感觉温润如水,氤氲着一层朦胧的雾气。整个人看着就像一只磨平了爪子的大猫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睁大了眼,也看不清舒寒钰的表情。于是眨眨眼,把眼睛更大的睁开。
    
    忽然,耳边响起了嘶嘶的蛇吐信子的声音。朦胧的视线,出现了一条罩着一层光晕的猩红的蛇信子,上下摇曳着到了他眼前,就快要戳到他的眼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吓了一跳,本能地往后一躲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舒锦天坐的是一块木头,自然是没有靠背。这么往后一翻,就倒栽在后面的灌木里,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也赶紧钻进去,看到的就是雌性高翘着腿,露出紧致的下臀。被贴身的布料包裹地严严实实,让人有种扯掉的冲动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抱起雌性,抱着他从新坐在断木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没事我没事。你快放下我!”舒锦天条件反射地开始挣扎,抱住他的手臂却突然收紧。舒锦天一僵,反应过来立即乖乖不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放松了些力道,摸摸雌性的胸膛,帮他顺毛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有没有摔疼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舒锦天连连摇头,其实他的背挺到了一些土粒上,还是挺疼的。但被舒寒钰一摸,他就只感觉背心发凉,汗毛倒竖。却不敢躲开。只把身体往下沉了沉,更往舒寒钰的怀里窝,以躲避舒寒钰的抚摸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感觉到身上的重量更重,以为他的抚、摸安抚到了雌性。于是更加耐心地顺抚舒锦天的胸膛。原来雌性喜欢摸胸,一摸就会往他怀里钻,记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呃、呵呵……我饿了。”舒锦天被舒寒钰软若无骨的手摸得背不疼了,眼不酸了,连心都快不跳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天天去吃吧!”舒寒钰最后再摸了一次,就放开了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立即从舒寒钰身上弹起,一跳跳得老远。
    
    摆在地上的黄斑藻离了海水,外表已经有些干巴巴的了。小鱼也已经半死不活,张圆了嘴吐泡泡。石贝壳上的粘附的肉也有些发硬,舒锦天用手扣了扣,剥掉了一块贝肉,露出一块硬币大小的蓝色贝壳。
    
    石贝外表脏兮兮的,但里面的壳非常干净。蓝色的壳面有一层油质,隐约闪着紫光,摸着很光滑。也很结实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眼睛噌的一亮,对了,贝壳可以烧水!……可以煮汤。……应该还可以炒菜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要吃壳?”舒寒钰不知何时跟着舒锦天来到了他身后,从后面搂住他的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吓死我了。怎么走路都没声音啊。呼呼~”舒锦天手扶胸口,被吓得心砰砰直跳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舔舒锦天的耳垂,贴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不好吃,很硬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觉得耳边的气息凉凉的,呼在他耳里很痒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在舒寒钰怀里躲了躲,避开舒寒钰的气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翻个白眼道:“谁说我要吃壳啊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问:“那你拿着它干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得意一笑:“我只是要用它煮肉。一定可以成功。以后就可以煮各种食物了。啊!再见了,我的烤肉!哈哈哈~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似懂非懂,无所谓地说:“天天喜欢就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忽然想起什么,扭头问舒寒钰:“对了,这哪里有淡水啊?煮肉不能用海水吧!我还想洗个澡,总觉得身上都是咸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我带你去。”舒寒钰说着就化作了灵蛇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赶紧收拾东西,把不穿的衣服背在背上。吃的都放在贝壳里。
    
    这石贝有小圆桌大小,离了水舒锦天才发现挺沉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想着反正也要洗澡,于是也没穿衣服,还是穿着他下海的内裤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蛇尾勾上了舒锦天的腰,就要卷起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退了一步,说道:“不用了,反正也不会很远,我跟着你走就行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是知道这里有条河的,因为他们来的路上,就会在一条河边休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不理会雌性,骤然收紧蛇尾,卷着他往最近的一条河流游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叹口气,无奈地伏在蛇背上。无时无刻不在被压迫,心情难免低落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条河离他们下水的地方不过一千米,舒寒钰很快就把雌性拖到了河边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停下来,却不放开雌性。只嘶嘶地伸了蛇信子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快松开我啊。”舒锦天拍拍大蛇,扭动了一下被缠的有些不舒服的身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这才放开舒锦天,等雌性站起来,有些急的用蛇尾把他往河边推了一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力气很大,蛇尾总是没轻没重的。舒锦天被推的一个踉跄,脚步不稳。前面就是河,于是舒锦天干脆就扑进了河里。
    
