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18章 紫色夜明珠

第18章 紫色夜明珠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“呜呜!”舒锦天扯扯手,听见舒寒钰的声音向他看去,目光满是惊慌的求助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不过是用手戳了戳那看起来嫩嫩的红肉,没想到那石头一样的豁口突然就夹住了他的手指,啊!好痛,手快夹扁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快速的游来,两手掰住石贝有力一拉,紧夹住舒锦天的石贝就被他掰成了两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拉起雌性的手,捧在面前看。食指有些红,没断啊!雌性怎么叫那么大声?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小心的用蛇信子舔了舔舒锦天被夹的手指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微怔,心里有一瞬间感到无比柔软。舒寒钰原来这么在乎他?已经爱缠他到了这种地步么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以己度人,要是他喜欢缠什么东西或是喜欢抱什么东西,比如喜欢的抱枕,要是弄坏了一点,他会可惜,但绝不会太在意,坏了换一个就行。不过要是养活的宠物的话……他还没养过,不能体会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对他爱缠的东西这么在意,而那东西恰巧就是自己,以当事人的角度来看,舒锦天突然觉得大蛇对自己倒是不错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不过,这抱枕谁想当啊!反正他是不想。舒锦天泪目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快速抽回手,藏在背后。有些尴尬地笑笑。然后凑近大蛇,贴上他凉丝丝的唇,轻轻地吸吮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配合的张开嘴,用舌尖拨弄雌性乖乖躺着的舌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藏在背后的手用力在身上蹭了蹭,妈的,真特么疼,快断了有木有!死贝壳看老子不吃了你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离开舒寒钰的唇,就蹲下、身,看已经一分为二的可怜石贝。黏黏糊糊的两片粉色的软肉,稀达达的,都不成型。
    
    那么丑,能吃吗?舒锦天有些怀疑,但气种是要出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在石贝上这戳戳,那戳戳,感觉有比较硬的肉,就想扯下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眼神登时怪异了起来,不确定地问:“天天要吃这个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嗯嗯!”舒锦天肯定地点点头,好歹也可以换换口味,就尝尝看吧!可是这看着软趴趴的肉,他却硬是扯不动,妈蛋的跟壳死死粘附在一起。
    
    这石贝在蓝水里有不少,可他从没想过这东西能吃。也没看见过什么东西吃这石贝。舒寒钰见雌性确实是要吃,就伸手帮了他一把。
    
    在舒锦天扯起来坚不可摧的软肉,被舒寒钰轻松一扯,就抓出了一把肉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那石贝的壳粘附力还是很强,舒寒钰虽扯掉了一大团肉,但肉的底部还是死死地钉在贝壳上,有一大半肉都还在上面。
    
    随着舒寒钰扯住石贝肉的手拿开,贝壳上残败的贝肉中,露出了一颗散发着幽幽紫光的珠子。虽是被白白红红的贝肉包裹,只是怀抱琵琶半遮面般半遮半掩,却也掩盖不了其蛊惑人心的优雅与美丽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~”珍珠!舒锦天眼睛一亮,情不自禁地长大了嘴,不小心喝了口海水,呛咳了几声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帮舒锦天顺顺背,然后把手里的肉伸到雌性嘴边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吃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呜呜~嗯唔!”舒锦天的意思是‘你看’,见舒寒钰露出疑惑的眼神,就伸手去扣贝肉上的珍珠。
    
    好漂亮的颜色!舒锦天不是钟爱珍珠的人。但这珍珠只露出一个圆润的头,就让他情不自禁的喜欢,也让他更加期待这珍珠的全貌是怎样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贝肉的粘附力虽强,却似乎单对这珍珠格外包容,珍珠没有黏在上面,反而好似有一层保护膜似得,与贝肉隔绝。
    
    看着有葡萄大小的紫光,原来只是露出了它的一小块。摸在手里一大坨的样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掏出整个珍珠,惊讶得倒抽一口冷水。好险没再次呛住。
    
    这颗珍珠竟有拳头大小,拿在手里沉甸甸的,很有质感。
    
    珍珠的颜色也完全释放出来,不是他想象的纯紫色,而是犹如水晶般透明,幽幽的散发着紫罗兰般的光亮。
    
    竟是一颗夜明珠!一颗紫色的夜明珠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把夜明珠捧在手心,稀罕地擦了擦。夜明珠表面光滑,冷冷凉凉,像大蛇的皮肤一般。海水里的光透过紫色的珠子,在他手里折射出炫彩的光芒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很喜欢它?”舒寒钰看着雌性漫不经心地问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嗯!”舒锦天献宝似得把紫色夜明珠伸到舒寒钰面前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能吃。”舒寒钰凉凉地说,对于雌性对着珠子太过喜欢而有些吃味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噗!”谁要吃啊?舒锦天努力憋着笑。不行,在水里笑会呛水的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憋得有些胸闷,可能是又缺氧了吧!舒锦天发现他在睡下憋气的时间越来越短,也有可能是因为水压的关系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再次凑上舒寒钰的嘴,吸入清冷的氧气。
    
