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号笔趣阁 > 兽人之强养雌性 > 第1章 穿越逃生

第1章 穿越逃生

作者:土豆芽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1号笔趣阁 www.bqg001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 笔趣阁www.bqg001.cn,最快更新兽人之强养雌性最新章节!

清晨的空气带着沁人心脾的清新,暗绿的树影渐渐清晰,露出了原来的颜色。初阳的光芒还没来得及温暖荒芜的山林,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就打破了山林的宁静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他在那里,快抓住他!”
    
    林间十来个正值壮年的男人,气喘吁吁的追逐着什么,忽而一人眼前一亮地发现前方慌乱窜逃的人影,兴奋道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妈的,看老子抓住他不好好教训一顿,竟敢在爷爷这耍手段逃跑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一张相粗狂,大约三十来岁的男人气急败坏的大骂,阴鸷的双眼恨恨的盯着前面尤做垂死挣扎的猎物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闻言头也不回,撑着最后一口气,快速往前奔跑。荒芜的山林,没有道路,放眼全是杂乱的荒草,还有间隔的笔直的树木。
    
    前路已被杂草拥堵,舒锦天只好用两手胡乱的开路,脚踩在不知名的草根上,慌不择路的狂奔。。
    
    扬起的枝叶打在脸上身上,留下道道红痕,甚至脸上的皮肤都刮破,沁出血来。舒锦天却毫无所觉,只知道不停的跑,不停地跑。只要他一松懈,他就完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身为S市商业龙头的舒家嫡长子,舒家外界以为的继承人,商业上对手为了打击他们企业,从他身上下手是最简单有效的法子。毕竟舒霸天再怎么厉害,没有了继承人,他的产业无人继承,守着巨大的财富,又有何用
    
    可笑那些人以为没了他,就能打击到他那便宜老爸了吗?外界只知他是舒家长子,却不知,他只是一个商业联姻的附加品。舒霸天那冷酷无情的人,跟本就对他毫无父子感情。
    
    就在两年前,他才发现,他居然还有个从未见过面,大他两个月的大哥。
    
    慢慢,他知道,这整个舒家,都是舒霸天留给他那大哥的,而他继承人的身份,也不过是替大哥挡剑的靶子。
    
    而他现在身陷险境,也都是他‘大哥’一手设计。已经等不及了吗,这继承人的身份,就那么好?他还不想要!
    
    那个草包大哥,没了他来替他挡住风险,有没有命拿到舒家产业都不一定。
    
    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,舒锦天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声声直跳在他耳边。
    
    忽而,舒锦天一个恍惚,似乎穿透了什么,大脑有些当机,停下了疾跑,呆站在了原地。
    
    等舒锦天回过神来,心脏依旧怦怦直跳,一手按在胸口,大口呼吸。
    
    朦胧的视线,变得明亮清晰。原本枯黄的秋季景象,换成了生机勃勃,颜色浓绿的植物。
    
    异常高大的树木,耸入云霄。肥沃而张扬的灌木,嚣张的占据了绝大数地盘,被占据的地方,没有一丝下脚的空隙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猛然惊醒,快速地回头。
    
    紧跟在他身后的劫匪,不知所踪。连他来时开出的乱路,也没了丝毫痕迹。
    
    静谧的深山,发出阵阵刺耳的虫鸣。一只巴掌大蝴蝶飞到他面前,颜色艳丽而诡异,带着香甜的气味。奇怪的品种,也不知有没有毒。舒锦天胡乱的用手打开它,脱力地瘫坐在了地上。
    
    仔细的观察周围的环境,变化很大。虽然都是山林,但跟来时、不,是前一分钟的世界有着天壤之别。
    
    明明是深秋,现在却热的不行。不一会儿,内衫都有些汗湿了。一连脱掉了外套和毛衣,只留了见单衫。湿热的衣服蒸发了汗水,让他凉快了不少。
    
    诡异的情景,让舒锦天诧异。一切的变化,都在他眼前发生,让他想不相信都难。他想,他这是穿越了!
    