    河很宽,也很深,比在森林里的要大的多。舒锦天扑进水里,心里有些气闷。在水里用力甩了甩头,才从里面冒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大……寒钰,你要不也洗洗吧,水挺干净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看着前方,眼神冰冷。听见雌性的话,才低头看他。然后摇摇头,盘在河边等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察觉舒寒钰不对劲,也不再惹他。
    
    气氛突然有些冷寂。舒锦天在水里也放不开了。快速地洗了洗,就出来套上了干净衣服。然后又把换下来的内裤搓了一把,挂在树枝上晒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还盘在地上,见雌性好了,就朝他游过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听见声音,就看到大蛇又朝自己爬来。条件发射地后退了一步,见大蛇的眼神果然又危险起来,急急解释道:“我还没吃饭呢,我去做饭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心情不爽的游到树荫下,眼睛却死死盯着舒锦天的身影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松了口气,但一看到大蛇还紧盯着他看,就赶紧去弄吃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用匕首去除了大部分粘在贝壳上的肉,然后洗干净。
    
    小鱼舒锦天切掉了鱼头,剖开肚子,丢掉了所有内脏。因为他不知道那些是可以吃的,怕吃错东西。所以只留了鱼身。
    
    石贝肉让他切成了小块小块的,还有海蘑菇、不知名的海藻都洗干净了。装在贝壳里煮了一大锅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蹲在火堆边,用树枝搅了搅汤,偷偷看了眼舒寒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躺在一边休息,蛇头却朝着他,看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这么一看,就让舒寒钰发现了,朝他伸出了蛇信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回过头来,继续煮东西。明明他把东西都洗干净了,煮着煮着就冒了这么多黄泡泡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用树枝拂开泡泡,撇出锅。一会儿又有少许泡泡。不过就一点点,影响不大。
    
    感觉煮的差不多了,舒锦天吞着口水夹起一个蘑菇,吹吹气就咬了一口。
    
    里面的汁液溅到嘴里,烫得他直吐舌。不过味道还真好吃,就算是淡水煮的,也带着咸味。这清淡的味道对将近一个月没吃过盐的人来说,不逊于山珍海味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把贝壳锅端下来,用树叶装了一些肉,边冷边吃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寒钰你也过来吃吧,可好吃了。快来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懒懒地伸了个懒腰,化作了人形,走到舒锦天身后停下,从后面抱住他。火堆刚好被舒锦天挡在了前面,他在后面也不会被烤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夹起一块放冷了的海蘑菇,伸到舒寒钰嘴边:“你尝尝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眼神期待的看着舒寒钰,其实也有些许讨好的意味,让大蛇绝对放心他,他才更有机会逃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看了雌性一眼,面无表情的含住,直接吞了下去。被雌性煮过的黄斑藻软绵绵的,像腐烂的死鱼一般,他不喜欢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扭过头问道:“好吃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点点头嗯了一声。舒锦天又夹起一条鱼要给舒寒钰吃,舒寒钰摇头拒绝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吃。”舒寒钰很欣喜,雌性似乎越来越接纳他了。现在应该不会再拒绝他的求、欢了吧!
    
    “哦!”舒锦天的筷子转了个弯,伸到自己嘴边,咬了一口鱼肉。这鱼也带着咸味,不过味道有些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皱眉吞下,有些可惜怎么就没先喂鱼给大蛇吃呢,啧,可惜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吃掉了全部的肉,满足的打了个饱嗝。
    
    太他娘的舒服了,多久没吃过有盐味的东西了啊?自从来了这异世,他吃的不是生的就是烤的,这回终于能吃煮的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这贝壳也许还能用来炒菜,真是个好东西。到时候再多弄些出来。可以藏起来,等跑逃后捡回来用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吃饱了我们就走吧!”舒寒钰头枕在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