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13章 愤怒的大鸟

第13章 愤怒的大鸟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又是一天晴空万里,火热的阳光透过重重的茂密枝叶,投下星星点点的斑驳的光斑。
    
    林间的清风带着清新的氧气,抚慰了丛林见燥热的生灵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树袋熊似得抱着一颗足有三人合抱粗的参天大树,脚踩着树干上分生出来的枝叶,龟速地往上爬。
    
    大颗大颗的汗水从皮肤泌出,俏皮的滚落。舒锦天热的满头大汗,脸颊潮红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终于爬上来了,热死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坐在大树顶端的一根分枝上,一手扶着旁边的一根树枝保持身体的平衡。看着一个足有婴儿摇篮大小的鸟窝笑的尖牙不见眼。
    
    鸟窝里有三颗柚子般大小的鸟蛋,躺在鸟窝的中间。他这么辛苦地爬上这颗高得不可思议的树,就是为了这鸟窝而来。见里面果然有蛋,觉得一切辛苦都值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妈蛋终于可以换个口味了,天天烤肉野果换着吃,他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。正好吃个鸟蛋解解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懒懒地缠在这颗树稍低一点的地方,不时看一眼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今天带他出来放风,路过这里,雌性突然就要上树。看在这两天雌性的表现良好,他就大方的准了。雌性天天这么闷着不行,他想玩就让他玩吧。
    
    在舒寒钰看来,爬树是再简单不过,就跟地上走路一样自然。
    
    既然是让雌性玩,舒寒钰也就没想帮忙。虽然雌性上树的速度实在是让他不忍直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抱起一个鸟蛋,真重。
    
    他有些素手无策。鸟蛋是弄到手了,可该怎么拿下去呢?
    
    低头看了眼下面,从高到低重重叠叠的树枝相杂交错,有种晕晕乎乎的感觉。
    
    这颗大树之高,连相隔几米才会有一两根交错重叠的树枝,聚中在一个视线,都把地面遮掩了。几乎看不见土地的颜色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看的有些眼晕,上来时还好,现在下去反而有些胆怯了。明明只是小小的微风吹过,过高的树顶有些微的晃动,但对他来说却好比荡秋千般,晃来晃去。
    
    有时顶端的树干一个摇摆,舒锦天都有些树顶会被自己压断的错觉。
    
    自己下去就够挑战人心了,还要带三个大得不可思议的鸟蛋,真令人蛋疼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寒钰,我下不来了,你可以来接我一下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不到迫不得已,舒锦天也不会求大蛇帮忙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闻言抬眼看看雌性,正准备动身,就听见天上传来尖锐的鸟叫。
    
    高空有两只色彩鲜丽的大鸟怒气冲冲的鸣叫,是食肉鸟类,炙鸟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两只炙鸟身长一米有余,全身油光发亮,在阳光下呈现出一种绚丽的色彩。一张金色的鸟喙,坚硬而锋利。两只同样金色的爪子也又细又长,现呈鹰爪状勾起,随时给对手致命一击。
    
    炙鸟拍打着金色的羽翼,迅猛地朝树冠扎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惊,就听到雌性一声惊叫。他快速向上窜。
    
    该死的炙鸟,敢伤他雌性,他一定要吃了它们。
    
    这颗大树有百米之高,舒寒钰心急如焚,却也无法立即到达雌性身边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正眼晕地看着下面,忽然听见身后两道尖锐的的叫声,几乎要刺穿了他的耳膜。他迅速回头,就见两只巨大的鸟怒气汹汹的往自己扑来,瞬间就来到冲到了他面前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惊,急急往后一躺,险险躲过大鸟有力的一击。
    
    炙鸟一击不成,立马回身停稳身形。其中一只又冲了上来,不给舒锦天一点喘息的时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急急起身,一手拍在那只大鸟脖子上。大鸟有力的身体,即使在空中,也很得力。只被他拍离了原来的轨迹,偏过了舒锦天的放向,滑翔了几米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还来不及稳住有些失去平衡的身体,就听见身后呼呼的风声。来不及更多反应,舒锦天本能地低下身,用右手一挡。
    
    手臂尖锐的一疼,接着腰上也被鸟爪划破。舒锦天顺手扯住还在他身上的鸟爪,还勾在他身上的爪子,被他一扯,撕下了两条布料,甚至还有些微的皮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忍痛拽紧鸟爪,用力往树上一拍。
    
    强悍的炙鸟只被舒锦天砸了一下,在下一秒,就挣脱了舒锦天的手。没受什么伤,反而被舒锦天惹怒,更加汹涌的朝舒锦天扑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呼吸一窒,狼狈地滑下树干,险险躲过炙鸟的冲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下滑的时候,眼角的余光瞟到那巨大的鸟窝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眼前一亮,鸟蛋是他们的弱点,可以拿来救命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他刚刚的下滑,致使他离鸟窝远了一些,现在要想拿到鸟蛋,就必须再爬上去。
    
    两只炙鸟同时像舒锦天冲来,舒锦天这次已经镇定了很多,在大鸟刚到他面前,他就一个侧身,趁机逮住一只鸟的鸟爪,提着就往另一只大鸟用力拍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次因为是两只活的大鸟撞在一起,他们的动作互相影响到,反而乱了阵脚,一时有些失衡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就趁此机会往上爬,终于在大鸟袭击他前,到了鸟窝边上。
    
    炙鸟稳住身体,见这雌性居然到了巢穴边上,惊怒不已,尖叫着就往舒锦天冲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连忙掏出一颗鸟蛋,抱在怀里。企图能威胁到大鸟。
    
    可是舒锦天到底是高估了鸟类的智慧,那炙鸟见他拿到自己的鸟蛋,更加愤怒了。不仅没有停下来,反而更加凶煞地扑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惊,大鸟已经扑到他面前,他躲已经来不及了。举起那颗鸟蛋,就往外抛去。
    
    已经近在眼前的炙鸟立马转身,朝着鸟蛋扑去。
    
    ‘呼~’舒锦天松了口气。可还没等他回过气,另一只炙鸟又冲过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连忙又拿起一颗蛋,在炙鸟的鸟喙扎到自己前,把鸟蛋抛了出去。
    
    于是另一只鸟也跟随鸟蛋下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瘫在树上剧烈的喘息,身上的衣服被抓的破破烂烂,被抓的伤痕潺潺地流出血来,染红了白色的长袖T恤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快速地游上来,看到的就是如此场景。雌性‘虚弱’地伏在树干上,一动也不动。他身上一片血红,血腥的味道源源不断地从他身上发散,很是甜美的味道,舒寒钰却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愤怒。
    
    蛇身勾住雌性的身体,把他带到自己身边。一直排斥他的雌性,此时却乖顺地贴在他身上,无力地喘息。
    
    他的雌性,自己都没舍得下这么重的手。居然让其他兽类如此欺负了,简直不可饶恕。
    
    两只炙鸟追着自己的蛋蛋,急切地用鸟喙咬住自己的蛋蛋,太过巨大的鸟蛋,没被咬住,却而被坚硬的鸟喙啄穿,在接触大地怀抱前就失去了生机。
    
    没能救回自己的孩子,炙鸟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。
    
    失去孩子的炙鸟调转身体,目光愤怒地朝着树冠冲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