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6章 强养喂食

第6章 强养喂食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舒寒玉却没有再靠近他,掉头爬出了洞穴。
    
    直到墨绿的蛇尾也消失在视野,舒锦天才重重的出了口气。
    
    身体疼得好像不是自己的,舒锦天一手扶在腰上,揉了一下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咝~好疼!”
    
    可恶的大蛇,说变脸就变脸。
    
    再次被碰到的撞伤,疼得深入骨髓。但是要是放任不管的话,伤会好的更慢。为了不让身体淤血,舒锦天忍痛揉着被撞到的地方。
    
    额头冒出虚汗,浸润了他干涸的嘴唇。舒锦天舔了舔干到脱皮的嘴,有些咸涩的汗水湿润了干渴的口腔。
    
    忽然想起那人伸出的蛇信子也舔过,舒锦天一阵反胃,呸呸的吐出口中的汗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很快就回来了,还带回了一头半死不活的奇怪野兽。个头有小水牛大小,鼻子也像水牛。但却长着特长的耳朵,毛发顺溜溜的,又有些像兔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蛇尾卷着猎物,口中吐出几个红艳艳的果子。郝然就是他昨晚吃过的那种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敢肯定自己的腹痛跟这果子脱不了关系,现在看到大蛇又给自己带回,不禁让他不寒而栗。这大蛇,是故意的吧……
    
    昨天,这果子也是大蛇带他去摘的。他还主动摘了不少。吃了之后,就是难忍的腹痛。
    
    现在,大蛇又自己摘了这果子带给他,很难让人相信大蛇不是有意为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的目光充满了戒备,警惕的看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把尾巴伸到舒锦天面前,尾尖戳了戳舒锦天的肩膀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嫌恶的往后躲了躲,想起大蛇的暴戾,又强行定住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回应舒锦天的,是更加靠近的蛇尾,和同蛇尾缠着的野兽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给我吃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看大蛇点点头,舒锦天哼了一声,偏过头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不悦的扭动着蛇身,强硬地把食物往雌性身上送。可雌性却不识好歹的一次次躲开。
    
    灵蛇的怒火蹭蹭地就窜了上来。他已经够容忍雌性了,这雌性还闹别扭不肯吃。要不是早上失误对他出了重手,他也不会这么好脾气的劝食。
    
    又是一阵熟悉的怪异声响,舒锦天直觉的感觉不妙,回头一看,原本蛇形的舒寒玉,又变成了人的样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个哆嗦,往后退了一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却不理会他,大手提起地上的猎物,张口咬住猎物的脖子,锋利的牙齿,穿透了猎物的血管。
    
    鲜红的血液沿着舒寒玉白皙的嘴角蜿蜒流下,淌过脖子,流到白净的胸膛。
    
    雪似的皮肤,衬着艳红的血迹,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咽了口口水,结巴道:“你、你想干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无视舒锦天的话,一步步朝舒锦天走来。
    
    男人没踏一步,舒锦天就往后退一步。直到,退无可退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后背抵在洞壁,张大眼看着一步步朝他走来的男人。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,就连被人绑架,大不了也只是一死。可是现在,他真的怕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在舒寒玉站定在他面前,舒锦天心理再也承受不住,转身就往旁边跑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手眼明手快一手钳住舒锦天的手臂,大力带回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个踉跄,撞在舒寒玉的胸膛。被扯的手臂关节一阵发疼,好险没脱臼。舒锦天这才发现男人竟长的异常高大,就连他一米八零的身高,也只够在他胸部。
    
    鼻尖撞在白皙却结实的胸膛,舒锦天鼻子有些发酸。隐隐还能闻到蛇类独有的腥湿味,和他胸口蜿蜒的血迹。使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。使劲地挣扎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烦躁地掐住雌性纤细的脖子,把他抵在洞壁上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吃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睁大眼。什么?真是给他吃!他又不是野兽,以为人人都是吃生食的吗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尽量往后躲,后脑勺紧紧的贴着洞壁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不理会雌性的反抗,一手举起个头不小的猎物,把咬穿的猎物脖子堵在雌性上。
    
    血液潺潺的流到舒锦天嘴里,灌满了他的口腔。强烈的血腥味梗在喉头,使舒锦天一阵反胃。不断的摇头挣扎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贴近舒锦天,用身体压制出不乖的雌性。抽出一手,固定住雌性胡乱摇摆的头颅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全身受制,连口中的血液都无法吐出。恶心得让他想吐。连绵不断的血液流进他嘴里,迫使他不断的吞咽。可即使这样,他也被来不及吞咽的血液呛到了。痛苦的咳嗽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时舒寒玉就会暂时移开手中的猎物,等舒锦天好一点,就再次强硬的喂他。
    
    漫出口腔的血液,滴撒在衣服上,很快,衣服都被新鲜的血水浸湿了。
    
    直到猎物的血液流出的不那么顺畅,舒寒玉才放开雌性,把猎物丢垃圾一般的丢到一边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!欧~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一得自由,就蹲在洞角呕吐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冷眼看着,凉凉道:“吐了,再吃!”
    
