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10章 睡梦中侵入的蛇舌修

第10章 睡梦中侵入的蛇舌修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肉里有股浓浓的烟熏味,好像火上的黑烟都被肉汲取。肉质又老又硬,还没有任何调味,舒锦天怕肉烤不熟,还特意多烤了一会,导致有些地方都被烤糊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使劲地嚼了嚼,也没能嚼烂老如木渣的肉,干脆就梗着喉咙直接吞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寒玉,你要不来点?你还没吃过烤肉吧,试试看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拿起另一块烤得更黑的肉,笑得不怀好意。却突然发现大蛇这次不仅没有缠着他,还离的远远的。
    
    大蛇原来怕火么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偏着头,犹豫地看了看,摇着蛇身慢慢地往雌性靠近。然后伸出蛇信子,试探性的触了触。瞬间触电般的缩回蛇信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笑着把被舒寒玉舔过的肉放在一边,自己又取了一块肉吃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怕烫吧,我给你放这儿冷着,你待会吃哈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点点头,不安地扭了扭身子。太过靠近火,让他的皮肤有些干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干脆化作人形,这才好受了很多。他从后面环抱住雌性,也挡住了火堆燥热的温度。舒寒钰伸手戳了戳雌性放在一边的肉,感觉可以拿住了,才鼓起勇气捏在手里。
    
    热呼呼的,就像雌性的体温一般。舒寒钰面无表情的把肉放进嘴里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停下吃肉,回头绽开笑脸看着舒寒玉吃。这么难吃的东西,能跟大蛇分享真是太幸福了有木有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把肉整条塞进嘴里,鼓着大大的腮帮子嚼了嚼,面不改色地吞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欢快的表情一僵。……就这样?也太让他没有成就感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要喜欢,就多吃点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拿出更多肉放在舒寒钰身边,舒寒钰摇摇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吃!
    
    雌性吃的东西,他只要确认下能吃就行。不过,他的口味可真怪,好好的食物不吃,非得弄成了这样才吃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索然无味地吃完剩下的肉,好歹填饱了肚子。那堆篝火,他不舍得弄熄,这打火机就一个,用的时间还很长。能省则省。
    
    他用青色的枝叶盖在火堆上,为了防止引起火灾,他又在上面撒上了一层土粒,只留了最上面的一点点小孔,以透气。
    
    两人在河边喝水清洗了一下,舒锦天就懒懒的瘫在河边的草地上,看着天上的星空。
    
    幽蓝迷幻的星空,缀满了不断闪烁的明星。很大,很亮,为幽静的夜色蒙上了一层蓝色的幽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好美,好多星星,密密麻麻的,我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多星星。从前的天都是灰蒙蒙的,只能见着稀稀拉拉的几个,只有月亮能穿透层层尘埃,亮出自己的身姿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也躺在雌性旁边,一条手臂揽着他,看着雌性的脸。
    
    “这里星星那么亮,怎么就没月亮了呢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摸摸雌性软软的头发,听得认真。一只手臂自发性软若无骨地在雌性身上缠绕抚摸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蹭地往上弹。被舒寒钰大力往下一拉,就趴在了舒寒钰胸膛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皱眉,还想再挣扎,勒住自己的手臂猛然用力,紧到他都快不能呼吸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乖~别动。”温软的声音完全听不出施虐者所发,舒锦天恨得牙痒痒,愤恨的一捶地,脸偏在舒寒玉胸膛不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蛇都是这么爱缠东西吗,边上那么多树,草的。你想缠细的缠细的,想缠粗的缠粗的。你想缠多久缠多久。干嘛非缠着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因为……你是我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:“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气急,下巴靠在舒寒玉光裸的胸口,脑袋随着说话一上一下的颠动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为什么?森林里那么多动物,干嘛非选中我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因为……你是。”因为你是雌性,是他稀罕的雌性。‘雌性’两字舒寒钰不会用舒锦天的语言说,只能这么停顿下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哼!”舒锦天懒得和野蛇废话,干脆趴在对方光溜溜的身上闭目养神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一直在他身上乱摸,忍忍也就过去了。不就一野兽吗,不就一爱缠人的大蛇吗,就当自己穿了一见鲜活的披肩就好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就这么纠结着cos资深植物人,直到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猛的一挣,抬头怒道:
    
    “喂你!”
    
    立即就收到警告的眼神一枚。舒锦天识相地转了话题。咬咬牙,暂时容忍钻进我裤子捏他屁股的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肚子痛,我要去方便,你先放开我好不好?”
    