    毕竟是还在读书的大学生,起点网的常客,对穿越一词还是不陌生。出了这等诡异变故,他第一反应就是‘穿越’!
    
    虽然,这也太*操蛋了!不过能捡回一条命,也算值了吧!
    
    真是绝处逢生,虽然现在在一个绝对陌生的环境。但不管怎样,都比被抓回去强。他那草包大哥,为了洗清嫌疑,找人假装绑票他,照成目的为钱的假象。为了更加逼真,没有直接下杀手,才让他有了这一线生机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休息了好一会,才缓过来。只是紧张的肌肉还有些生理性的颤抖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从后后半夜就开始出逃,那时是人禁戒性最低的时刻。直到现在,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。他才得以休息。连续几个小时的逃亡,消耗了太多体力。舒锦天现在浑身脱力。
    
    高大的树木遮住了大部分阳光,但还是有些许亮的晃眼的阳光,透过重重树影,斑斑驳驳的射到地面。
    
    根据阳光射向地面的角度,舒锦天判断出现在是应该是中午时分,这就更加肯定了他穿越的事实。
    
    一手拄着临时做的拐杖,用以探路和驱赶毒虫蛇类。舒锦天开始寻找森林的出路。路上吃了几个有虫眼的青果,很酸,却很解渴。他还用口袋打包了几个,渴的时候倒是个好东西。
    
    不知何时,周围变得异常寂静。舒锦天机警的停下脚步。
    
    耳后隐隐有风声,舒锦天向左侧一躲,那东西一下扑了个空,又向前窜出了几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顺势回过头来。一头土黄色不知名野兽,大概有野狼大小。张着锋利的獠牙,目光饥渴的锁定住他。
    
    妈的,真倒霉!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绷紧神经,紧紧盯着与他相隔不过五米的野兽。
    
    两方对峙,数秒,拨土兽首先打破平静,一蹬后退猛的向舒锦天扑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侧身躲过,顺手一刀划在那野兽的侧腹。拨土兽惊怒,嚎叫一声。
    
    那把匕首,是他逃走前,想方设法从某劫匪身上弄来的,现在刚好起了作用。
    
    拨土兽吃痛,反而越战越勇。在它看来,被如此弱的雌性弄伤,实在是太没面子。本来看这只雌性单独一人,它才敢来捡个便宜的。一直被兽人猎捕,它们早已对兽人又恨又怕,这次见着有单独出现的雌性,就想要出一口气。还可以饱吃一顿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被扑倒在地,一手掐着拨土兽的脖子,不让它咬到自。一手紧握匕首,朝着野兽的眼睛,狠狠扎下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声高坑的兽嚎,几乎震破了他的耳膜。野兽开始慌乱的摆头,企图摆脱扎入眼眶的东西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差点被甩开,为了不再次陷入被动,他双腿钳住野兽的腹部,拿住匕首的手,更加用力的扎下。
    
    一人一兽在地上不住翻滚,压过饱经风雨的杂草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匕首终于整身没入拨土兽眼眶,才大力拔出。
    
    脑部被刺穿,随着匕首的拔出,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。溅了舒锦天慢脸的血。拨土兽失了力道,浑身抽搐,随着抽搐的减慢,呼吸也终止。
    
    舒锦天确定野兽已经死透,硬撑的一口气,也泄了个精光。
    
    他浑身脱力,虽知血液会引来其他肉食动物,但筋疲力尽的他,已经无法再移动半步,晕在了浑身是血的野兽旁边。
    
    空气中充斥着新鲜血液的味道,随着风飘了很远。很快,就引来了一条浑身墨绿的蟒蛇。
    
    只不过,吸引他的不单只是血液,。真正让他感兴趣的,是地上那只昏睡的雌性。
    
    蟒蛇吐了吐蛇信子,舔舔地上虚弱的雌性。呼吸很微弱,但还有少量气息流动。很好,还活着!
    
    长达十米的蛇身,一摆蛇尾,连人带兽一起卷了起来,心情极好地朝着自己的蛇窝游去。