    这其中难免又给了舒寒钰吃豆腐的机会,好在他也不太过分,舒锦天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手指头上,问舒寒钰能不能上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他虽然还没在水里玩够,却觉得在水底中有些心慌气短,闷的慌。刚开始还好,时间长了就很难受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也看出雌性脸上不好,一手揽着雌性的腰,就要往上游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嗯!”舒锦天叫住舒寒钰,手指一片褐色金色相杂的海底。刚刚的海蘑菇看着似乎不错,带一些回去吃吧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先还没反应过来,舒锦天只好摊开自己手心的黄斑藻,给舒寒钰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也怕惹到舒寒钰,见他没反对就赶紧扶着石头走过去。就怕他会不耐烦。
    
    诶?刚刚还有一片的,怎么都不见了?难道是被他们吓钻进去了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试探性的在金色的沙地里扒了扒,就只有一些小石头粒。
    
    果然是鱼类,都逃跑了。还好他刚刚没直接吃生的。舒锦天庆幸的想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有些尴尬,白皙的脸微红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走到舒寒钰身边,表情有些失落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没有了吗?天天要是喜欢,我们再找找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呜呜~”舒锦天连连摇头,他已经憋不住了。就想出去透透气,没时间到处找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我们下次来抓,这里有很多的。”舒寒钰有些歉意的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嗯!”舒锦天先是赞同地点点头,又发现不对。大蛇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?居然这么在意他的想法。
    
    果然顺从大蛇有肉吃!他只是不那么反抗大蛇用蛇信子缠他了,这待遇立刻就不同了有木有!
    
    靠!这强制暴戾的大蛇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到处看了看,看见刚刚吃过的海藻,就想带些回去。咬起来清清爽爽的,蛮好吃的,终于可以换换口味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只松开扶住石头的手,身体就自然的往上飘。到了敛鱼藻的高度,舒锦天就扯住了一根粗大的敛鱼藻。停住往上浮的身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的突然扯动,牵扯到了整株海藻。正躲在里面的小敛鱼立即窜了出来,瞬间游的老远。
    
    啊!有鱼。可惜跑太快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看雌性的眼神,就知道他想吃了。于是身体往前一窜,跟着敛鱼追去。没一会就捉了三条小敛鱼回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赞叹地看着舒寒钰捕鱼,真特么快,就像一道离弦的箭一般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把鱼给舒锦天吃,舒锦天看着还活蹦乱跳的蓝色小鱼,嘴角抽了抽。老子不吃生鱼,谢谢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接过舒寒钰给他抓的鱼,有些不知如何处理。拿着鱼就不能那其它东西了。可他还想带一些海藻回去呢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到处看了看,见着之前扯过的那簇丝绸般薄的海藻,眼睛一亮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呜呜!”舒锦天指着那簇飘逸的海藻,示意舒寒钰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很快明白雌性的意思,游去给他扯了一长条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只手接过海藻,感觉有些宽,就用嘴叼着一边,一手拉着一撕,韧入牛筋般的海藻竟被顺着纹理拉开。舒锦天惊喜,还打算让舒寒钰帮呢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用撕成细丝的海藻把三条巴掌大的敛鱼,从嘴到鱼鳃串在了一起,再把海藻打了个结。就不怕鱼游走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被穿在一起的鱼,一得自由,立即四处逃窜。却被舒锦天手里的一圈海藻绳制住,只能徒劳无功的翻腾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手拿着黄斑藻和海藻绳,一手掰了十几条敛鱼藻的嫩芽。理整齐了用细丝带似得海藻绑在了一起。
    
    最后扫视一圈,舒锦天把大贝壳也带上了。拿来装下东西还不错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呜呜!”舒锦天一手提着贝壳,一手拽着两根绑着敛鱼和敛鱼藻,向舒寒钰点头示意自己好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直在旁看着雌性忙碌,脸上满是柔情。听见雌性的声音,轻轻应了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上去的速度比下来时快很多,舒寒钰只是用人形,很快就带舒锦天浮上了海面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哈~呼呼!!”一出海面,舒锦天就张着嘴大口呼吸,调息着被束缚已久的肺部。好一会儿才完全缓过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哈哈……今天收获真不错,还捡了颗这么大的夜明珠。以后就放在洞穴,当电灯泡,天黑也不怕没光了。哈哈哈……咳咳!”刚冒出水面,舒锦天的肺部还没完全调顺,一大笑就有些气短。
    
    这紫色的夜明珠出了海面,暴露在烈日下,也依稀发出幽幽紫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的早已犹如藤蔓一般缠在了舒锦天身上,连腿都紧紧缠绕着舒锦天的腿。两人都是赤、裸着身体,肌肤相亲,相互摩擦着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天喜欢,我们可以天天都来海底。里面还有很多这个。”舒寒钰窝在雌性肩窝,白净细腻的脸轻轻蹭动他的皮肤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说这个?”舒锦天小心地摊开手心的黄斑藻,问舒寒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还有很多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这些家伙还真够狡猾,一开始还装死骗我,等我走了就全逃了。妈的,下次一定得多抓些。”舒锦天只放开了一下手心,就立马握紧了手,生怕他们蹦出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微微一僵,目光有些漂移不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