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5章 初次反抗

第5章 初次反抗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灵蛇愉悦在雌性的温顺里,难得柔情地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,开口说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……吃?”
    
    男人口中不太熟练的吐出一个生硬的汉字,音调怪异地转了几个弯儿,又神奇地拐了回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是灵蛇听雌性嘴里学来的,现学现用也用的蛮适当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们语言不通,总要有一个人学习新的语言。而由他来学习,既可以跨过让雌性学习的难坎,又可以防止雌性学会了这里的语言,有机会向其他兽人求救。
    
    后来仔细一想,才发觉雌性不会是天狼部落的人。毕竟语言硬伤在这。
    
    可能雌性跟天狼部落只是有一些……嗯,什么关系吧!也许就是那只发情的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不过不管怎样,远离人群总是错不了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诧异的抬头,愣愣地看着男人。不确定刚刚听到的是不是他的幻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吃?”灵蛇再一次开口。其实他想表达的,是‘你吃不吃?’,不过,他现在只记住了几个单词。
    
    男人这次的发音标准了很多,发出的音少拐了几个弯儿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不禁有些好笑,但现在的气氛,又让他笑不出来。他这是……在学习自己的语言吗?
    
    如果那样,是不是也代表,他对自己,没有恶意。只是拿自己当一个可以做伴的同类看待?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想,也许自己的情况,没有想象中的糟糕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吃什么?”不过就算对方要他吃毒药,他想他也没有说不的权利。
    
    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,但他就是能这么肯定。这霸道的男人,或者说是大蛇,不会允许他说不。
    
    灵蛇漂亮的眉头一皱,送开一只手,在舒锦天身上摸了摸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立即往他怀里躲,被他诡异的绿眸一瞪,就立即识相的不再动弹。
    
    灵蛇这才继续摸索,舒锦天不禁浑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怪人是要干什么?
    
    终于,灵蛇从舒锦天衣服里翻出了几个果子。就是被大蛇咬下来的青果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舒了口气,未知的威胁,才更可怕。现在他知道了男人要找什么,反而没了刚刚的恐惧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是要找吃的给我么?”舒锦天一手揽着男人的脖子,保持平衡。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青果,又对上那双波光粼粼的绿眸,淡淡地问道。
    
    灵蛇把果子放在他肚子上,又在他衣服里摸了摸,确认再没有什么后,才把青果拿给舒锦天吃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吃!”
    
    这次的发音,已经几乎标准。舒锦天暗生佩服。当真是语言天才。
    
    看着这青青黄黄,透着些许红色的果子,舒锦天就想起了大蛇咬下果子的情景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拿着青果,纠结数秒,最终不堪那双诡异的绿眼过分热情的‘招待’,硬着头皮肯了一口。
    
    放置了一夜,果子竟然比刚摘下来的要好吃一点。可是一想这果子被蛇类的唾液沾到过,他就有些食不下咽。
    
    每一口,他都不敢多嚼,梗着喉咙管子硬吞下,才吃一个,就连说自己饱了。虽然,这时他已经饿到脱力。
    
    灵蛇也不难为雌性,就这么抱着他,面无表情地把玩他短短黑黑的头发。
    
    拿不准怪人的心思,舒锦天为了自己更加好过点,觉得主动讨好他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唉,我叫舒锦天,你叫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灵蛇听见声音,偏头看着舒锦天,眼睛专注而又认真的盯着他的嘴巴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紧张的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,重复道:“我叫舒锦天,你呢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舒……锦天?”好听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溢出,和他的人不同的是,他的声音意外的温柔,让人联想到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对,我叫舒锦天,你的名字呢?”舒锦天惊喜,肯跟他说话,就代表着看重他,至少不会是拿自己当存粮了。
    
    灵蛇摇摇头,清澈的碧眼竟透着些无辜的感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有些诧异,不过下一瞬,他就清醒过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这只是他的幻觉,因为他知道,这男人,是绝对强大的存在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没有名字吗?……不如,我给你取一个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好机会,讨好什么的,就要主动争取。
    
    灵蛇偏头定定地看着雌性。雌性气味好像好闻了好多,发、情的气息,好诱人!
    
    “嗯……你身上,凉凉的,接触久了,又透着温润,让我想到了好玉触手升温。不如,就叫你……寒玉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说完,舒锦天不确定的看了看男人,见他没反对,继续道:“要是你愿意,你也可以跟我姓,就叫舒寒玉吧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眯了眼,不做表达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以后你就叫舒寒玉,也是我兄弟。”所以以后,可不可以不要再吓我了,最好放了我。
    
    寒玉看着眼前恢复血色的红唇,不断地一张一合,吐出暖暖的气息,各外的好闻。
    
    伸出长长的舌头,舔舔雌性咬破的嘴角。嗯,温温热热的,很舒服!便想更加深入的进入雌性温热的唇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措不及防,被舔了个正着。男人伸出的舌头,顶端竟然是分叉的蛇信子,上下游离地伸到他嘴边,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就舔了上来。
    
    凉丝丝,冷冰冰的。舒寒玉的蛇信子,都透着股寒气。
    
    蛇信子光舔外面还不够,还伸进他的唇缝,正想往里入侵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啊!”舒锦天惊恐地一把推开寒玉,屁股着地地摔在了地上。
    
    可能男人没有料到他会反抗,竟让他成功的逃脱脱离了男人的怀抱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眼睛一眯,一脚向舒锦天的肚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踢得飞了起来,撞到山洞壁,又掉了下来。碰撞的声音回响在空寂的洞穴,久久不散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唔~”舒锦天趴在地上,疼得无法动弹。
    
    脊椎都快要断了,剧烈的疼痛沿着脊椎,延伸向全身的四肢百骸,最终又集中至脑部。舒锦天眼前一黑,有一瞬间什么都看不到。
    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才重见光明。只是眼睛还星星点点的直冒星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看着雌性轻飘飘的就被自己拍飞,好似没有一丝重量。不禁有些恼怒自己没控制好力道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舒锦天,蹲下身,伸出一只白玉般的手,擦掉舒锦天嘴角流出的血迹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呸!”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吐出一口血水,恨恨的瞪着眼前浑身赤、裸的男人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?抓老子来到底要干什么?”
    
    就算是泥人,也有三分脾气。更何况舒锦天还是富贵家族的大公子,虽然只是个挡箭牌。但从小到大也是受尽尊重和讨好的,何时这般狼狈过。就连他被绑架,都没这么让他难堪。
    
    舒寒玉现在有些后悔自己下重了手,于是也就放纵了雌性的发飙。
    
    站起身来,看了眼地上的雌性,舒寒玉化作了蛇形。
    
    诡异刺耳的生音随之传出,舒锦天难受地眯了眼,下一刻,站在他面前的,不再是赤、裸的人类,而是让人惧怕的蟒蛇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倒抽一口冷气,身体情不自禁的往后艰难的挪了挪。
    
    他要干什么?因为刚刚自己的举动,让他厌烦了自己,现在要吃掉自己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