    即使原本的声音是温柔的,也掩盖不住舒寒玉寒冷的语气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顿住,不再呕吐。良久,缓缓的回过头来,看着舒寒玉,神情满是怨恨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不要太过分了!你有没有人性?怎么能逼我喝血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愤恨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舒寒玉,舒锦天火越来越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哈!对了,你本来就不是人,哪来的人性一说!你这可恶的怪物!”
    
    见男人果然露出凶狠的眼神,舒锦天有些报复成功的快感!即使,他知道这种咒骂对男人来说算不得什么,可他现在,卑微到只能从这小小的报复,来平衡内心的不快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大手扯住舒锦天,舒锦天的心一颤,立即住了咒骂的嘴。心惊胆战道:
    
    “你又要干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看了眼雌性,粗鲁的扯他奇怪的衣服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知道他要干嘛,但想来脱他衣服也不能怎么样他,于是也就不再做无谓的反抗。
    
    衣服带了不少血,让他看起来脏脏的,舒寒玉不喜欢自己的东西变脏,动手剥舒锦天的衣服。
    
    衣服不比裤子好脱,包得死死的,没有哪里可以打开的。往上拉会卡住雌性的两条手臂,往下脖子那里又下不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些鄙视他,看小丑似得站在那里欣赏舒寒玉伤脑筋。他动一不动,就这么让男人脱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老脱不掉,就要动手撕开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下舒锦天静不住了,连忙抱住身子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不要!我自己脱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他在这只有这么一套衣服,要是没了,以后还不得天天裸奔?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松开手,冷眼盯着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敢耽搁,快速的脱下衣服。
    
    本就只穿了件长袖单衫加夹克,这一脱,舒锦天也立马变得和舒寒玉一样浑身光溜溜的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抱着膀子,怒瞪舒寒玉。
    
    外面虽然炎热,但深在地下的洞穴,还是有些寒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捡起舒锦天的衣服,爬出了洞口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目瞪口呆地看着舒寒玉神奇的动作,明明也是人的身体,却不知怎么的,就溜到了洞口,顺顺利利的到了上面的世界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羡慕呀,要是自己也会的话,逃跑就能顺利很多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站在洞口下面,往上张望。
    
    洞口处可以看见亮晃晃的天空,和少量的白云。有一株高大的树木,树冠遮住了少许洞口的视野,却能给人绿色的舒适感。
    
    很快,舒舒寒玉就从外面跳了下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敏锐地发现,舒寒玉手上有些水。自己的衣服没有带下来。他是给自己洗衣服去了?有这么好心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也是记得,自己的衣服上沾了不少血迹。其实就算舒寒玉不脱他衣服,他自己也会脱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还没下来,就见雌性站在洞口看外面,知道他很想出去。舒寒玉心想,要是他表现好的话,他就抽空带他出去玩玩吧!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打横抱起雌性,走到草堆上。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卧下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就算是睡觉,手臂也紧紧环抱着舒锦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挣扎,立即收到警告的眼神一枚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睡!”
    
    呃……
    
    好吧,我知道你是语言天才!你不用特意炫耀了。可你睡觉都抱着我,这是肿么回事???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对于舒寒玉这逆天的学习能力给跪了,他才说了一次好不好,舒寒玉竟然就能从一句话里,分辨出那一个字,简直是变态!
    
    折腾了半天,舒锦天也有些困,就顺着舒寒玉,乖乖闭眼睡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惬意地摸摸雌性的头发,把他的头放在自己怀里,感受到雌性热热的呼吸,心里前所未有的充实。好像曾经单一而空洞的生活,一下子充实了,圆满了。
    
    怪不得以前的灵蛇们都会如此顺应抓来的雌性,原来还有这样的感受。
    
    传承记忆中,有不少灵蛇抓住了雌性,刚开始都是看的死死的。可是后来,却不知是什么原因,因为雌性说想出去玩,就乖乖的放他出去。导致雌性与族人里应外合,给人救了出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抱着雌性的手臂一紧,原来影响灵蛇的,就是这样的感情么?有了无数族人的悲痛经验,他可不会再次犯傻。时刻都要看牢雌性,不给他任何机会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嗯~”舒锦天小声哼了一声,脸贴在舒寒玉微寒的胸膛,闷闷地说道:“你就不能轻点么?喘不过气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闻言放松了一些力道,抱着雌性闭上眼睛。
    
    不是灵蛇贪睡,其实在热季,灵蛇的睡瘾不大。只是他昨晚前半夜守着雌性睡觉,等他睡着了,才出去查看那张被子的事。等他回来,已经是后半夜,照顾雌性又费了不少时间。等他有机会睡,天都蒙蒙亮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