    硬的不行来软的,舒锦天语调一转,张牙舞爪的气势瞬间就软了下来。
    
    不得不说舒锦天的演技不错,脸上说变就变,纠结着一张俊脸,手捂着肚子弓着腰,好似真的闹肚子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可能是刚刚吃的东西有些消化不良,你先放我方便一下好不好?寒玉~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问的可兮兮,舒寒玉哪会不肯,不舍地抽出手,放开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赶紧蹦起来,捂着肚子往一出暗森森的灌木跑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听到身后有声音,回头一看,舒寒玉步步紧跟着他走了过来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个,你跟过来我拉不出,你就在这等我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停下脚步,站在灌木外等他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不要偷看啊,偷窥者人横窥之。不行,我得走远点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笑笑,不语。放任雌性走的更远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钻进乌漆墨黑的丛林,一得自由,首先想到的就是逃离。
    
    天很黑,大蛇没跟过来,要不要逃?舒锦天一时脑中千转百回。
    
    几分钟后,舒锦天乖乖的出来,看舒寒钰还保持着那个造型等他,就特不能理解大蛇的心思。他对于大蛇到底有什么用处,不就是每天可以缠缠吗。为什么大蛇对他如此看重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闷声道:“走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嗯!”舒寒钰走到雌性身边,牵着他的的手,沉重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些。
    
    其实舒锦天跑跑的想法一冒出来,就被自己生生掐住了了。
    
    第一:黑暗对于人类来说也许是障碍,是危险。
    
    第二:对于一个野生野长的大蛇,可能不能造成任何困扰。看他在夜里就能捕到大型的猎物,说不定在夜里才更加能发挥他的优势。
    
    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舒锦天很快就打消了这大胆的想法。
    
    蹲着蹲着,还真拉出粑粑。舒锦天用土埋好自己的排泄物,才走出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知道,要不是他真拉出来,就算他回去了,舒寒钰也一样知道他撒谎。在他不知觉间竟侥幸地逃过了一劫。
    
    由于舒锦天有意的卖乖,大蛇对雌性的警惕性越来越低,经常放他一个人去解决生理问题。当然,舒寒钰也是一直在附近盯梢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除了出去捕猎,剩下的时间都黏在舒锦天身上,缠绵得好似热恋中的情侣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钰是乐在其中,日子过的好不滋润。但舒锦天却苦不堪言,从小就怕蛇的人天天都被蟒蛇纠缠,每天都在蟒蛇缠身中醒来,他都快快崩溃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而每天几次的排泄,就仿佛成了舒锦天的放风时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也越来越多的了解大蛇,想尽各种借口逃脱大蛇的纠缠。只是,随着大蛇对他越来越放松,对他的亲密也越来越过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睡的迷糊,朦胧间觉得嘴里有东西,本能的嚼了嚼。冰冰凉凉的,又细又长,那凉凉的东西,很快就被他含热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老含着东西不好睡,他试图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。可是那东西跟活的一样,在他嘴里到处缠绕,把他往外抵的舌头都绑住了,连舌头都不能随意的动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舒服地动了动身体,感觉身上的束缚感,就知道大蛇还缠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突然,舒锦天感觉嘴里的东西怎么跟身上缠着的蟒蛇这么像,惊悟到什么,吓得瞌睡瞬间就飞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猛的睁开眼,看到的就是一个放大了的蟒蛇头,一双冷清的水眸清晰地映出他惊恐得睁大到极致的双眼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呜呜~放开我~唔!”
    
    嘴巴被堵得死死的,无法合拢的口,流出了大量的涎水,打湿了他的脸颊和脖子。
    
    口中的蛇信子灵活地在里面缠绕了几圈,才缓慢地松开他的舌头,慢慢退出。
    
    随着长长的蛇信子的抽离,舒锦天口中分泌过多的涎水,顺着蛇信子流出,滴在舒锦天不知何时被脱的精光的身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噗!呸呸!呕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趴在一边吐出多余的口水,恶心得恨不得连把内脏都吐出来洗一洗。可是他天生不会吐,就连晕车晕到崩溃,也吐不出。
    
    现在,他除了吐口水,啥也吐不出啥,只是心里干恶心。
    
    半饷,舒锦天才回过头,不可置信地看着大蛇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怎么能这样?”
    
    雌性嫌恶的模样惹怒了舒寒玉,舒寒钰的眼睛危险地眯起,有力的蛇尾紧紧缠住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心里一突,小心翼翼地呆坐着不敢动了。见识过大蛇的暴戾,舒锦天见他生气,不敢再有分毫放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嘶嘶~”
    
    长长的蛇信子再次伸出来,舒锦天意识到什么,身体一抖,惊恐地就要逃。
    
    缠住舒锦天的蛇尾一用力,舒锦天就动弹不了分毫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要!”舒锦天身体一僵,惊恐道。
    
    时间仿佛放慢了一般,舒锦天睁大双眼,看着蛇信子离自己越来越近,瞳孔微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