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11章 再次惹怒大蛇改

第11章 再次惹怒大蛇改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瑟缩着微微往后移,可恶被禁锢的身体被再次拉近蛇头。
    
    细长的蛇信子触到嘴唇,舒锦天唇皮发麻。在蛇信子勾弄起他的嘴唇,进入唇缝,他想也没想的张开嘴就咬。
    
    缠着腰腹的蛇身突然绞紧,逼得舒锦天吐出一口浊气,胸腔巨大的压力,致使他连牙都合不拢。只能张着嘴巴勉强呼吸。
    
    蛇信子顺利入侵,恣意地搅动雌性的津液。还嫌不过瘾,干脆和雌性嘴贴嘴,吐出更长的蛇信子,在里面恣意玩耍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嘴巴被迫塞满了蛇信子,恶心恐惧同时侵蚀着他。舒锦天发出幼兽般的悲鸣,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翻动蛇身,连带着舒锦天也滚了几圈。长软的蛇身卷麻花裹住雌性,慢慢越缠越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呜呜~~嗯~~嗯~”
    
    蛇的身体很是清凉光滑,有细微的鳞片,使得触在皮肤上的感觉,更加冰冷。
    
    扎扎刺刺的触感,在满被滑腻缠身的触感中,显得格外突兀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感觉自己的背部,有一些很粗糙的东西随着蛇身的缠移,刮过他的皮肤,有些刺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知道是什么,但极度恐惧的他,瞪圆双眼,剧烈挣扎。被堵满的嘴呜呜直叫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呜呜!!唔!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退出雌性的红唇,蛇信子连绵不舍地在雌性嘴角徘徊。忽见雌性极度恐惧的双眼,不断地冒出水来,打湿了雌性毫无血色的脸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吓了一跳,以为雌性有了什么毛病,立即松开对雌性的纠缠,化作了人形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……痛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擦掉雌性脸上的水痕,雌性的眼里却又冒出更多的水,他一时心乱如麻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吐!”舒锦天偏头吐出口水,也顺势躲开舒寒玉的触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滚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禁失声大叫,一手用力的推开舒寒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这该死的变态,给我滚!不要靠近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关心的表情骤然收起,波光粼粼的眸子一眯,寒声道:“乖!不打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听了舒寒玉的话,气的发抖,狼狈地捡起地上的衣服,快速套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在流水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见雌性还活蹦乱跳的,就知雌性没有问题,但雌性脸上的水,却令他疑惑,舒寒玉指着雌性的脸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听到声音的话,一抹脸,才知道自己竟流泪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强行冷静下来。尽量心平气和地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要真关心我,就放了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想都没想,决绝道:“不放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到底喜欢我什么,我改还不行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目光冰冷地看着雌性,一步步向他靠近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、你别过来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立即防备地往后退,但身后的洞壁挡住了他的逃路。
    
    一手抚摸上舒锦天泪水连连的眉眼,细细描绘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把头尽量往后靠,后脑勺紧紧贴着洞壁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干脆杀了我吧,这样逗我玩有意思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不杀!要活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简直气乐了,嗤笑一声。知道再说下去舒寒玉也不会放开自己,于是也不再继续这话题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就带我去洗澡,不然恶心死我了我可不负责任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秀气的眉头一皱,抚摸雌性的手突然用力地抓住舒锦天的头发,把他扯近自己。与他面对面,沉声道。
    
    【雌性要乖,不要惹怒我。】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这句话,用的是兽人语。舒锦天一时没反应过来,呆呆地看着舒寒玉冷漠的脸,严重怀疑自己幻听了。以至于被人粗鲁对待都忽略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走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扯着舒锦天的头发,把他弄上洞穴。舒锦天吃痛,为了分担头发的拉扯,他只好配合地往外爬。
    
    出到外面,舒寒玉不给雌性喘气的时间,一把把舒锦天丢进了河中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的身体呈弧线抛起,重重地掉进水里。
    
    ‘噗通’一声,水面溅起一大片莹亮的水花。舒锦天沉进了水底,立马手脚并用地蹬出水面,吐出一口河水。恼恨地与舒寒玉对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不理会雌性的怒气,淡漠道:“洗好了,就上来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说完,便坐在河边上,皮肤白皙肌肉匀称的身体,在灿烂的阳光下,显得干净而透亮,宛若上好的玉雕。目光森冷地看着河里的雌性洗澡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抿嘴,愤恨地搓洗自己的身体。
    
    湿衣服贴在身上很不舒服,舒锦天快速的脱掉衣服,一手拿着裤子内裤,一手拿贴身的长袖打底衫擦身子。
    
    就连嘴巴,他也没放过。扯起河边的水草,嚼着洗了洗。可是舒锦天还是隐隐地闻到自己嘴里似乎还残留着那股湿腥的蛇味。恶心得嚼着水草直吐绿泡泡。
    
    洗完澡,舒湿掉的衣服也洗干净。光着身子爬起来,把衣服学着锦天把舒寒钰那样,摊在灌木顶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目光紧跟雌性的身影,看着他光溜溜地在眼前嚣张地晃悠,还不时弯下腰,露出隐藏在臀缝里的一朵小红菊。
    
    刚刚死命压下的欲、望又有了冒头的迹象。舒寒钰感觉鼻子有些发热,下意识地吸了一下鼻子。
    
    好想再缠上去。缠得紧紧的,然后和他交、合。
    
    可是不行,雌性还对他完全抗拒,为免和祖辈们犯下同样的错,他暗暗压下火热的欲、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在洞中之所以会向舒锦天求欢,也是因为舒锦天刻意而为的顺从,让舒寒玉误以为雌性已经接受了他,才闹了这么一出。
    
    可以说,舒锦天也是,自讨苦吃。
    
    怕自己忍不住身体的渴望强迫雌性,犯下和同类同样让雌性不可原谅的错,舒寒钰不敢再看雌性诱人的酮体,改看雌性在地面投下的影子。
    
    地上的黑影忙忙碌碌的转悠,一会儿变矮一会儿拉长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铺好衣服,甩了甩头上的水。他的头发修剪的干净利落,长短合适看起来很精神。现在湿了水,再被他用力这么一甩,竟然全部立了起来,活像一个黑刺猬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喂!看什么呢?地上有东西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嗯,有你。”舒寒钰头也不抬的回答,好一会,才反应过来雌性就在眼前。抬头一看,见雌性不同的造型,微愣了一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就回神,站起身,粗鲁地拉起舒锦天把他带到洞口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喂喂!有话好好说,别老说动手动脚的啊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不顾雌性的挣扎,把他推进洞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~~~!”‘啪’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摔趴在了地上。洞口两米高,下面又铺着厚厚的干草,摔着到不疼。就是吃了满嘴的灰尘,还有些湿的身体也沾上了些干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站在洞口,居高临下地看着雌性雌伏的身体,冷声道:
    
    “乖乖待着,我去找食物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说完,掉头就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吐!”舒锦天吐出嘴里的一小节干草,对着洞口哼了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这暴虐的蟒蛇!!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爬起来,一瘸一拐地捡起叠在洞角落处的被子。
    
    作为一个穿衣服穿贯了的正常人,不穿衣服就有些不自在。
    
    而且不管外面怎么炎热,这洞穴都始终阴凉凉的。再热的天都能快速让人凉快起来。就像洞穴的主人一样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裹着那块捡来的被子,真心感激那倒霉丢东西的人。等他逃出去后,要是能碰见那穿越者就好了。这块被子可就是凭证呢,要保存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